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72章 前世辉煌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圣女留着鼻血站在浴桶前。

    不造为何,她也莫名的挺了下,好像要比个大小似的……

    谢景修面色一冷,身上带了几分冷意。

    手指一动,温柔的水竟是如刀子一般朝着她眼睛射来,圣女脚步一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面前挡住了,直直的掉到了地上。

    不过好在谢景修动作快,衣裳裤子倒是穿好了。

    只是力气太大,身上伤口有些崩开。

    “小气扒拉的,好像谁没长过一般?”那diaodiao的样子活像个二混子。

    谢景修扫了她一眼,呵呵,你还真没长。

    “你确定你那媳妇儿比我更好看?你若从了我,跟我留在这圣殿内,便是圣女的男人,走出这个门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便是周遭各国皇帝见了我,都得行跪拜之礼。”圣女眉毛轻佻,她最满意的便是,她有足够的资本和能力。

    如今,谁也不能左右她,谁也不能让她受半分委屈。

    “对了,你在我之下哦。”那轻飘飘的语气颇有些不对劲儿。

    “我有过八门还是九门未婚妻,每次与我订婚后,死的死,伤的伤,残的残。甚至还有人波及全家。唯独遇上我媳妇儿之后,似乎改了运,从此交上好运。你觉得你有几分能耐与我媳妇儿斗?她那是上天宠幸。”谢景修一脸骄傲,别以为自己长得多好看。

    过段时间还不是被克成狗。

    圣女一听稍微愣了下,不造为何,感觉点有那么一丝丝熟悉。

    随即嗤笑一声“要说服运气,此生我只服一人,也只怕一人。只可惜,隔了千山万水,隔了海角天涯,她能拿我怎么办?你也别借口你媳妇如何了,既然如此我便成全了你。今日一早,我便让人亲自往大越送了书信,你的谢府,你的妻子,我让人亲自将她们请过来。请过来,见证咱们的亲事。正月初六,咱们大婚!”

    圣女一脸自信。

    “我给你妻子许下了滔天富贵,还邀请她参见咱们婚礼,你猜她会不会来?”她没给她太多考虑的时间,若是进程快,恐怕刚刚好能在亲事当天到达。

    她就是想要玩弄那个女人,没有我有权势,没有我漂亮,还不如我更能助他,那个女人能撑到几时?

    饶是谢景修都被她震惊到了。

    当真是没见过如此不要脸不要皮,且还……

    如此找死的……

    “来不来先不说,但你一定会被她抽死的。”谢景修一脸严肃,甚至带了几分正经。居然亲自发书信挑衅言言,嫌自己活得太长吗?

    圣女半点不在意,前世自己虽然是个院长,但好在院里大人物不少,且脑子都不怎么好用。自己好歹也算是个人物。

    那么多人都能听她号令听她差遣,还怕一个小小土着小媳妇?

    呵呵,真的是听你号令么?吹起牛来都能上天了。

    “你可知什么叫福运通天?就是被车撞,她毫发无损,车却翻下了池塘,连护栏都撞断了。就是她不小心跌下河,却捡到了罕见宝珠,价值连城。就是她明明都被人陷害丢了性命,甚至都在停尸房睡了三日,在即将被推进火炉焚烧时,她……爬起来了……”圣女一脸回忆,还带着几分感慨。

    当时自己申请了带病人去送她最后一程,不能让她孤单单的走。

    然后高层批了、那些金主用了二十多个保镖,十多个护士一路送过去。生怕出什么差错。

    嗯,最后没出什么差错。

    也就是将马上要火化的人带回来了。当时那焚烧尸体的大爷当场心肌梗塞,好在抢救及时捡回一条命,就是从此后再也不肯干这行了。

    谢景修抬头看了她一眼,微微挑眉。

    我怎么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媳妇儿那还能叫好运气吗?能跟她比吗?曾经我惹了她一次,整整走了半个月的霉运。人家那才是得上天垂爱之人。若是再碰见这种人……”圣女顿了一下,嗯,大概大概能顶住不腿软下跪唱征服吧?

    谢景修笑而不语。笑的深沉又诡异。

    圣女嗤笑一声,土鳖,你懂什么?连前世飞机失事,那羽翼断了半截,在半空中颠倒盘旋,整个飞机内都在尖叫恐慌。她当时直接身上牵着绳索,爬上了断裂的尾翼。顶着所有人惊恐的目光,沉稳的站在那里。

    双手合十,不知在念着什么。

    甚至那般直直往下坠落的巨大气流,竟是没能惊起她身子半点摇晃,仿佛那一站,就有千金万金重量。死死压住了不断翻滚的飞机。

    之后……

    飞机直直下降,竟是在几百米高空即将落地时,被四面八方赶来的各种鸟类用身体搭成了网,不住的拖不住的拖,整个天空密密麻麻黑压压一片。当时所有仪器失灵,但肉眼所能看见之处,竟是一片黑压压的鸟类。

    若不是在荒山野岭,不然早被人拍下来了。

    那震撼的一幕,几乎留在了所有人心底。甚至当时还有人跪在原地,迟迟不敢动弹。

    “神迹,神迹,见到了活着的神迹。”外国人热泪盈眶,即是死里逃生,也是心底的震撼无法宣泄。

    那次飞机,是她收获最大的一次。当时下了飞机,机上所有人心惊胆颤的爬出来,唯独她还站在尾翼上,裙角飞扬,神色淡漠,迎着夕阳仿佛在发光。

    鸟类见她毫发无损才一一展翅离开。这一刻,不少外国友人都相信了大华夏的能人异士在民间,都相信了大华夏的神秘大师,都相信了传说中鹊桥让牛郎织女相会……

    在这场变故中风,拿变全球大奖的影帝,各国采访的大新闻老总,甚至还有不少身份对国家有大作用之人,全都欠了她无法偿还的人情。

    那次的事,被那些人压住了,才导致没被人发现。但她,也开启了轰轰烈烈的人生。

    简直了。真正是个行走的外挂。

    这牛bi可以够自己再吹八辈子了。

    圣女眼中的震撼丝毫不加以掩饰。

    不得不说,见了她,只有跪下唱征服的命……

    还好,如今我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都比不得!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