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66章 圣女有病系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女子面上蒙着面纱,眼眸清冷,似乎一尘不染。

    这宫里上上下下洁白如明镜,但也清冷如活死人墓。

    “这是此地特产,你可尝尝,我未曾找到你之前,全靠此物延延寿命。”圣女一开口,犹如泉水叮咚一般轻灵,那双眸子如天上的星辰般耀眼。

    谢景修看着桌上蠕动的白色虫子,胃里翻涌了一下。

    “姑娘不必白费心思,我媳妇说了,全身穿白,面容清冷,偏生又死活抓着男人不撒手,却又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吸引男人眼球,那叫仙女婊。谁碰谁死。”谢景修一本正经点评。

    白衣女子晃了一下,眼中一抹怒意闪过。

    “呵,你媳妇说的挺多,那她有没有说过,不要和貌美女人单独相处?万一你真爱不是她呢?你我命定之人,本该是全天下最合的鸳鸯。”女子微微咳嗽一声,如今快到大限,身子越发难受了。

    谢景修鄙夷的看了她一眼。

    “你对我抛了三次媚眼,裙角擦过我脸颊两次,你站在风口,浑身香味一会又传来,你该不是等着我yu火焚身朝你扑来吧?你这样子不就是仙女婊?”谢景修挑了挑眉。

    “你还遮着脸做什么?这么丑我可不会对你动心。再说,我媳妇会打死你的。”谢景修冷笑一声,完全一个鉴婊专家。

    女子身子又颤抖了一下。

    “我有没有告诉你,我此生唯一的死穴便只有一个人。但她,永远不会出现在我面前。”女子摇着头遥望天边。

    “我在这里,便是唯一的主宰。你可知,在这里我就是王,只要我有意向,他们便会将大越夷为平地。”女子面上带着几分骄傲。

    “我曾管理过一个极其复杂的精……的一个场所,她们每个人在我手上都服服帖帖。大多数连国家都拿她们没办法,都靠我一手撑住。我连那些人都不怕,还怕你媳妇一个小姑娘?”女子解下面纱,一张脸上满是自信。

    谢景修嗤笑一声,自以为是。

    “你从也好,不从也好。你媳妇也罢,大不了我送她十个八个男人,若是不同意那也没法子,谁让她拿我没办法呢?”女子讥诮的一笑,想上前摸谢景修的脸,却一巴掌被扇开。

    “这世上唯一制得住我的人,可不止十万八千里那么远呢。”跨越了整整一个时空呢。

    谢景修沉着脸,看着她丝毫不掩饰厌恶。

    女子毫无知觉的吃了一碗高蛋白虫子,便由同样穿着白衣的丫鬟带下去了。谢景修便被关在此处不允许离开。

    圣女宫密室。

    “哎呀,跟你说了在外低调点儿,你是拐男人跟你滚床单,又不是找压寨男人。你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穿了是不是?快点,把药吃了。不然病的越来越厉害。”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急的跳脚,赶紧将圣女按在位置上。

    将药端给了她。

    “少在外惹事,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被人发现可就糟了。”小女孩很担心。..

    “你说说你,病还没治就来这儿了了。有病就要接受治疗,这是你经常说的话。哎呀烦死了,你就是看我制不住你!也就能欺负我了。”小女孩气得噘着嘴。

    天啊,她到底犯了什么错,死都要跟院长死一块,穿居然也跟院长一块穿。这也就罢了,院长不声不响病这么严重,老子制不住啊……呜呜,若是言佬和一姐犹如天神降临在她面前就好了……

    “我没病,倒是这里的帝王有病。约莫是糖尿病。”圣女淡淡道。

    小女孩一喜:“院长,你清醒了?”都能诊断了。

    圣女扫了她一眼。

    “可不,他那糖尿病估计还挺严重。”说的一本正经。

    “不对啊,院长你不是主修精神病方面的吗?什么时候对糖尿病有关注了?”小女孩狐疑的很。

    圣女一片云淡风轻。

    “你是不是傻?这么简单都不知晓?这还不简单,尝两口就知道了。那么甜肯定是糖尿病。”

    …………

    密室里有片刻的寂静。

    “咱们还是喝药吧,在外少说话。你只要板着脸装逼就可以了。”小女孩眉都皱到一块了。

    “对了,那些凤凰你不准吃了!那是凤王的,大鸾是凤王,它是最有可能涅盘的。你别给它把后宫全吃了。”女孩子凶巴巴的,指着床底一滩鸟毛,气得直跳。

    “吃了又怎么样,这里可不都是我做主么?你放心啦,便是咱们作天作地作空气,都没人敢说半个不字。甚至外面那个男人,我都能给他睡了。”昂着头一脸得意。

    呵呵,还我稳重院长。

    “到时候生十个八个孩子,还能开个幼儿园。”圣女很是兴奋。

    “在这里,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敢管我?我就问问谁敢管我?不用吃药不用治,都不用克制自己。随心所欲不是更好?”圣女在自由自在的放飞自我。

    “反正你将那个男人放了,破坏别人家庭是可耻的,人家妻子会找来的。”女孩子三观很正,很是不满的看着圣女。

    密室里就这两人,此时只要一眼便能看出圣女状态不对。半点没有在外时的克制隐忍,甚至面上表情极其嚣张,极其欠打。

    “找来就找来呗,我找个男人给她换还不行?实在不行,杀了便是。我等着她来!”圣女笑的张狂,只是没两下便被小女孩按住往嘴里灌药。

    “以后别喝尿了!啊?听到没有!”小姑娘深深的忧心啊。

    “屎又尝不出来。”白衣女子瞪着眼睛反驳。

    …………

    “我看你就作死吧,万一哪天老天开眼将老大送来,看你怎么死。”小姑娘恶意满满的诅咒,不过白衣女子丝毫没放在心上。

    她最怕的,第一是大言言,第二是一姐,那几人全都不在同一时空。

    怕个毛啊。

    “我怕你个毛啊,我可是院长,我可是院长!有本事来啊,来啊……哈哈哈哈……”嚣张的长啸在密室里盘旋,小姑娘扶额绝望啊……

    周言词猛地打了个喷嚏,皇帝顿时让人给她加了两件衣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