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70章 求生欲爆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定王世子是个奇葩。

    且不是第一次了。

    他前世十六岁被送入精神病院,你知道为何不?

    他觉得自己是世界的主宰,在家,日日要受姐妹父母,以及祖父祖母的跪拜,并且早晚要吃三根香。

    他觉得自己是受供奉,不应该食人间香火的。

    在学校,他觉得同学都是他的下属,每日到校,老师喊一声早上好。

    底下刚站起身,他便飞快的窜到讲台上,屁股一撅,将老师拱下台。

    “众卿免礼,众卿平身。”手一抬,哟呵,还颇有几分帝王范儿。

    老师偶尔上着上着课,他便突的站起身,说是要出去巡逻疆土。

    被老师呵斥,他便:“呔,以下犯上,拖出去斩了!”还将手上笔筒狠狠砸到老师脸上,当时老师便气哭了。

    告到校长那儿,他便哭天喊地的叫人救驾,说是有人要谋朝篡位?

    直到有一天,他祖父去世了。

    当时祖父都已装殓入棺,一家人跪在那里痛哭流涕,小辈都在地上跪着烧纸钱哭灵。

    他爹妈趴在棺材上都快哭晕死过去。

    “爹啊,你走的好早啊。苦了一辈子,这日子刚好起来你又走了。爹啊,你回来吧……”当时他爹刚吼出那么一句,便听得棺材似乎响了一下。

    他爹愣了愣。

    “爹是医院宣布死亡的吧?”狐疑的问道。

    他娘再三点头,他那爹才放心的继续哭。

    等到棺材要抬上山,他家几代人都带着白纱布在后边哭着送上山时,哈……

    这家伙突的掀开棺材盖,穿着他祖父的一身寿衣从棺材里爬起来。

    脸上惨白惨白的,当场将抬着棺材的几人吓得魂飞魄散,三人尿了裤子而逃,一人当场昏死。

    家里几代亲戚长辈各个让他吓得进了医院,他祖母更是半只脚去见了他祖父。

    “你这孽障,你到底知不知错?你可知自己犯了多大的错?平日里你小打小闹也就罢了,如今你竟闯下弥天大祸,你祖母差点因你糟了大难,差点又是一副棺材!”他爹在医院拿着笤帚使劲抽。

    他一脸无辜,眼神清澈没有半点恶意。

    “我也没做什么啊,天儿太热我进去抱着祖父乘凉怎么了?他那么凉快,他都没意见你说什么?”

    “再说了,祖母不是也怕热呢,一块儿进去呗。那么宽……”那一本正经的严肃样子,完全不觉得哪里有错。

    “你看我乘凉没错吧?祖父没意见吧?省电又省力吧?我没错吧?”当场将他爹问的哑口无言。

    “我要是跟你一样,那就糟了!”他爹差点让他带沟里,气得他爹当场便联系了精神病院,将人送了进去。

    给了病院高额费用,并且声明,没有大事不必回来了。

    当天晚上,便成了那神秘队伍的一员。与周言词大佬,仅仅一墙之隔。

    那之后的一周不断作死,挑衅大佬在病院里的地位。那是他,重新认识自己的重要阶段。

    而此刻,他又重新开启了这段悲惨人生。

    “我给你讲,我在认识你之前,可厉害了。咱们那里十几个漂亮姑娘,全都对我写过情诗,抛过媚眼。就是我说的那个男人婆你知道吧?她聪明绝顶又怎么样?各国都拿她没办法又怎么样?各种牛逼哄哄又怎么样?还不是拜倒在我裤子底下?”定王世子眉毛一扬,倒是得意的很。

    谢莹蕙呵呵两声冷笑看着他。

    “你别不信,你可别小瞧男人婆,她可是高智商犯罪,当年可是叱咤网络界的大神。”世子吹着牛皮。

    “又不是蜘蛛,还织网……”谢莹蕙鄙夷道。

    缓缓地,定王世子身后有个阴影在靠近,在重叠。

    前方世子还在一手叉腰一手指点江山:“你还不信,等有机会我将她叫道你跟前见见……也亏得她是不在这儿,不然肯定膝盖发软拜倒在我的裤子下了。”世子一脸骄傲。

    甄珠双手抱着胳膊,淡淡道:“我在这了,你有什么意见吗?小跟班?”语气淡淡,没有半点起伏。

    小跟班……

    小跟班……

    多么熟悉的称号……

    仿佛过了无数个世纪一般……

    世子脸上那骄傲的表情飞快褪去,举手投足间的贵气仿佛顷刻间灰飞烟灭。还未转身便语气一转,一脸得瑟:“你不懂吧?认识这等厉害的人我有多幸运吧?我给你讲,那都是我的荣幸哦。亏得她不在这儿,她若是在这儿,那一定是我三生有幸。”说完,那眼角一扬,下巴一抬,骄傲一下变成了小傲娇。

    “我生生世世对我一姐尊敬有加,崇拜万分。我永远是他的小跟班,嗯,就是这样。”重重点头,仿佛急于求生一般。

    谢莹蕙嘴巴张的老大,傻傻的看着他前后不一的态度。

    “你这求生欲挺强的吗?”宋老七在门边嘚吧嘚吧的笑。

    定王世子……仿佛被定住了一般。半天不敢转身……

    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来了多少大佬?

    “听说有人想让我拜倒在他裤子下?有人想让我写情书,想让我茶不思饭不想?嗯哼?”那一声嗯哼,吓得世子腿一抖,当场便哇的一声转身。

    连甄珠脸都没敢看,便跪下抱着甄珠大腿:“一姐啊,我错了我错了,我是以此表达我对您的尊敬崇拜之情,我对您的敬仰永远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一姐啊……”

    啧啧,求生欲真的蛮强嘛。..

    定王世子:谁来告诉我,我是不是在做梦?为什么我做了前后两世最恐怖的噩梦?

    装逼有风险啊卧槽……

    死死扒着一姐裤腿不肯松,哭的那叫一个肝肠寸断。

    不得不说,自从入了病院后,他那哭功与日俱增。全是让各位大佬练出来的。他被一姐练的最多,院长被言言练的最多。那恐惧,也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我看你是皮痒的深沉呐?啊?我看你是这身皮还不够松,想松松筋骨了。”甄珠眼眸黝黑,带着几分看不懂的光芒。

    世子都要哭了,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哦,好不容易死了一回,还没放鞭炮庆祝,便被上辈子的大佬逮住了?

    而且,大佬们都来了?

    绝望,森森的绝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