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78章 杨氏之死(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吃吃吃,都吃都吃,咱们都吃公家饭。”杨氏乐得一脸褶子。

    “这算什么公家饭,这叫我家饭。皇帝都是我养大的。这恩情不比天大啊?”杨氏虽知周言词不喜她,但她也是没少听人家给她吹耳旁风的。

    比如说,周言词始终是你孩子。那女儿家能有多大能耐?

    将来还不是仰仗娘家哥哥,到时候不得给你家老四一官半职?不得帮着辅佐她坐稳皇位?

    杨氏虽然读书少,但一想是这个理啊。这就有些飘飘然了。

    饶是周老四再三嘱咐她不得招摇,她也只得控制自己不出门,在家找了人吹牛。

    “生恩大不过养恩,她那条命都是你捡回来的。要我说,就算不能接进宫,给你个诰命当那也是应该的。到时候你这一出门,外面那些大贵人家的老太太老夫人,不都得下跪行礼?”她娘家嫂子拉着她的手,一脸亲热。

    她便是杨钊亲娘,她大嫂。

    当初杨钊本来与周言词定亲,后来毁亲娶了方招媛。哪知方招媛与干爹有染,给杨钊带了绿帽子。连肚里孩子都是老头子管家的,生了孩子后,气得杨钊当场将方招媛打残。

    杨钊现在又丧失了男人哪方面的能力,当真是凄惨。

    说起来,全福镇那几家跟周言词订过亲的,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见天的喝酒麻痹自己,恨不得扇死自己。

    错过了皇帝的男人,错过了啊!

    子孙后代能成皇子的机会都错过了。

    杨万福将媳妇差点打死,说是她当初搅和,整的没了这天大的机缘。喝多了就打,喝多了就打。

    杨氏一拍巴掌,乐的不行。

    “那我得找我家言言给我个诰命了。不然我就去金銮殿外哭,她现在是皇帝,可不能不管我。”杨氏来了京城倒是也知道借势了。

    “妹妹你命好哦。就是嫁给了周成礼这个瘸子。真是可惜了。”大嫂一脸可惜。

    杨氏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听说这京里大户人家都养那种下人呢…专门暖床的那种。听说冬天让小伙子上去睡暖和了,还还给夫人暖身子呢。现在的年轻小伙子呢,咱们到底还是要脸的,做不出来啊。”几个妇人说着荤话,笑的一脸得瑟。

    唯独杨氏嘴角僵了僵。

    当初有人给周伯跃送侍妾,一个个让她磋磨的没个人形。

    后来,周伯跃某次回来突然便不喜女子了。

    那天回来时浑身衣衫都烂了,一身青紫,将府上出现在他面前的丫鬟全部拖进屋里凌虐一番,当晚府里到处都是哭声。

    那些人便突然又改送年轻好看的年轻公子了。

    那些年轻人会说话嘴巴甜,又没有半点三观,几乎将杨氏哄得服服帖帖。

    没几日便给杨氏暖床了,周伯跃却不知分毫。

    周成礼又在老家,杨氏又听闻外边大户人家都兴这个。干脆……

    不得不说,杨氏这胆子真的贼大……

    此时听几个老家的嫂子说起,杨氏这心里又觉得高人一等的自豪又觉得脸红发胀。

    “别说那些了,关咱们什么事。等你们的儿子吃上公家饭了,要找还不是随便你们。”杨氏转移开了话题。

    “就是就是,那些没脸没皮的,也不害臊。要是让自家老爷们知道可不得活活打死了。”

    正说着话,里边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带着几分尖利的惨叫,

    “哎呀,你这孙子可真闹人。赶紧让丫鬟去哄哄,这么多人也哄不好两个孩子。”妇人推了杨氏一下。

    杨氏面色淡淡,笑容都收敛了回去,眼角带着几分冷意。

    她现在也分不清到底是外孙子还是孙子,但儿子说顺其自然,杨氏也浑不在意。

    哎哟,那样子想起来便吓人。

    “杏子,把桌上凉好的奶给小公子喝了。”杨氏挥了挥手便让人抱出去。外人不知这对孩子有问题,杨氏平日里从不让他们见生人。

    丫鬟拿着两瓶凉了的奶急匆匆走出来,生怕哭声惹了夫人讨厌。

    这一抱出来,几个闲聊的妇人才心中暗惊。

    如今十月份的天气了,这几日又下了大雨,天气转凉。

    大人穿两件都有几分凉意,那两个孩子,竟是只用了一层薄薄的细沙包裹,身上还穿着短袖!

    孩子也不知是饿的还是冻的,声音哭的极其凄厉,仔细听来喉咙都沙哑了。

    几个妇人也不敢多问,虽然觉得心有不忍,但见杨氏那不在意的样子便也没说什么。

    “夫人,公子似乎有些发烧。”刚出去没几步,便听丫鬟又回来了,面上还有些着急。..

    “发烧你告诉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大夫。既然发烧那肯定就是热了,给他把衣服脱了洗个冷水澡便是。等凉快便不烧了。”杨氏皱着眉,心中烦闷死了。

    “这,这孩子太上皇让好好照看着……”丫鬟有些不忍心,孩子才两个多月。

    平日里周伯跃又从来不看,也不在意。

    杨氏笑了一声:“我是缺他吃还是少他喝了?我哪里带他差了?再说了,现在言言是皇帝,我这个当娘的还怕什么?孩子是我周家的,又不是太上皇的。”现在外面可是她女儿的天下。

    再说,吃喝都给足了,哪里慢待他们了?

    杨氏半点不怕。

    丫鬟嘴巴动了动,却不敢反驳,行礼后便出去了。

    只是摸着孩子高热,哭的喉咙沙哑,偷偷让人将奶热了,赶紧打了热水给孩子降烧。心急如焚却又暗骂这家人不是东西。

    “我还没养过孩子吗?当年我把言言从雪地里挖出来,还不是养活了。当初可是我抱着她用身子暖过来的,冻得僵硬一个人,一点一点暖回来的。”杨氏大言不惭的揽了周老三的功劳。

    周老三本名周博文,是个极其聪明伶俐的孩子,当初若不是为了救言言,如今只怕也没周老四什么事了。

    他至纯至善,是真正有一颗赤子之心。

    此时他站在门外,沉着脸,一脚踢开大门。

    “你良心被狗吃了吗?”周老三红着眼睛,恶狠狠的看着杨氏。身后跟着两个年轻公子,身子骨柔柔弱弱,跟个女孩子似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