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81章 状元的晴天霹雳(三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结巴提着裤子,捂着肚子从茅厕出来。

    “唉,贪杯……呃,多多多喝了两杯,怎怎么就坏肚肚子了。”结巴擦了擦满脸汗,为了个茅厕狂奔七条街,还真是够了。

    “腿都蹲蹲麻了。也也不知道公子回来了,没没有。”结巴一想,干脆转了个弯朝前院跑去。

    杨氏是个乡野村妇,哪里懂什么前院后院之分。

    别的府邸,男人哪敢往后院跑,唯独她毫不讲究。

    “啊啊啊,啊四四四公子回来了没有?”结巴拉了个丫鬟问道。

    丫鬟扫了他一眼,倒是不认识他是今日报信回来的小厮。

    “四公子这会怎么会回?肯定是要与同窗多喝些酒庆祝才会回来。方才夫人全府赏赐的时候不是说了么?”丫鬟不解的很。

    “喝喝酒?四公子还能喝酒酒啊?”结巴怔了,四公子满头血还能喝酒?

    此时,府外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爆竹声声。

    “哎哟赶紧去外面吃流水席,咱们夫人早就准备好当官太太了。这花了大手笔买下全城烟火和鞭炮,早在半个时辰前就开始燃放了。此时还设了流水席,全城都能来沾咱们状元爷的光……这是状元宴呢。”丫鬟急匆匆要出去,生怕赶不上这轮流水席。

    结巴眼睛瞪大了,心里毛骨悚然。竟是吓得结巴更厉害了。

    “你你你你说,公子公子中状元了?谁告诉你你的?”结巴瞪大了眼睛,声音都在颤抖。

    不造为毛,此刻他突然从脚底升起一股寒意。

    有种作了大死的感觉。

    “还能是谁?之前就有人来报信了,说咱们四公子状状元了,激动的话都说不清。还叫咱们赶紧去接人呢。”丫鬟白了他一眼,这个死结巴约莫是府里上不得台面的,消息太不灵通了。

    结巴……

    面色惨白,身子都开始哆嗦。

    “不过这都快响午了,报喜的衙役怎么还不来啊?真是怪了。”丫鬟还嘀咕了两声。

    结巴心肝儿都颤了,腿肚子都在打哆嗦。

    “鞭鞭炮放啦?状状状元宴流水席开席啦?话都传出去去啦?”结巴额头黄豆大的汗珠子直往下滴。

    “肯定啦,这周府四周已经放过几轮了。夫人帖子都下出去了,请各位夫人明儿来咱们府里吃状元宴。”丫鬟不耐烦的回了一句,听见外面传来一声。

    “没吃上的快点来啦,第三波流水席了。”丫鬟哎的应了一声,提着裙摆便一溜烟儿跑了……

    “完完了,完了完了……”结巴眼泪哗哗往下掉。

    他娘就曾说过,他这大结巴迟早得闯祸。万一哪天人家砍头,他喊个刀刀刀刀下留人,估计脑袋都落地了。

    此时他就很惶恐,见府里众人都忙着吃席领赏银去了,干脆回去拖着瞎眼的老娘,收拾了东西便跑。

    闯大祸了哦……

    此时放榜的地方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头,瞧样子似乎都是各府排出看榜的家丁。

    “今年状元真厉害,陛下钦点,赞赏有加,只怕加官进爵少不了。将来还是天子近臣,可有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咯。”

    “陛下登基便遇上殿试,这不是刚好培养心腹嘛,今年这前三甲算是走运了。”

    “还是状元厉害。咱们比不得比不得。”一群学子凑在边上,一脸羡慕。

    此时杨氏久等不来报喜的衙役,这心里也等不住了。

    老家几个妯娌在她旁边阿谀奉承,听的她整个人都有点等不及了。干脆便带着人浩浩荡荡往放榜的地方来。

    “好妹妹,你可是我小姑子,总要提携提携自家哥哥的。”

    “咱们村里就你家最出息,你家老四中了状元,那荣耀可是头一份的。连你家那丫头居然都成了皇帝。”

    “你是不知吧?你家那破屋子,你那二儿媳用来挣大钱了。每二钱银子进屋参观,要想去言言屋里走一圈家一钱,摸一下沾光要三两,三两啊!你家言言住的那个屋,抓把土都能卖上百两。你那二媳妇和老大媳妇一人分了一半,在村里日子过得风声水起。”妇人这话,说的杨氏当场心里泛酸起来。

    她在这京城虽然过得风光,但手上并没有多少钱,上次那几万两,全被老四拿走了。平日里就一点开销家用,这次买鞭炮和流水席,她可打着老四名头在外借的三千两。

    就等着老四中了状元收回成本了。

    “让让让让,快让让,这是我们状元郎的母亲。咱们状元郎的娘来看榜了。”

    “快让开,状元郎的娘来了。”妇人簇拥着杨氏在人群中喊。

    挤挤嚷嚷的人群一下子便安静了,全都转头看着那一脸得意的妇人,倒像是暴发户一般的神态。

    几个学生听闻,当即站直了身子,想要去状元郎母亲面前混个脸熟。

    “这位便是状元的母亲了吧?小生此次第二名榜眼周龄,见过夫人。”其中青衫男子竟是此次探花,人群中都多看了他一眼。

    杨氏脊背笔直,头抬的高高的。她平日里见过那些官太太这样摆架子,便学了个外形。

    只不过,看起来像只骄傲的老孔雀。

    “嗯,虽然比我儿子学问差了些,但也不错了。”杨氏点点头,这架子端的十足。..

    “岂止是不差,若不是遇上状元,只怕便是此次头筹了。咱们这次还有个更差的,出结果当日不服输,居然当场撞了咱们庄圆,哦不,状元。您儿子这名字取的真好,庄圆状元。难怪能得状元……”有个落第的进士大声笑道。

    旁边有人问道怎么回事,更是扇子一扇,讲起了笑料。

    “咱们这届简直是笑料百出,庄圆公子长得俊秀,又有文采。那周姓公子落第了,不肯相信自己落榜了,非说咱们公子靠美色赢得了陛下赏识。死活不肯接受现实,在宣榜时竟撞状元了。结果一头撞在前头大街石头上,满头血。叫了个小结巴去家里传话,现在都还没来抬呢。”进士此话一出,顿时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这算不算也撞元了?”撞了庄圆,撞了状元……

    此时周言词之前的那句,祝你中庄圆,倒真是应了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