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65章 身怀有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被谢家人保护起来了。

    医女来时,屋门外站了一排排的姨娘和丫鬟,谢侯爷被拦在门外。

    “我儿媳妇,我当爹的还不能进去看看?儿子不在,我问两句总行吧?”谢侯爷红着脸,如今他在府里没有半点架子,平日里总是干干净净的脸也多了些胡子。

    据说,是觉得比较有魅力?

    大概是转型了吧……

    不过他女人缘是真的好,便是他坐牢这般久没有打理自己,那牢里送饭的妇人都看着他红脸。

    袁姨娘叉着腰,将谢侯爷牢牢堵在门外。

    连谢莹蕙都摇着头不让进。

    “爹,你还是回吧。”谢莹蕙极其真诚。

    “虽然对世子而言,生男生女并不重要,但是……侯爷,你是只有生女儿的命啊,你离少夫人近了不好。”袁姨娘一脸嫌弃。

    “就是就是,连我娘家妹妹挺着大肚子过来玩,回去都生了一对女儿呢。”万姨娘在后边点头跟鸡啄米一般。

    万姨娘这一说,方姨娘顿时就紧张了。

    “咱们府上就世子一个独苗,侯爷你别造孽了。少夫人怀孕十个月,你干脆住外面好了。我去给你找个宅子,你暂且别回来了。”方姨娘当即拍板,将惊呆了的谢侯爷直接推了老远。

    “不是,不是,我是侯爷,我是侯爷啊,这府上总得要个男人主持是吧?”谢侯爷急急忙忙道,急的满脸通红。

    “哎哟,侯爷你别闹了。这府里缺了谁都不行,你嘛……”

    “姐姐委婉点儿,侯爷还是贡献了力量的。若不是他,这京里好多男子都娶不到媳妇呢。咱府里就占了小半的姑娘呢。”谢家,又被称为丈母娘之家。

    医女被请进来时,谢侯爷正被姨娘们打包了衣裳扔出门。

    “侯爷,您一生放荡不羁,划船不用桨一身全靠浪,您浪去吧。”宋老七一个包裹扔出去,哐当一声便将谢府大门关上。

    谢侯爷坐在大门外,一脸懵逼。

    过路之人有些看了他一眼,其中,那些上了年纪的看他眼神格外熟悉。

    奇了怪了,自从周言词怀孕,他这魅力好像对象转移了。

    以前吧,过路的小姑娘看见他便脸红,他笑一笑小姑娘都能羞红了脸。如今,谢侯爷没发现的是,身后那些上了年纪的妇人看着他眼神格外火热。

    眼神在他精壮的腰身扫了一下,谢侯爷仿佛打了个冷颤。

    此时谢府内。

    医女放下医箱,见周言词面颊红润眼神清亮,便点了点头。

    细细诊脉后再看了面相“少夫人身怀有孕四月有余,这段时日要仔细将养着,莫抬重物,莫食生冷辛辣上火之物。多喝鱼汤,骨汤。”医女笑着道,如今她也知晓周言词身世,怎么看她怎么和蔼可亲。

    医女走后,谢莹蕙高兴地抹眼泪。

    “大哥若是知晓肯定高兴,大哥回来就好了。”谢莹蕙抿着小嘴,这辈子真的很满足,若是她的孩子能回来,就更满足了。

    “傻话,他肯定会回来的。”周言词笑眯眯的,若是别人不敢保证,但谢景修是她的夫婿,定然不会出事。

    “他可是要当爹的人,他不回来,便是我答应,孩子也不答应。”孩子外公也不答应……

    周言词看了天一眼。

    谢莹蕙这才带了几分笑意,赶紧让下人摆饭。整个府里喜气洋洋没有半点颓废。

    其实,侯府有没有侯爷,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少夫人,宫里来了轿子请您进宫。”紫苏替她捏了捏肩膀,轻声道。

    周言词微微垂眸,便让人收拾了东西进宫。于情于理,她都该进去看看。

    轿子上准备了瓜果点心,还有厚厚的毛毯垫子,软绵绵的让人昏昏欲睡。倒是极其舒服。

    “夫人,到了。”紫苏轻轻掀开帘子,见周言词睡的香甜,正要叫醒她。闻讯而来的皇帝手一抬,便制止了。

    所有人静声。

    皇帝让人搬了个矮凳子,他便掀开轿子外的帘子,坐在轿子边上。单手杵着下巴,看着那睡的香甜的姑娘,细细的绒毛都能看清。

    “朕,真的错过很多年啊。”皇帝呢喃声,身后所有人都候着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太阳西斜,天空多了几分暗沉,女子嘤咛一声,迷茫的睁开双眼,愣了下。

    一抬眼便见皇帝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手边还有一沓折子,似乎,翻都还没翻开。

    “言言醒了?宫里备下了晚膳,先吃些。”备下早膳,没有醒。又备下午膳,还是没有醒。总算等到晚膳了。

    太监见公主神情淡淡,正想说陛下等了一天,见皇帝微微摇头,便退了下去。

    皇帝屏退众人,带着她在宫里走走。

    “这里是御花园,当初你来过,现在你是这里的主人了。”皇帝一一给她介绍。

    “这里,朕当初在这里学习,薛太傅便是在这里教朕。”皇帝没说的是,那时学习的是假大哥真皇弟,后来被他算计回来了。

    皇帝一路走一路介绍,这感觉,就像老板要退休让人适应一下新环境一般。

    那里……

    偏远的角落,传来一阵阵凄惨的哭声。

    “我的孩子,孩子你去哪里了?回来啊回来啊,我的孩子不见了……”哭声婉转飘忽,带着几分骇人。

    还隐隐听得宫女的声音。

    “娘娘,娘娘咱们回去吧。公主在您怀里呢,在怀里抱着呢。”抱着个枕头在脸上蹭了又蹭。

    皇帝沉默,直到那边没有声音才冷淡着道。

    “这是她应受的惩罚,若不是她,你也不会流落民间受尽委屈。”皇帝冷着脸。

    “那我相公呢?”周言词摸着肚子,一点一点的。感觉肚子里有小鱼儿在游一般,很舒服。

    皇帝面色一囧……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

    外公不好当啊,还未出生便得罪了孩子,会不会死的很惨啊?

    众人不知,此时的谢景修却远在千里之外。

    圣女宫。

    谢景修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女人,那女子生的往花容月貌,倾国倾城,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仿若天上神仙。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