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57章 太子原是女儿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天上还飘着鹅毛大雪,转眼间地上便铺上了一层积雪。

    踩上去,咯吱咯吱响。

    城墙下跪着大批百姓,还有不少闻讯而来的百姓赶来,满地望去,都是黑压压的人头。

    凤凰时不时抖着翅膀,然后骄傲的脑袋往翅膀下拱一拱,然后抬起头“嘎……”

    国师在底下脸都青了,没人能懂这家伙意味着什么。

    它在西方拥有极其至高的地位,可如今,它觉得自己是只鸭子?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国师感觉自己闯祸了。真的!剩下三年寿命,估计都不够赔罪。

    “胖鸟,下来。”底下一声清脆的喊声,一双洁白的小手朝着鸭子似的大鸾招了招手,小圆脸嘴角带着笑,看着凤凰。

    凤凰优美的脖子一僵,身子一转。

    听不见听不见,屁股对着你!

    小圆脸轻声一哼“胖鸟,你看不乖哦。”那哦字拖到很长,带着几分寒意。

    那凤凰一听,顿时羽毛一哆嗦,便直接顺着风雪从屋檐上滑了下来,那胖胖的身子直接将屋檐上带出一条空白的痕迹,雪都被它挤下来了。

    噗通一声,脑袋着地,惊起一地积雪。

    国师只感觉脑子一晕,腿都有点发软。

    “你,你长那两玩意儿是拿来吃的吗?你不会飞吗?”国师简直了,在每次祭祀中一身高贵不可侵犯的神鸟,怎么突然成了这个鸟样!

    更让他崩溃的是,此时凤凰迈着腿飞快的朝周言词奔去,那左一脚,右一脚的样子,跟个家养的鸭子极其相似。

    “圣女祭祀没见你这么欢快过!人家还给你当了三年饲养员呢!”国师跺脚,想起圣女那个小姑娘,便心中一软。

    唉,那个孩子啊,天命啊。一定得天生衰命才足以匹配。不然只可孤独终生。

    此时那胖鸟飞快的跑到周言词跟前,刷的一下张开翅膀……

    然后高昂着头,一脸骄傲的替她……

    挡起了雨雪。

    国师…………

    那死鸟并且还非常小气的,将周言词旁边的皇帝和国师,用肥胖的身子将他们挤开,翅膀只挡在周言词上方。那独一份尊宠,简直够够的了。

    细长的脖子高昂着,脑袋在上方,眼睛斜看着几人,一副****的样子。

    哟呵,你这么厉害怎不上天呢?要不是你那翅膀替人挡雪,朕特么还以为你多高贵厉害呢……

    皇帝心里嘀咕道,但却也不敢对那凤凰如何。

    凤凰的来历,他是知道的。国师都惹不起,何况他一个小皇帝?

    “言言,我接你回家。”皇帝鼓足勇气脸上带了几分和煦的笑,身后谢可言还嘶哑的喊道“父皇,父皇,父皇救我!父皇,我是你的女儿啊,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女儿啊。我是公主,我是公主!”

    底下老七笑的直不起腰,你咋不说我是大湖湖畔的夏雨荷呢?哼!

    “你是公主?陛下哪里来的公主?你还替陛下生了两个儿子呢。害不害羞,害不害臊?”

    皇帝一听谢可言的声音,脸刷的一沉。

    皇帝还没说话呢,旁边凤凰翅膀抬起就是一挥,一块拳头大的积雪直接砸谢可言脸上。

    砰的一声,痛的谢可言连声惨叫。

    周言词赏鸡腿儿……

    国师你特么能不能有点凤凰的节操?你丫不是打手!你只需要在天上飞几圈保持神秘保持高傲就行了!!

    国师已经懒得吐槽了,不知道是不是凤凰水土不服,总觉得来了这边跟变了一只鸟一般。

    皇帝深深的看了周言词一眼。

    此时底下百姓议论纷纷,都在议论谢可言是公主的话。

    “妖言惑众,居然敢诋毁当今圣上!”

    “一个给陛下生了皇子的嫔妃,居然说是公主?你们是想青天白日就上演一出父女虐恋吗?”

    “就是就是……”底下还有人朝谢可言扔臭鸡蛋。

    父女,这可不是能容忍的节奏啊。

    周伯跃远远站着,看着吊起来的女子眼中露出几分心疼。他如今已中了进士,只等殿前最后一关了。

    萧大人远远看着他,周伯跃微微点头,眼神一狠。

    “我可以作证!贤妃娘娘便是当年被劫出宫的公主,当年万民跪拜,百鸟相迎,携带满城异香出生的公主!根本没有什么太子,是皇后娘娘蒙蔽了陛下,蒙蔽了世人!她,才是真正的大越瑰宝,是真正的大越守护神!”周伯跃站出来,沉声道。

    甚至因着太过震撼,全场还有片刻的寂静。他的声音在不停的回荡……

    “大越福源不可遗落民间,也不可蒙羞,今日你们所作所为,只怕会惹得上天震怒!”

    “小人已经带来了当初公主被劫出宫时的证人,这些,全都能证明当初被劫出去的,不是什么太子,只有公主!咱们受尽了委屈的公主!”周伯跃冷着脸,看着谢可言心疼万分。

    杨氏此时一脸与有荣焉的跪在底下,还不忘给周围人说“那是我儿子,我儿子呢。”

    周伯跃带来的证人,竟然还有一脸懵逼的牢头。

    卧槽,那襁褓里的不是太子?是是是公主?

    “这是当初在皇后娘娘当差的宫人,她那时年岁极小,在娘娘宫中的桌子底下亲眼见证公主的出生!这是当初公主被劫,打更之人曾亲眼见过,如今是大牢牢头。最后一个这是全福镇的证人!”最后那个老妇人头发发白,一脸鸡皮,似乎即将走入棺材的年纪了。眼中有些浑浊,还带着热泪。

    皇帝冷冷看着周伯跃的破釜沉舟。

    宫女如今看起来年纪也不过二十岁左右,可见当初年纪太小这才没被发现。

    宫女颤巍巍的跪下“陛下,奴婢有罪。奴婢不敢说,奴婢真的不敢啊。当初公主满屋异香,甚至连御花园内的蝴蝶都自动飞来,娘娘只以为是男胎,欣喜的很。哪知生了个公主,一时想不开……”宫女心中还有几分震撼,那么多年了,那一幕依然留在她心中。

    那个满身白皙,一出生便睁开眼睛,仿佛带着几分普照世人的佛光一般,让人一看便心生喜爱。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