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61章 精神病的大时代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绿精灵。她们活泼又聪明,她们调皮又灵敏,她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绿色的大森林……”周言词看着皇帝默默哼起了歌。

    绿帽轮流戴,今天到我家。

    “娘,你会不会搞错了。”周伯跃眉头四周,不死心再次问道。

    杨氏一脸自得,这儿子都高兴傻了,妹妹是贤妃,将来只怕能帮助他。

    “搞错什么啊,当年你妹妹出生,那打铁的匠人来咱家做事,那烙铁不小心落你妹妹手臂上,还留了个茶叶样的胎记呢。”杨氏微眯着眸子,伸手将谢可言那痕迹露出来。

    呵呵,自古渣男贱女皆兄妹啊。

    “贤妃,你可有什么要解释的?你所食用之物并无毒,甚至太医打开的酸萝卜罐子,那都是你许久未曾开封的。

    但你为朕诞下的皇儿……”皇帝语气不由有些严肃。

    这特么已经不止是偷人这么简单了。

    他总觉得,自从女儿丢了后,好像大越到处都是筛子般的漏洞,各个都想给他这个皇帝临头一击。

    老天爷:不,还有无处不在的绿帽子。

    谢可言听得皇帝声音,浑身一哆嗦,便是一脸血污都控制不住地白。

    “将那对小畜生抱出来。”皇帝看着她,神色未变。

    谢可言却猛地变脸,跌跌撞撞的爬到皇帝身边。

    “陛下,陛下,他们是你的皇子啊,他们都是你的皇子啊,你想干什么?他们只是个孩子啊。”谢可言想要上前抓住皇帝裤脚,却被皇帝一脚踹翻。

    没多时,那对小皇子便被裹好抱了出来。

    周伯跃远远看的那孩子,心里咯噔了一下。

    “今日,你若是不说,这孩子便会是你犯错的代价。朕再给你一次机会,这孩子你到底是谁的?”皇帝命人高高举起孩子,只待一声令下。

    全场寂静,擦,本来是砍个头,后来变成了神鸟报复,然后变成了真假公主,然后成了捉奸计……

    这几乎能当选年度第一八卦大戏。

    谢可言捂着眼睛大声尖叫,似乎癫狂又似乎要濒临崩溃。

    “你出来,你出来,你自己站出来。周伯跃,你站出来,你看看我们的孩子啊!你救救他们,你救救他们。”谢可言如今没了眼睛,在台上四处乱撞,倒也有几分可怜相。

    只不过那喊出口的话,却让全场惊呆了。

    “周周周伯跃?周伯跃是孩子亲爹?他不是舅舅么?”

    “陛下头顶青青大草原,策马可奔腾……我要去陛下头上驰骋,我要去陛下头上放羊……”宋老七贱兮兮的,高兴坏了。

    饶是杨氏都被的后退了一步,一脸震惊的看着二人。

    脑子里突然想起,曾经府里说过的,四公子有个红颜知己,不常来府里。但一来,四公子便会清场,整个府里只留她二人,两人在府里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

    每次老四都会高兴许久。..

    杨氏此时一回想,竟是每次都是贤妃回家省亲出宫之时。

    杨氏打了个哆嗦,生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冲上前垫着脚看了眼襁褓中的孩子,这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哀嚎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

    “不可能,这这,这明明是我外孙,怎么会变成我孙子?”杨氏不敢相信,竟是说话都结巴了。

    “你那算什么,舅舅还变爹了呢。你瞧可不可怕?”谢莹蕙在一旁插刀。

    “你胡说什么,谁知道你与哪个人滚了床单生了孩子,你是不是故意想害死我?”周伯跃转头看着她,咬牙切齿。

    “陛下,她已经疯了,当务之急是找出公主,这等疯妃便该关进冷宫终老。”周伯跃狠狠瞪了杨氏一眼,饱含杀意,吓得杨氏再不敢乱动。

    “我疯了?我疯了?是你说只要杀足金木水火土五行之人便能救我们孩子,是你说的啊!”谢可言两眼血泪,在她心中,自己的孩子是孩子,别人的孩子只怕都是草一般。

    众人一听,顿时纷纷变脸。

    “陛下,这对奸夫**必须沉塘,沉塘!坐下这等苟且之事,简直有违人伦,无视血脉亲情。”谏官冷着脸跪下。

    “沉塘,沉塘!也在他们背上吊一块石头,沉塘!”

    百姓隐隐有些激动,接连有孩子被杀整个京城人心惶惶,却不想竟然是宫中嫔妃为了给孩子改运?

    “那不是诬陷了周姑娘么?什么谢将军改运,是给那对病孩改运吧?”竟然还有人朝周伯跃和谢可言扔臭鸡蛋。

    “不对,那真公主呢?雪地里没有真公主,那真公主呢?”百官中有人站出来。

    经过此事,只怕皇帝威严大打折扣了。

    周言词双手背在身后,老三看着她,憨憨的笑了。

    他的世界虽然没有了聪慧,但爱妹妹依然如初。

    “朕,今日要还她一个公道。”皇帝深深的叹了口气,如今形势不饶人啊,这些老家伙只怕不买他的帐了。

    皇帝顶着被凤凰啄的危险,走到周言词跟前,伸手解开她肩膀上刻意包住的右臂。

    一层一层似乎包的极紧。

    “朕对不起你,自小朕便亏欠了你,以后,朕便加倍疼爱你。”老天爷能不能可怜可怜朕,也疼疼我……

    周言词笑看着他,眼中闪动着可怕的光芒。

    “曾经也有个人跟我说过同样的话,后来……”院长,你还好吗?

    后来,院长成了全国极其有名的人物。见过医生治好精神病的,没见过医生被精神病带偏的,且还病的很严重……

    皇帝突然打了个寒颤。

    这一晃神,便将周言词手臂上的纱巾解开了,那朵红色的小花竟是跟真的一般。

    “好香,是十六年前的异香。”人群中突然炸开了。

    “好香啊,是十六年前的味道。病重之人但凡闻一口就能活蹦乱跳好几日,快快快,回去叫爹出来吸两口。”

    整个京城都出现一个奇景,大家对这空气不停的吞吐,恍如智障一般。

    城内所有花朵,也在悄无声息中偷偷绽放属于自己璀璨的一生。

    全城异香,全城花朵瞬间开放。

    精神病的时代,即将到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