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56章 老天爷偏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皇帝下马时,冻的哆嗦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特么觉得这雪在他身边要大一些,为毛他走到哪儿,他周围地上的雪都比旁人要厚几分。

    皇帝装作什么也没感觉到的样子。

    国师频频朝她侧目,他也只能强撑着笑脸。

    “朕这大概是得罪上天了……”皇帝嘀咕一声,看着谢家那一排排人,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还好没斩,这要是斩了……

    皇帝打了个寒颤。

    也许下的就不是雪,大概是冰坨子了吧?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四面八方传来跪拜声,皇帝挥了挥手,带着人朝那一排排带枷之人走去。

    “陛下……陛……下%父……父……父皇……”谢可言微弱的声音传来。

    凤凰站在旁边冷眼看着,不准任何人救。

    国师扶额,额角青筋直跳。

    “大鸾,你是西方圣物,是纯洁无暇高贵的化身,你代表了人与上天的关系。你若是这般,我便要将你带回西方受罚了!”国师疾步过去,厉声呵斥。

    大鸾,二凤,便是当初那对凤凰。

    此时那只大鸾,只用眼睛斜着看了他一眼,叼的很。然后看着周言词远远对它而笑……

    心里越发憋屈了。

    当着国师的面,一翅膀便抽上了谢可言身子,那雪白的身上顿时一道刺眼的红。

    “大鸾!”

    “嘎!”突的,一声鸭叫!

    国师瞪大了眼睛,差点没站稳跌坐在地上。向来云淡风轻从不变脸的国师,此时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凤凰不失所望,看着他,再次张开了鸟嘴。

    “嘎……”鸭叫声,让整个城门口都安静了片刻。

    轰的一声人群都炸开了。

    “凤凰都让国师大人逼成鸭叫了,神鸟真惨啊。”

    “国师,您放了神鸟吧,它它它只是一只鸟啊……”底下民众不安了,国师气得拳头都捏紧了,你居然还学会造势了?

    凤凰高高抬着头,微微瞄了他一眼,呵呵,语言不在同一频道,单方面拒接。

    国师只感觉头痛,自己好像真的惹事了。把这家伙带歪了怎么办?将来送回去会不会被打死?

    当初他苦苦寻了这对神鸟来大越祈福,不过是带到全福寺走了一遭,那二凤便只剩下骨头了,骨头都让人嚼碎了吐出来。碎成渣。

    他也被降罪。

    这对凤凰在西方拥有极其高的地位,高傲无比,带着几分淡淡的不属于人间的气息。每每出现,所到之处都是一片跪拜之声,都谣传凤凰会带来福气,带来祥和。

    祥和带不带他不知道,但凤凰此物极其记仇和装逼,倒是真的。自从二凤只剩骨头以来,这大鸾隔几年便会来一趟大越。

    便是让人在它所栖息之处重重看守,也一样逃过来。

    以前栖息的是梧桐木,现在踩得是烂树枝。

    而且,此时面前那猥琐模样,太过辣眼睛,国师睁眼闭眼好几次,都不敢相信。说好的高贵圣洁,仿佛全都破碎了。

    这玩意儿飞回去还能得人尊敬?怕是哪里来的猥琐抠脚鸟吧?

    “大鸾,你擅自离开天池,不好好看守圣女,看你回去怎么受罚!”国师眉头一皱,便朝着皇帝那边走去。

    凤凰在他身后,长长的鸟嘴咯咯两声,吐了点什么东西粗来。

    细细一看,呵呵,吐口水呢。

    凤凰远远看着周言词,尾巴收好,翅膀收好,端端正正站着遥望言佬,一脸委屈害怕:表现好不好?

    直到周言词点头,才松了口气。

    凤凰憋屈啊,做了一年的心理建设,见得那丫头就腿软翅膀软,怕,嘤嘤嘤……

    皇帝自从下了轿子便感觉一步步越发走的艰难,贼冷了……

    皇帝过去时,谢家都跪着,唯独周言词面色冷然的看着他。

    皇帝脚步一顿,也不敢让她下跪,只是看着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微微怔了一下。

    这双眼睛,从始至终都没变过。

    “言言,快跪下。当心陛下动怒。”谢侯爷满脸胡子拉渣,此时看着那魅力大打折扣,竟是有几分失魂落魄。

    似乎一下子成长了许多。

    皇帝扫了他一眼:“要你废话多!”一句话,堵的谢侯爷脸都变了。

    “马上将公……将周姑娘枷锁取了,你们这些没点眼力见儿的,当心你们的脑袋。”太监翘着兰花指,侍卫赶紧上前将周言词那黄金大枷锁取下来。

    “给言言赐坐。在牢里呆了这般久,都瘦了。”皇帝一直看着她,深深的看着她。

    周言词自顾自的捏了捏小脸。

    “承蒙照顾,胖了几斤。”再捏了捏腰,卧槽,腰都圆了。心宽体胖啊。

    “还不给言言拿几件衣裳,冻坏了身子。”皇帝眉头一皱,见她还穿着单薄的长裙,便上前几步要把披风递给她。

    “我不冷,不需要。你还是留着自己穿吧。”周言词摆了摆手,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啊?你是跨越了千山万水,趟过了湖泊山河吗?瞧瞧你,吗,眉毛都冻白了……

    皇帝自己不知道,他那眉毛睫毛头发上,都沾上了一层层细细的白雪。这周围,哪个人有他冻得那么厉害。

    “跟朕客气什么,你这孩子……”皇帝走上前,哪知才一靠近,皇帝顿时怔住……

    面上满是不可置信。

    随即跟傻了一般倒退一步,再前进一步,倒退一步,再前进一步……

    呵呵,靠近言言两步以内,气温上升,颇有几分暖洋洋的架势。

    倒退两步,严寒彻骨。

    ade,只有朕一个人冷!你特么告诉我,只有朕一个人冷!

    皇帝感觉,自己大概,真的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了……原来投胎,也是可以走后门的!

    真龙天子什么的,也比不上上天偏爱之人。说不得,自己这皇帝都是沾了她的光?

    不造为何,皇帝就是有这种感觉。

    皇帝还是第一次体会到偏心的经历。

    出生之时那般大的阵仗,平时怎会一点征兆都没有,此时看着连下雪都偏心的老天爷,皇帝沉默了。

    太子和谢可言,全没有享受到半分不同半分偏心。

    此时老天爷对面前姑娘的赤果果偏心厚爱,皇帝心都凉凉了……

    朕要是哄不好她,会不会亡国?第一个被天收的国家?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