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71章 院长你动了大姐的男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世子随时被一姐笼罩在一层恐慌中,这是全院皆知。

    院长随时被言言笼罩在恐慌中,这是全世界皆知。

    谁都知道,院长在言言面前手软腿抖,眉毛耷拉的像只小哈巴狗。

    言言不在,那他便是装逼犯,恨不得昭告天下自己解放了自由了。

    这都是被压迫太久造成的啊。

    此刻定王世子便厚着脸皮眼中含着热泪跪在熟鸡蛋上认错:没错,就是熟鸡蛋。

    三个熟鸡蛋三个生鸡蛋混在一起,跪在脚下。若是鸡蛋壳有裂痕,便是一巴掌,若是鸡蛋碎了,便将全身所有毛发用皮筋扎起来,然后吊起来……

    是全身哟……

    “我真的不是贬低一姐,我这个人在院里是出了名的老实,你们以为我是院长那等畜生么?每次趁着言姐不在就猴子称大王。你们看我多老实,若是院长,说不得在哪个地方装大尾巴狼,说不得强抢妇男妇女都有可能。”世子一脸委屈,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鸡蛋壳有裂缝。

    “为什么鸡蛋现在改成鹌鹑蛋了?这个壳好薄啊,谁那么变态猥琐啊?一看就是得不到男人浇灌的黑寡妇,擦,你说为什么古代女人也那么刻薄?”世子没忍住嘴贱,又嘚吧嘚吧开了。

    宋老七不忍直视,捂着脸。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你一姐亲自将这改良的。鹌鹑你都嫌弃,你是不是还想跪蛋壳?”老七摇着头,兄弟,你这只长肉不长脑子啊。

    世子眨巴眨巴眼睛,有点绝望。

    脊背笔直,一点都不敢动,生怕鹌鹑蛋壳出现裂缝。那可不是开玩笑的,真的。

    “要是院长在就好了,他每次作死都比我厉害,有人在前方顶着火力,也好过点儿。”世子好心方啊,真的没有人来给他抵挡火力了吗?

    遥远的西方。

    圣殿内。

    白衣女子嫌恶的吃了几条虫子度日,那眉毛都快拧巴到了一起。

    “我画的衣裳都做好了?拿来拿来我试试。”圣女见侍女一来,眼睛变亮了,伸手拿过托盘上的衣服。

    侍女面色诡异,扭扭捏捏似乎有些纠结。

    “圣女,您是咱们表率,要穿着得体,大方娴雅,要以圣洁的身份见信众,您这般……”侍女见她将两个圆圆的布料,中间一根线连着的东西,在胸口比划。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

    真的好害羞啊,侍女脸色通红。

    圣女眼角看了她一眼,扫了她胸口一下。

    “你这样倒是可以大方娴雅,反正穿不穿也看不出来。”小笼包胸脯的侍女,眼泪哗的便出来了。

    “哼,超人还能内裤外穿,我穿个内衣还咋滴了?”眉毛一拧,居然生生让他整出几分东北大碴子味儿。

    喜滋滋的跑回殿内穿上大红色套装。

    若是有男人在此,约莫鼻血都能喷出来。

    “阿嚏……”遥远的大越,国师突然打了个喷嚏。

    国师柔柔一笑,银白的头发闪着几分微弱的光。

    “定是圣女想我了,她那么含蓄害羞的女子也会想我?不枉我耗费全部心力将她救回。”国师眉眼带笑,多了几分柔和。

    他与圣女一同长大,但圣女冰心玉骨圣洁无比,心中没有儿女私情,心中只有大义,他甘愿在她身后等待。

    便是用三十年生机换取她的一线生机,他也愿意。

    想起如今的圣女跟从前一样开朗活泼,他便心满意足。

    此刻,他冰心玉骨的圣女,正穿了一身劲爆的火热衣裳,赤着玉足,轻咬着贝齿往谢景修的屋里走去了。

    莹白的脚腕铃铛轻轻响起,随着走路的动作轻轻摆动。只是不知为何,圣女走路有点外八字,就像男人一般。

    “怪了,我怎么总觉得身上少了点什么玩意儿。到底哪儿少了呢?鼻子眼睛嘴巴都长了,胸也有,手脚也有,该有的都有。啧啧,怪了……好像缺点什么东西,很重要的东西。”圣女走着走着,感觉胯下生风,总觉得好像少点什么东西。

    但脑子里浑浑噩噩,却始终想不起来。

    摸了摸胸前白嫩嫩的两大团,像一对玉兔般跳来跳去,越摸越感觉不太对。

    没多想,便到了谢景修房门外。

    谢景修不喜欢侍女,第一天圣女找了貌美侍女去伺候,被谢景修剃光了头发眉毛扔出来,还送了一句:“滚出我的屋子,脏了我的眼!”当场气哭那姑娘,之后便没人敢来了。

    他事事亲力亲为,一副要为媳妇守住贞操,守身如玉的模样。

    手上用了把巧劲,推开房门。

    谢景修正在屋内洗浴。

    “公子,我给你看点好看的?我敢说你这辈子没见过我这么漂亮的……的女人?”圣女不造为何,说起女人这俩字有点迟疑。

    摸了摸身前白嫩的玉兔,嗯,就是女人!

    谢景修头都没回,只闭着眼睛坐在浴桶疗伤,露出来的胸口满是伤痕。

    “你啊,还是忘了你媳妇儿吧,你那媳妇儿半点比不上我,你若是不信便叫她来比比。瞧瞧我这硬件设施……”挺了挺胸,翘了翘臀。

    甩了甩秀发,却不想头发缠在了门口的摆件上,被拿着大刀的关公缠住了。

    女子神情一僵。

    卧槽……

    一使劲儿……

    唰唰唰……

    从中间起,秀发被齐齐削断,整整齐齐断开,地上满地头发。

    圣女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一脸懵逼。怎么感觉,不对啊,想象中墨发一甩,迎风一吹,不是飘逸万分,仙气飘飘,古人看了便跪舔么?

    呵呵,你怕是电视看多了。还是脑残剧那种。

    圣女尴尬的将头发藏在身后,三两下走到谢景修浴桶前。

    清澈的浴桶,一眼望到底,水中之人一览无余。

    谢景修肚子上毫无赘肉,让人一看便是满满的安全感。

    圣女鼻子尖唰的流下一滴滴血红的血,滴在浴桶里。

    贪婪的看着浴桶……眼睛东扫一下,西扫一下,鼻尖都冒汗了。哎哎哎,好好看啊,好想摸一摸啊。

    不不不对啊,我怎么感觉好熟悉啊,这玩意儿,为毛我没长?

    卧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