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76章 每踏一步便是我的土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皇帝站到周言词跟前,看着那张出现在梦中几次的小脸,软绵绵似乎毫无震慑力,心中充满了怀疑。

    “你虽是朕亲生女儿,且是踏着万千福气而来。但……”

    “若是有朝一日有损大越利益,我第一个便不饶你!大越乃是各位先祖打下的江山,花费几百年才有了如今疆域,若是丢失一丝一毫,你将是大越最大的罪人。这龙位,那么你便……下来罢!”皇帝沉着脸,若要是个男孩子,他只怕说的便是你自刎谢罪吧。

    但这是个娇滴滴的姑娘,皇帝又临时改成你下来吧……

    周言词微微抬头,少有的严肃。

    “我周言词以人头保证,有生之年,定将大越疆土开阔到我所行的每一寸土地!我走一步,便是我的土地,我踏一寸,便是我的天下!”周言词黄袍加身,她每念一句,身后宋老七和一姐眼神便亮几分。

    每走一步,便是我的土地。

    每踏一寸,便是我的天下!

    定王世子脑袋便耷拉几分,完了完了,说好的穿越奇遇呢,没了没了,后宫没了不说还要被前世那些人压制……

    凉凉,只想挖个坑躺进去,凉凉了。

    皇帝也是有着雄心壮志的,只不过皇帝越做越不敢挑起纷争,此时见周言词在天下人面前说出他心中抱负,竟是也激动了两分。

    “朕,等着,朕等着那一天!”皇帝拳头攥紧,身后太监拿着传国玉玺,郑重的交到了她手上。

    玉玺到她手上的瞬间,头上还白花花的大雪,似乎以肉眼可见的模样变小了。

    那空中乌云似乎一下子散开,刺眼的阳光露了几分。

    “真是……看人下菜啊……”皇帝面色极其难看,你特么狗腿子变得么?老子一将玉玺交出去,你马上停雪了!!!

    国师扶着她,周言词缓缓走向那皇位。

    娇弱的肩膀承载了整个大越,身上承载着全大越的寄托和希望。

    钦天监看着时辰,吉时到,当场便率着众位百官。

    高呼……

    “新帝继位,一叩首!”齐刷刷跪下,跪的笔直,尽数叩拜。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愿吾大越五谷丰登,百姓丰衣足食。”整个京城内外跪满了数不清的人,那一声声跪拜叩首,让人见了心中震撼不已,甚至起了一层层的鸡皮疙瘩。

    “起!”周言词右手一抬。

    “二叩首。”

    ……..

    “三叩首。”太监的声音在这寂静的雪地里传的极远极远,京城内外跪拜络绎不绝。

    随着三声跪拜,那大雪竟是在周言词的那声起后,瞬间停了。

    想要周言词回归大越继承大位,这老天爷心思还能更明显一点么?

    荣升为太上皇的某位,板着脸,仿佛被老天爷哐当哐当狂扇巴掌。

    竟是自顾自从兜里掏出个头套,国师微微觉得有些眼熟。

    “我指着人照着你头上做的。”太上皇挑了挑眉,指了指国师那头银发,在国师崩溃的眼神中带上了假发、

    “想了想,一头黑发便退位似乎太丢人。白了中年头,好歹看着没那么凄凉。”太上皇还知道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国师笑笑不说话,我就装作不知道你年纪罢……

    谢侯爷跪在外围一脸懵逼。

    啥啥啥?发生啥了?我就被赶出门没多久,我儿媳妇都当皇帝了?

    “侯爷,侯爷,今晚可要来我家住,我我我偷了我爹两杯鹿血,到时候给侯爷好好补补。”鹿血有ui情功效。

    “去你家做什么,谁不知道你早些年没了相公,就是让你给榨干的。”妇人叉着腰,脸上横肉一甩一甩的,竟是彪悍的很。

    谢侯爷脸色跟苦瓜一样。

    也不知哪里出了差错,曾经他女人缘从未断过,且吸引的都是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如今……

    呵呵,上了年纪的老妇一个接一个,昨日还有两个农妇为了他打起来……而他,不过是去喝花酒的路上被人多看了一眼。

    之后他便被两人的儿子扭送到了衙门,告他拐卖良家老娘罪。

    呵呵,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七次了。连府尹都语重心长的劝他,为何这么想不开!

    谢侯爷无奈啊,绝望啊,我能怎么办嘛?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此时两个老妇鬓间都带了白发,两人指手画脚的就差打起来了。

    “行了,全都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家花生要收了!你们又想骗我去扯花生,化雪了骗我去你们家铲雪!想得美!”谢侯爷怒斥一声,红着眼睛便跑了。

    鬼知道他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

    被赶出门时他给方姨娘放下话,要方姨娘带着全家请他回去才回去,不然一定要她们后悔。他一直以为,这群女人都是吓唬他,那么久感情,肯定是不能没有他的!

    然后带着三万两银票出来了。

    哪知道……

    娘的,民间老妇人长得一脸老实像,居然也那么多坏心眼!谢侯爷心都碎了……

    这段时间没了钱,被人骗去割过稻草,被人骗去收过玉米,被人骗过耕田,还被人骗去挖过煤……

    还好他聪明,这几天花生要熟了,真以为我不知道呐?

    谢侯爷还有些庆幸。等秋收过去了,再出来混。

    此时远远看着女帝继位,谢侯爷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儿。想要生个儿子继承家业吧,这下好了,娶个儿媳妇进来连皇位都有了。

    “我的命怎么辣么苦啊,老天爷你造我的时候是不是吃多了苦瓜啊……”谢侯爷摸着眼泪,沧桑的走了。生怕又被哪家儿子拖去打一顿,说是欺骗了他们老娘的心。

    随着女帝接受众人跪拜的那一刻,满城枯木开了花。

    一姐和宋老七如左臂右膀一般,立在她左右。

    太上皇眼皮子直跳,卧槽,甄珠这个小祖宗居然是她的人……

    那服服帖帖的样子一点没有在他面前的暴虐和为所欲为。天知道他时时刻刻都要看着甄珠,怕她对大越做下什么不可逆的大事。

    周言词面色平静,一身黄袍,怀里揣着宝,遥望天边,相公,你可要保住贞操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