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67章 腹中胎儿大不同(一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皇帝在宫中设了宫宴。

    宫中嫔妃都很惶恐,如今外界盛传陛下这皇位要不保了。

    据说北疆那边对大越也有了动作,夏淳于根本压制不住北疆,如今皇帝如坐针毡。

    周言词坐在皇帝旁边。火红的孔雀蹲在她脚下,代替了小野的位置。

    咔吧咔吧啃着骨头,竟是带着几分享受。

    凤凰啃骨头。

    周言词感觉自己摸到了真相。

    “它在西方都吃些什么东西?”周言词问下首的国师,国师面色极其难堪。瞄了凤凰那饕鬄样子,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我说它吃的都是世上极难得之物,大多都是天材地宝你信么?千年山参,百年雪莲,千年灵芝草。”它吃一口几乎当得上寻常人家一辈子的开销。

    可即便如此,凤凰也高傲的很,很难与人亲近。凤凰高冷,在他们那,是公认的事实。

    但此刻,国师有点尴尬。吃完骨头还用爪子抓住周言词裙角,周言词又丢了两根带肉的骨头给它,这才安心继续啃。

    “三岁那年,我烤了一只凤凰。当时它在场,并没有阻止我。后来我将吃剩的骨头分给它,吃完,它就撒泼了。”周言词看着国师。

    “它后来跟我抢肉吃,没抢过,就气冲冲的飞走了。哦对了,它最爱孜然味儿。你们真的不知道,它喜欢吃肉吗?”甚至周言词怀疑,这货年年大越,不是为报仇,只怕是为了那一口肉之仇。

    从它给谢可言那翻来翻去的样子她便清楚了。只怕见天的想着吃肉……只不过没发现这是只俗凤凰。

    “它它,不是传说中的神鸟,吸天地之灵气,食天地之精华的么?”人参跟萝卜一样喂,灵芝跟草一样投喂……所以,它偏爱凡间重口味的大鱼大肉?

    国师不想说话。

    “嗝……”听得凤凰满足的打了声嗝,鸟脸上流露出几分惬意的神情,国师这辈子从来没见过,甚至连饲养它三年的圣女估计都没见过。

    “如果知晓它是这般的神鸟,只怕圣女会疯过去。”国师喃喃道。

    “你算出我夫君在哪了吗?”周言词白皙的小手端起汤碗,里边是谢莹蕙熬的参汤,黄橙橙的很是有食欲。

    国师面色一僵。

    “那个……其实,我与谢将军是多年故交。他的命理与旁人不同,我曾告诉他,他若是遇不上有缘人,只怕将来会孤独终老。”其实,国师算的也是他孤独终老。

    曾经他想的是,若是谢景修到最后死心了,他便带他去见圣女。

    哪知,事情在周言词出现的那一刻,便脱轨了。一切都变了。

    “他的那个有缘人不是我吧?”瞧国师那样子,想来是有算计的。

    国师被她看穿,倒是尴尬了一下。

    “他有缘人是圣女,全天下最至纯至善的大能女子。心怀天下,是天下少有的女子。视金钱视权势如粪土,无欲无求。生来便不杀生,自幼食素,心怀慈悲,让人……敬佩。”国师顿了一下,竟是嘴角带起几分笑容。

    “国师,你逆天改命就是为了她吗?”周言词突的问道。

    国师嘴角笑容一僵,缓缓转头看着她,眼神猛地瑟缩一下,浑身带起几分凉意。

    “全福寺内初见国师,虽然一头白发,但生机正值中年。今年两次见国师,国师可一次比一次垂老。现在,已经如六七十岁老人一般。你的寿命和生机都被人生生截断,大限将至哦。”周言词捻起一截秀发,不经意道。

    国师一怔。

    “你果然,果然很有慧根。你这一生当真是上天赐的,若是能出家,只怕又是当世一大善人。”国师叹了口气。

    周言词笑笑不语。我会说上辈子我在寺庙待过几年?

    不过差点逼疯主持,又被请出来了……

    想当初院长一个严肃正经的老男人,愣是被整成了性别障碍外带脑子有坑的神人。

    “大限将至又如何,这一生够了。”能将她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我满足了。

    “你若要找他,下月十五便随我一同去吧。圣女,你看了便明白。她那样的女子,任何人见了她都只会掏心掏肺,恨不得将什么都送给她。”包括我的命。

    周言词嘴角一抽,你特么中毒太深,不想跟你交流。

    俨然一副中毒的样子。

    “你最好乞求她别动我相公,不然……你信不信她会死的很难看?”周言词挑眉。

    “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你顶多还剩三年寿命。”若是没有续命之物,只怕活不到三年。国师整个人头顶都呈现一股灰败之色。

    突的,周言词肚子动了一下。

    周言词整个人浑身一僵,犹如傻住一般。

    双手抱着腹部,只感觉有什么东西将肚子拱了起来,左边拱一下,右边拱一下。

    国师鬼使神差的盯了两眼:“你会生个正常人么?我上次替你腹中孩儿算了一卦……”你是大福大运之人,谢景修是天衰之人。

    上天:隔辈亲听过没有?

    周言词见他没说下去便抬头问道:“然后呢?”

    国师面无表情:“然后?你看见我头上戴的帽子了吗?”国师指了指脑袋。今儿一天他都没露出过头发。

    今早起来,头上便被烧了个精光。问题是,他半点感觉都没有。

    掀开帽檐给周言词看了一眼,那黑漆漆的头顶一根头发都没了。还有几分烧焦的味道。

    周言词张嘴结舌,此时肚子里竟是动的更欢了,好像蹦跶起来了一般。

    呵呵,好像……也不是个安分的主啊……

    “你这个不显老真的,你问大鸾,对不对大鸾?”大鸾抬起头看了一眼,鸟脸一抽。

    “嘎嘎嘎嘎嘎……”拍着翅膀便笑了起来。惹得国师脸色更难看了。

    打脸二人组啊。

    凤凰这一叫,坐在上位的皇帝仿佛回过神来。幽幽的看了周言词一眼,扫了底下百官的脸色,干咳一声。

    皇帝手一抬,底下便安静了。

    本来还昏昏欲睡的百官瞬间清醒,坐直了身子。给了个皇帝你很棒棒的眼神,转头认真的看着周言词。

    陛下,开始你的表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