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77章 殿试打脸周伯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大越新帝继位,这在周围引起轩然大波。

    北疆如今被方姓神秘人攻下大半江山,听闻此事竟是送上了价值连城的贺礼,据说北疆皇帝气得跳脚。

    新帝继位三日后。

    “陛下,南国送来送子观音一座,深海夜明珠一对……”

    “陛下,陈国送来天山千年雪莲一颗,活死人药白骨的神药两颗。”

    “陛下,云照国送来玉石打造的陛下帝王相一座,内附水晶宫一座。”

    早朝上,新帝第一次上朝。

    太监在一旁念着,那长长地一串贺礼清单看的太上皇侧目。

    太上皇绷着脸,坐在女帝下首,嗯,我不生气我不生气,大不了就是我继位的时候大家只是发来一封信祝贺了两声而已嘛,我一定都不生气也不嫉妒。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陛下得万国祝福,此乃我大越之福啊。”

    “今日陛下第一次早朝,恰逢进士殿选,倒不如今日由陛下亲自出题,选出前三甲。”薛太傅笑着道,身后百官一一笑道应下。

    周言词眼中带了几分戏谑,“准奏。”

    殿外进士面色一喜,便整了衣冠,高昂着头,大踏步进殿了。

    “你看看,你当皇帝了,这些学子啊连穿着都不一样了。往常我喜欢沉稳大气的,一个个便穿的老气横生,跟半只脚入了土一般。你再看看你当皇帝了……”第一次上朝,太上皇也在一旁,此时倒是絮絮叨叨跟个话痨一般。

    果不其然,那些学子都穿着一身白衣,器宇轩昂,竟是比起平日里都增添了几分颜色。

    “这啊,都是想给我外孙做后爹的。”太上皇嘴巴犀利得很,太监捂都捂不住。

    那太监都快绝望了,曾经太上皇出了名的稳重话少,这特么怎么一下子就跟鬼上身一样?

    太上皇:你懂个屁,当皇帝时不敢随意说话也就算了,现在还不让说话,那你们不得把我当个屁了?已经够无视我了,再不说话只怕你们眼里都看不我了……

    太上皇心里委屈啊。

    年纪轻轻就回去养老,心好痛。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周言词扫了一下,果然,周伯跃也在其中,且站在最前头。

    “陛下,今年进士三十一人,其中周伯跃,庄圆并列第一。”太监念了一声,周言词微微点头。

    殿试的试卷是皇帝亲自出题,众人摸索了皇帝半年的心思,结果……他变太上皇了。

    如今众人心里都是懵的,不过想着女帝到底年纪不大,应该……能糊弄吧?

    “敢问各位爱卿,如何看待当今战事?若是北疆攻击我大越,该如何?”

    话音刚落,周伯跃便站了出来。

    “回陛下,我大越人多地广,百姓民富力强,君王虽年纪幼小,面容稚嫩,但是上天所钦点帝王。定能带领我们大越将北疆,杀之!”周伯跃顿了顿,随即又洋洋洒洒念了大半天。

    进士们面色都不太好看。

    随后又有几人上前回答,都不如周伯跃出彩。甚至周言词又开口问了几个问题,大都让周伯跃出了风头。

    满朝文武心想,这新帝看来是不能免俗要扶持自家人了。

    哪知周言词画风一转,便轻声道:“不知众位大臣如何看待伦理二字?父母至亲,兄弟姐妹,一母同胞,天地君亲师,此乃上天所注定。不知各位爱卿,如何看待伦理二字?自己此生可否摸着良心说对得起天下对得起百姓和父母至亲?”

    嘴角带笑一脸悠然的周伯跃,脸色唰的便沉了下来,阴沉似水,难看的骇人。

    太上皇看了女儿一眼,其实,在女儿过往的人脉里,周伯跃确实是将来辅佐她的好苗子。恰逢这个好时机,扶持自己人,在朝中拥有自己的力量。

    这是每个君王都会抓紧的机会,甚至心思狭隘的还会铲除异己,打压周伯跃,他都没想到。

    更何况,还是当着所有人面在周伯跃伤口撒盐?

    陆陆续续好几个进士都站出来了,唯独周伯跃沉着脸一语不发。

    他与谢可言之事,便是有悖伦理,若是谢可言没死,只怕也会沉塘没有好下场。

    “依朕看来,这等不估计血肉至亲,只贪图一时享乐的失了人伦之人,连做人都不配。更何况在朝为官?这岂不是让我大越遭人笑话?”女帝嘴角一笑,周伯跃便心中一凉。

    随即太监手一挥,当场让人拿出密封好的殿选试卷。将进士带到了偏殿,亲自当着所有人面拆封。

    这一次出题,乃是新帝所出。

    这卷子一摊开,众人都面面相觑。

    似乎,小瞧了新帝的野心啊。

    这题目囊括了北疆人文,云照地理,甚至各国风土人情,以及对各国的管理方法。

    “若是大越疆土不停扩张,是否有合理妥善的管制方法?”考试的学生都有些不可思议,他们只以为新帝要问如何保住大越万里山河不被觊觎呢。

    毕竟,之前谢将军外派便是北疆敢打大越主意。

    太上皇信奉的中庸之道,虽然不曾为大越增添一寸土地,未曾为大越扩张做过半点功绩,但好在,大越也没丢失一分一毫。

    殿选开始了。

    宫外杨氏,尾巴翘上了天。

    “你们知道不?现在金銮殿上做皇帝的,是我家言言啦?我就是皇帝她母亲呢。”

    “你知道不?我家伯跃要中状元了,言言肯定让自家人做皇帝,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她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妇道人家,现在知道娘家的重要了吧?”杨氏笑的跟朵花似的。

    “那我家狗子能当个官不?小时候就天天说想要管银票,这长大了也想吃公家饭,现在可不得指望你家老四了。”

    “就是就是,咱们也能沾沾光吧?也能当官吧?吃公家饭可了不得。”杨氏见天在京城吹嘘,但京城夫人们都是大家闺秀教养出来的,都有几分见识。

    但凡她请的人,一个个都不肯过府来,生怕丢了脸面。

    杨氏虚荣心得不到满足,干脆从三福村娘家那边请了几个嫂子过来,如今被人恭维的几乎找不到边儿。

    甚至包下了半个京城的鞭炮,等着放榜那日给周老四贺喜。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