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68章 女帝(二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皇帝刚一站起身子,底下百官便啪啪啪的鼓起了掌。

    瞧那精神的样子,之前皇帝说话时甚至还有人打起了瞌睡,这会跟变了个人一样。

    “朕,今日这宫宴,所为何开,大家都知晓。”皇帝说了一句,百官便尽数点头。

    皇帝亲自上前拉了周言词的手:“今日,朕要昭告天下,这,是我的女儿。是我十六年前遗失的宝珠,是我的疏忽让孩子遭罪了。今日,朕要告诉天下,没有太子,只有公主,只有公主!被上天厚爱,得上天宠幸的,只有朕的女儿!”皇帝大声道,举起周言词的手到头顶。

    底下众人纷纷起身,裤腿一掀,齐齐下跪:“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朕,让公主流落宫外,朕被人蒙蔽,错把鱼目当珍珠。朕让百姓失望了,让天下失望了。”皇帝顿了一下。按照往常惯例,大家都是高呼,陛下您英明神武,治理天下有功,乃是当世明君。按照惯例,大家此刻都该劝他的。

    皇帝等了半响,都没人吭声。

    唯独薛太傅站起身:“陛下,您好好弥补便是。公主乃是上天宠儿,莫要让上苍寒心呐。”当年,陛下刚上台便坐稳了龙位,何尝不是也有因为这个女儿的缘故?

    那时陛下刚登记,内忧外患。若不是公主带来的异象,估计这位置坐不坐得稳还不一定呢。

    皇帝沉默。

    “朕这些年虽然兢兢业业不敢有半点差错,虽然算不得国泰民安,但好在百姓安居乐业,也不是没有功劳。朕想问问,朕在位这些年有没有功劳?”

    黄河水患,靖州瘟疫,兴修水道,发展农业,你们就说说,说说朕的功绩。这样,总不要朕退位了吧?

    现在民间都盛传皇帝失德,要皇帝回去颐养天年。

    不过也是,现在宫里见天的鸟屎,上个朝还得打把伞?..

    文武百官面面相觑,陛下,这是求表扬?

    “陛下,您是有福之人。而且是有大福之人,您生来就是享女儿福的命哦。”

    “对对对,姜大人说得对,陛下,您最大的功劳便是生了公主这个天赐孩儿,陛下,您有福气啊!”

    “您看看,公主出生便为陛下带来了·祥瑞。”

    皇帝嘴角抽搐,朕不是想听这个……

    “是朕让上天让百姓失望了,朕,朕朕愧疚。朕对不起黎明百姓,对不起上天厚爱,对不起列祖列宗,朕有愧啊……朕,朕·!!朕要退位,朕要闭门思过!”皇帝沉着脸,一脸悲痛。

    说着,便将头顶东西取了下来。

    刚站起身的百官又齐刷刷跪下,皇帝面上一喜。

    都来劝朕了吧?都来拉朕了吧?知道这大越离不开朕了吧?

    “陛下英明!”齐声赞道。

    皇帝……

    “陛下,臣昨夜闲来无事睡不着,便看了看日子,三日后是个好日子。适合退位,也适合新帝登基啊。”钦天监站出人来。

    皇帝:“不是……朕……”

    “臣昨夜夜不能寐,左思右想,总觉得事情太过仓促,不如把陛下私库里那些东西借一下,用完咱们再还回去。”

    “臣昨儿看了图纸,金銮殿后边可以修个偏殿,陛下退了位,平日里若是想咱们了,便在门后边看看。岂不是两全其美啊?”

    皇帝面无人色:就没人劝劝我?就不拉着我?

    “这不行。”有人站起身,一脸正气。

    皇帝顿时一喜,笑意还不达眼角,便听得那大臣义正言辞道:“陛下寝宫还得往后挪一挪,横竖没那么多子嗣,倒不如滕几个出来。金銮殿后面偏殿也不用建了,像什么话嘛。”

    一群人讨论的热火朝天。

    从什么时候登基继位,什么时候退位,再到寝宫中怎么安置,竟是都有人想透了。

    万事俱备,只欠……

    都瞄着皇帝,一脸兴奋的等着陛下……

    皇帝心口颤颤的,你们在我心口戳刀子。

    “朕,没有儿子,仅有的一个也被骗走了。如今就剩个小公主,无法承继大殿,看来朕只能……”皇帝正想说只能委屈自己继续做皇帝了,便被官员打断。

    “陛下,咱们不嫌弃啊。咱们不嫌弃。当年咱们给您战队让您当皇帝,其实就是觉得您会生个得上天眷顾的孩子,虽然是个闺女,但不妨碍啊。”说的一脸真切。

    这话一出,当即点明了。当初皇帝上位之际,那么轻松赢得大臣信任,是有周言词的缘故,皇帝心都碎了。

    “她还要养胎呢,如何能操劳?”皇帝笑笑,面色有点白。

    薛太傅头发胡子都白了,站出来:“老臣请缨,愿重回朝堂为国效力。老臣这么些年,好在身子不错,还能为新帝效劳。”说着,便从后拎出两个二十斤的铁球,当场抡了起来。

    虎虎生风,简直好不厉害。

    皇帝……当初朕请你回朝辅佐,你不是说自己老寒腿发作,走路都成问题么?

    “老臣不才,这些年身子骨也算硬朗,陛下您可以放心的走了。”面容肃穆的老武将,也站出来好几个。

    这,都是曾经皇帝几次请都请不回来的老大臣。

    皇帝都快哭了,你们真的不考虑考虑?

    “我觉得我还能再战三十年。”皇帝委屈……

    “陛下,您该服老了。您该颐养天年了,逗逗鸟,唱唱小曲儿岂不是美哉?”大臣笑笑不语。

    周言词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艾玛,相公你可回来吧,你就离开一段时间,我都当皇帝啦?

    周言词瞪大了眼睛,饶是宋老七和一姐二人都齐齐抽抽。

    “我记得老大曾经做过一段时间代理院长,那会她干嘛来着?好像上报纸了吧?”宋老七惊悚的问道。

    一姐斜看了一眼。

    “给全院病人穿上护士服,带着人满天下捉人。人送外号,电击言。专电残害人民,为害百姓的贪官污吏。”当初,害她那家人没少被电击。

    后来嘛,被抓要入牢狱,结果一个个都是正儿八经的精神病。

    便是有人报复,对于这事也是崩溃不已。

    人家有病,然后就被遣送回家啦。

    回病院跟回家一般,横竖都是里边的。

    然而现在,她居然能合法搞事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