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74章 登基前夕(三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大越谢府。

    谢府这几日很是繁忙,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平日里隐居避世打死不肯出世的老东西们,如今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三天两头往谢家跑。

    甚至还有七八十岁,以前跟着先皇打过天下的老臣。

    当年新皇登基,各位老臣便跟着告老还乡跑了,皇帝拉都拉不住,一个个嚷着身体不行了,年纪大了,无法胜任了。

    要么是这个腰痛,那个腿痛,在么头痛,反正就是不去上朝。

    皇帝当年没有他们的扶持,可是走了好多弯路。吃了不少闷亏,至今都心疼自己没人帮忙。

    如今……

    那群老东西,腰不疼腿不痛了,还能蹦着跳着走了。甚至为了在周言词面前证明自己身体老当益壮,每天都有人在谢府门外绕着圈的锻炼。

    “哎哟,老宋啊,前阵子不是听说你去游历天下了吗?还说半只脚都进棺材了,怎么还能扛野猪啦?”薛太傅瞪着眼睛,见多年不见的老友满脸红光,看的眼睛都直了。

    这老宋大人,当年可是与他一同被称为先皇的智囊团。

    那时新皇登基,想要留住老宋,哪知那家伙故意搞的病歪歪的,直接让人来金銮殿上抬下去的。

    非说自己老胳膊老腿儿的实在不行了。

    呵呵,这特么都快十七年了,你如今还能扛野猪给周言词炖骨头汤了?

    老宋大人如今一脸的皱纹,脸上就跟一块老树皮似的,笑起来都起褶子了。

    “进棺材怕什么?哎哟,能辅佐新帝登记,从棺材里爬出来也划得来。”老宋大人喜滋滋的。

    薛太傅摇了摇头,陛下在宫里该气哭了。

    “这是陛下拿来的三年高考五年模拟,说是要从娃娃抓起,今年这次殿选过了。明年便开始这个……哎哟,这大越的儿郎们有福咯。瞧瞧这题,啧啧……”陛下也不知哪找来这么多题,当真是大越之福啊。

    一大马车的题目,大越儿郎一定会感动的流出热泪的。

    “陛下啊,唉,只怕也是花费了大心力啊。给老臣时,眼泪都差点出来了。”老臣们在谢府门前一脸感慨,殊不知,皇帝想的是,老子终于不用做题啦!!!!

    哈哈哈哈……

    谢府门前总是能看见隐居的老大臣出现,亦或是传闻中的大学识之人,那叫一个热闹。..

    皇帝扒在大殿门口,一脸委屈:“只知新帝笑,哪知老子哭……心啊,拔凉拔凉的啊……”

    身后太监捂着脸,陛下,以前怎么看不出您戏这么多?

    “陛下,您赶紧搬东西吧,明天新帝继位登基,您就得去后边颐养天年了。这位置得腾出来给新帝用……”太监打断了皇帝的自怜自艾。

    宫里宫外完全是两副景象。

    唉,女儿太厉害也实在是怪让人为难的。皇帝如今是既骄傲又失落,骄傲的是女儿那么厉害,是他生的。

    失落的是,自从传出要将皇位传给女儿,宫里那些异样全都恢复正常了。

    什么鸟自尽啊,什么夜夜猫叫啊,什么金銮殿上总要掉瓦啊,全都正常了。

    皇帝不得不承认,好吧,真正的公主回来了,他这代理人似乎真应该下去了?

    真是不知该哭该笑,若是当年不跟吴祁山争皇位,大概皇位还是会回到女儿手上的……

    谢府。

    “言姐,有你一封加急信。这家伙还挺挑衅的,上面还抹了血,俨然一副挑衅你权威嘛。”宋老七急匆匆进来将信递给周言词。

    周言词如今怀孕四个多月,那肚子竟是跟吹气球似的,眼看着的大了。

    “肚里肯定是个小胖子,半个月时间,这肚子大到挡都挡不住。”宋老七拍了一下,手还未拿开,便被一脚踢中,周言词肚子冒起一个小包,可见是个脾气大的。

    宋老七直瞪眼,大的惹不起,小的也这么能耐?

    周言词手一扬,便摊开了书信。

    一姐正垫着脚昂着头在瞄。

    没办法,这一世甄珠是个小矮子……

    “下堂妻……哟,这是叫你呢?”一姐磕着瓜子很惊讶,居然有人这么大胆?

    “正月初六在圣殿参加谢景修与圣女大婚,特送来白银万两,黄金万两,各类奇珍异宝无数……还望与谢景修隔断夫妻情谊,你们本不是良配。你,配不上他?我才是这天下间足以与他相配之人。正月初六,备上薄酒一杯,尊侯大驾。”一姐轻声念道,越念,脸色越是凝重。

    看着周言词收敛起来的笑容,面上带着几分冰霜,一姐便屏住了呼吸。

    快看,有人在自掘坟墓。

    “现在小三都这么猖狂吗?还敢亲自写信挑衅原配?瞧这意思,若是言姐放弃谢将军,便收下东西,若是不乐意,欢迎去抢亲?只怕想要亲自给言姐沉重一击?”宋老七瞪大了眼睛,简直不可置信。

    谢莹蕙从外进来听见这话,当场便冷了脸。

    “我哥不可能做出对不起大嫂之事,他定会用命扞卫贞操的。”那举着小拳头的样子竟是萌哒哒。

    “那小贱人别以为离得远就能欺负人,照样过去抽她,大嫂你别着急。”谢莹蕙手忙脚乱的劝道,生怕出了什么差错。

    周言词撇撇嘴:“我就是觉得已经许多年没人敢这么招惹我了。甚是怀念啊。我很佩服那圣女的勇气。”我倒要看看,谁还有胆子敢让她成为孤儿寡母?

    “这么嚣张,我倒是有几分熟悉的感觉。”特别是那种不怕麻烦,就想亲自打击人的行为,简直一样一样的。

    若是真的,那就有意思了……

    只怕要被撕下来一层皮……

    “明日便是继位大典,是咱们言姐成为女帝第一天,忙完这阵子便亲自过去抽他丫的!你看你看,好嚣张啊,差点让咱们孩子成孤儿,简直太过分了。这么对一个孕妇……”宋老七火上浇油,眼神亮亮的。

    就怕周言词手软没抽死那圣女。

    “唉,夫妻分离骨肉分离,人间惨剧啊。没有夫君没有爹爹,孩子真可怜。”宋老七还抹着泪,不停的煽风点火。

    此时那圣女殿中的某人突的打了个哆嗦,一股寒意直冲天灵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