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59章 天下有情人皆是兄妹(三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牢头被老妇人抓住手,有些懵。

    “你当初也看见了对不对?你也看见了对不对?我没有疯,我真的看见了。”老妇人抓着他的肩膀。

    牢头脸色一黑:“你别这样,我娘子看见可说不清了。”牢头已经五十多岁了,跟那老妇人站在一块倒显得年轻一些。

    老妇人神情一怔,似哭似笑。

    “你看见了对不对?我不是看错了,为什么夫人不信呢,为什么夫人不信呢。那个孩子害不得的,那个孩子不能害的。你看看我啊,你看看我漂不漂亮?”老妇人摸着自己的脸,犹如老人一般的脸,松松垮垮的皮肤,上面还长满了老年的皱纹。

    “我可不瞎。”牢头朝一边挪了两步,你特么是觊觎我的脸!

    老妇人哈哈笑出了眼泪:“都是报应,报应啊。全都是报应。”

    “那个孩子害不得,我说了害不得,为什么没人信,我就是证据,我就是活生生的证据啊。”老妇人嚎啕大哭,这么多年,似乎一下子全部发泄出来了。

    “老人家,您可注意些身子。”牢头拉了她一把,这都可以当他娘了。七老八十的年纪了,还来受这种苦。

    老妇人被他这一喊,哭的更厉害了。

    “我我我……报应啊,这是我鬼迷心窍活埋那孩子的报应啊。自从我将那孩子活埋在雪地里,我便一日老过一日,我当初,我当初是夫人身边最美貌的丫鬟,夫人说只要成了便让我做侯爷的姨娘啊。”老妇人拄着拐杖,说出口的话却让人大惊。

    谢侯爷更是倒退一步,似乎有几分阴影。

    底下人一听活埋,纷纷变了脸。

    那萧大人更是猛地怒斥一声:“胡言乱语什么,你老糊涂了。你什么貌美的丫鬟,你都一只脚入棺材的人了!将她拖下去!”萧大人眼神一狠。

    那老太太却是一下子甩开了心中包裹。

    “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那时夫人将公子换进宫做太子,因为思念儿子便后悔了。时常打骂小公主,大冷的天将一岁刚会走路的孩子关进地窖,什么也不给。水和吃食都没有,衣裳都没有。甚至还将她放进深山老林,那孩子却一次都没有哭过。”老妇人神色恍惚。

    正要有人去抓她,却被皇帝的人拦下了。

    原来。皇帝早已在此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人落网。

    只是听见老妇人所说,皇帝心中一阵剧痛,看着周言词几乎要落下泪来。

    老妇人突然笑了。

    “那个孩子,就是个可人精,就是个人精。她被关在地窖,便会有母猫给她偷羊奶,偷牛奶,府里挤出来给夫人洗脸用,便被偷来给她吃。明明关进地窖身上穿着单薄,出来时便穿着貂皮狐狸皮,被各种动物皮毛包裹得严严实实,她总是蜷缩着躺在里边呼呼大睡。在深山老林里,便有母狼趴在她身边喂奶,用一身毛暖着她。这孩子,天赐的有福之人。”老妇人很是感慨。

    她才一岁,却从来不哭。

    “夫人思念儿子,越发苛待公主。后来在公主一周岁那日,夫人夫人……夫人便命奴婢将她活埋在山脚下,挖了个好深的坑,积雪一层一层将她覆盖。那孩子只是躺在里面,静静的看着她,伸出手,要我抱抱……这一幕,我做了十六年的噩梦了啊。十六年了啊,好后悔,我应该抱她起来!”

    “我一铲一铲往下堆雪,她的眼神便一点一点失去光亮,最后,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这都是我的报应,从那之后,我每一日起来都能看见自己多了一条皱纹,我才三十二岁,我才三十二岁啊。我便成了这般模样!!”妇人猛地咆哮起来,指着自己的脸,眼泪纵横。

    当年,她十六岁,亲手将一个奶娃娃活埋在雪中。

    “跟我娘走出门,人家都以为我是她娘。呵呵呵……”老妇人扯着脸上老皮,一脸后悔。

    人群中隐隐有几分暴动迹象。

    “后来我后悔了,我去挖她出来,却不想,那孩子不见了。那么深的坑,怎么会有人去挖雪呢。”老妇人叹着气。

    她哪里知道,明明她挖了那么深的坑,最后,小公主露出来的脚居然能把杨氏绊倒?

    皇帝心都在颤抖,想要拉周言词,却被凤凰一爪子拍开。

    好好一神鸟,愣是活成了别人活不成的样子。

    国师面无表情,总觉得自己死定了。

    “你们都会遭报应的,你冒充了她的身份,你会遭报应的。”老妇人直指谢可言。

    周伯跃心中越发不安,抱着那个小女人,心疼的很。

    眼中杀机隐隐泄露出来。

    “你是说公主被你活埋后不见了?那她呢?”周老三站在谢莹蕙旁边,指了指谢可言。

    老妇人面色古怪的看着谢可言。

    “活埋公主后没几天,皇后娘娘便称要想法子让夫人回京,夫人顿时急了。便在街上拐带了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子大概刚出生,还有四个哥哥,我看了好久,才下手将那几个孩子引走。然后抱走了她。”老妇人神色淡淡,似乎并不在意。

    “那孩子也是有几分福气的,竟是与公主同月同日生,只是整整小了一岁。”老妇人几句便盖过去了。

    刚一说完,便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

    “我跟你拼了,你这个贱妇!”只见杨氏一头朝着老妇人冲来,直直的将老太太顶到了墙上。

    噗嗤一声,老太太脑门便撞出个大洞,噗嗤噗嗤往外冒血。

    “你这个贱妇,你这个贱妇,都是你这个贱妇,是你拐了我的女儿。是你拐了我的女儿!你拐的是我小五,是我的小五!你这个贱妇,我杀了你这个贱妇!”杨氏披头散发,疯了一般骑在老妇人身上,一巴掌一巴掌猛扇耳光。

    杨氏做惯了农活,耳刮子扇的老太太牙齿都掉了,满脸是血。

    这一出变故,着实惊呆了众人。

    连宋老七都站直了身子:“我的个乖乖,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周伯跃心神一震,一失手,便将谢可言扔在地上。

    谢可言哀嚎一声,那衣裳顿时滑落下来,慌忙的抓住衣裳往身上套。

    兄妹?

    兄妹!!

    周伯跃眼中满是震惊,只感觉口中一阵腥甜,便重重的吐出一口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