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80章 老四状元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老三定定的看着杨氏。

    这样的眼神,他只在自己三四岁之前见过。

    那时他聪慧过人,在村里但凡见过他的人,都会对爹和母亲说一句:“有这孩子,真是好福气啊。”

    每当那个时候,母亲都会喜滋滋的奖励他一颗糖。

    但是,唯独在见到舅舅一家时,母亲总是说不要忘了舅舅,长大了要好好帮衬舅舅和表哥。那时他七窍玲珑心,小小年纪竟也知道舅舅一家不是好人。

    只是贪图便宜哄骗了母亲。

    他便以为母亲更爱自己,时常在母亲面前排挤舅舅一家。谁知,母亲的思想根深蒂固,最终,却害了自己。

    老三脚底升起一股凉意,刹那间便冲破了瞬间的温情,恢复了理智。

    “娘,你现在就回老家。不许再与娘家有任何瓜葛,你已经嫁人二十多年,你已经是周家人。你有自己的相公和孩子,现在还有了孙子。你回家好好带孩子,不要再踏进城中一步!”老三狠不下心捅出去,当即便做出了决定。

    在杨氏惊恐的眼神下,老三冷着脸。

    “言言是女帝,你不准与她有半点牵扯。这屋里所有跟你有沾染的人,都不可活着走出大门!”老三眼睛一眯,竟是有了几分幼时的灵动。

    那时,那孩子心思纯善却又机智过人。若不是这些年被耽误,只怕,也不是如今模样。

    心软却有底线,能狠得下心又有着菩萨心肠。

    “不行,你四弟要做官了。要做大官了。说好我要做官太太的,言言是皇帝,到时候给娘一个诰命夫人。娘便安安心心在京城做官太太,娘保证不乱来,老三,老三你帮帮娘,娘从来没享受过好日子,娘不能白养你们几个。都说养儿防老,你不能没良心。你二哥这个没良心的,娶了个媳妇漂亮又凶悍,娘不敢惹她。”杨氏死活不肯离开,听着要将她送回去,都怕的打哆嗦了。

    真是报应啊,那时她磋磨老大媳妇董氏,哪知道老二娶了个悍妇进来。

    家里是开镖局的,那时老二见人漂亮动了贼心。哪知道那姑娘是个面软心狠的,成婚前软绵绵的,一副好哄骗的样子。

    哪知道进了门,老二便被她打的皮开肉绽。连她都被抽过几回。

    后来去打听,才知那姑娘凶悍出了名的嫁不出去。偏生老二色心不改不肯信,只以为是小女儿间的小脾气,谁知道……

    杨氏怕她怕的要死。

    甚至连她生不出孩子,都不敢多嘴半句。毕竟老二每天鼻青脸肿都不敢吭声……

    “娘回去会被你二嫂打死的,她就是个悍妇。你二哥又不敢修她,娘不回去不回去。今天就要放榜了,你四弟就是状元了,我不回去。”杨氏头摆个不停,惊恐万分。

    回去不得给活活打死。

    老三看着她:“我已经修书一封让爹和二嫂来接你了。今晚晚膳前就能到。”

    杨氏白的一张脸吓死人,还未说话,便听见门外有人大喊。

    “周公子状状元了……”

    “周公子状状元了……”一个小厮急急忙忙冲进府里便喊,刚喊了两声便急匆匆冲进茅厕。

    “快去告诉夫人,周公子状状元了。”只说了一声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蹲茅草房了。

    杨氏听了禀报,嗖的一下来了精神。

    推开老三便冲出门:“有赏有赏,有赏,快点赏!”那扬眉吐气的样子半点没有之前的可怜相。

    老三沉着脸,眉头轻皱,感觉哪里不对。

    “怎么找个结巴来报喜,真是晦气。”杨氏见那结巴边走边喊周公子状状元了,便心头不舒服。

    “这有什么,好多人家出了状元都喜得昏过去了。喜的结巴有什么?”小少年当场拍马屁,生怕老三让他们活着走不出府。

    老三脸色阴沉的看着他们。

    “也是,也是,大喜之事大喜之事。”

    “快,马上将我定的鞭炮取出来。马上取出来。”杨氏乐得脸上都抽筋了,状元啊,状元啊。

    “快去街上摆流水席,一定要让人知道是咱们周家出了状元。”杨氏连连吩咐,整个周家一团忙。

    “这还未到放榜时辰,你激动什么。只怕现在才刚刚放榜,你……”老三想说什么,杨氏听都不听抬腿就走。..

    只觉得老三心思狭隘,见不得老四过得好。

    没多时,便听得整个周家门外四面环绕着鞭炮声,四处都是敲锣打鼓的声音传了进来。

    外面还有声音在喊:“为庆祝周伯跃公子喜中状元,拔得头筹,周府特设流水席三日,这三日不间断,请各位来吃啊……”

    “为庆祝周公子喜中状元,今晚还有烟火燃放。”外面小厮在人群中招呼着。

    杨氏站在门外,享受着众人的恭维,脸都乐开了花。

    “夫人好福气啊,夫人当真好福气。都是夫人教导有方,夫人辛苦了,夫人真是心慈之人。这般为儿孙积福,难怪儿子能中状元……”

    “祝周公子前程似锦,祝公子当大官啊。”

    “夫人面相一看就是多子多福的,瞧瞧那脸上都是红光,咱们穷人可比不得啊。夫人真是有福之人,老身羡慕啊……”来吃宴席的人,一一上前道谢,把杨氏恭维的快昏了头。

    以前自己也是穷人,如今站在这高高的台阶上,仿佛高人一等。

    “呕……”杨氏捂着鼻子干呕一声,眉头轻皱。

    “离我远些,你们身上味儿太大。这大冬天的,便是条件不好也要多沐浴。”杨氏一脸嫌弃,倒是将那道喜的老太太尴尬的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特别是杨氏捂着鼻子后退好几步,让周围人频频侧目。

    虽然不如杨氏一身喷香,不如杨氏穿的华贵,但好歹干净整洁。甚至那头发都梳的一丝不苟。

    许多人便是穷,但对生活的态度依然认真。

    老太太尴尬的笑了笑,吃完便赶紧起身走了。

    只是没走几步又回过身来看着杨氏,她当了这么多年接生婆,看人很是有一套。看了看杨氏,眉头一皱,便嘀咕道:“不可能吧,定是我眼花了。”

    说完,便摇着头走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