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55章 谢可言求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谁都没料到竟是有这么一出变故。

    谁知道那凤凰看着软绵绵的好欺负,却这般凶残毫无人性,居然当众行凶!

    “上天显灵了,谢家不能杀,谢家肯定是冤枉的!”

    “就是,你们看,百鸟之王凤凰都来了,这是代表谢家是冤枉的啊……”

    底下一声长啸。

    凤凰惊呆了。

    我是来围观的,来鼓掌的,来助威的。此时一听这话,通人性的凤凰几乎气得浑身鸟羽竖起,眼冒凶光的看着谢可言。

    谢可言此时捂着眼睛,满地打滚,满脸血污,凄厉的惨叫声不停。被凤凰用爪子抠了一只眼,此时那独眼龙的样子看着格外渗人。

    特别是,看着凤凰一脸凶相的走过来。

    谢可言浑身抖如筛糠。

    “来人,来人,你们这些贱婢,来人救本宫!”侍卫顿时一拥而上

    周言词带着金枷锁,缓缓站起身。

    “凤凰可是神鸟,谁敢伤它便是为大越招祸。上天会降罪大越的!”周言词小手一指,底下跪拜的百姓顿时面上一变,当即爬起来。

    “不行,你们不能伤害神鸟,神鸟会为我大越带来福祉,你们这是在招祸,快点,拦住他们!”

    “你们敢伤害神鸟,我们就跟你们拼了!”底下百姓纷纷站起身,竟是有几分暴动的迹象,那些侍卫竟是不敢前行。

    引起暴动,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神鸟是为民除害,它是正义的化身!”底下老七一本正经。

    甄珠穿着一件毛茸茸的白色长裙,显得格外无害单纯,站在她身边仿佛一朵天山雪莲般纯洁。

    “炸了炸了,全都炸了吧……我已经研制出炸药,我给你讲,我可以将这京城夷为平地你信不信?”一姐眼神放光,吓得老七赶紧抓住她。我的亲娘耶,你可别搞事儿。

    我就知道,只要跟这家伙相遇,对方便时常会有团灭的危险。

    问题是,她这无差别攻击很可怕啊。

    “对,神鸟是正义的化身,谁都不能动神鸟。让神鸟惩奸除恶!”底下百姓看热闹不嫌事大,众人竟是眼睁睁看着凤凰猥琐的走向谢可言。

    呵呵,当年周言词就是这么猥琐的扒了另一只凤凰的毛,然后架起来烤的。

    此时,凤凰学了个十成十。

    只见它长啸一声,翅膀一张便抓住谢可言,谢可言只感觉双脚离地,仅剩的一只眼,迷迷糊糊感觉自己好像……

    起飞了?

    正愣神之际,便听得底下传来一阵惊呼声,一阵阵倒抽气的声音。

    谢可言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晕的不行。

    “唉,古代土着这体质不行啊,晕机呢。”还是晕百年之王凤凰呢。甄珠被老七抓住一只手,另一只手做眺望状。

    “我感觉这凤凰将猥琐两个字发挥到了极致,学到了精髓。”一姐还在感慨。

    只见凤凰双爪将谢可言提到半空中,谢可言哇哇大叫,它那鸟脸上还流露出了几分抠脚大汉的模样。

    在密密麻麻的百姓面前,半点没有神鸟的架子。

    长长的尾羽煽动,是天下独一份的美,动人心魄。

    只不过那双小鸟眼,怎么看都觉得贱兮兮的。

    众人跟着凤凰跑,凤凰在城墙上停下。将谢可言扔在城墙上,众人目光所能及的地方。

    只见它爪子朝着谢可言身上一挥。

    那华服便被撕的粉碎,在大雪中纷纷洒洒朝下飞舞,只能听见谢可言刺耳的尖叫。

    你不是爱冒充么,你不是爱作死么,这可是作死小能手!

    你专爱冒充,这凤凰就只敢打冒充的,简直正好。

    此时谢可言一身衣裳烂成条,身上雪白的肌肤全部暴露在外,那对硕大的大白兔一跃一跃的,看的底下百姓暗暗吞口水。

    “我怎么觉得神鸟在耍流.氓?”妥妥的无赖啊,居然扒衣裳。

    凤凰:嗯,已拔毛。

    众人眼睁睁看着谢可言被扒了衣裳,凤凰用它那爪子在谢可言身上留下一道一道血痕,四处都是谢可言的尖叫声。

    凤凰将看台上白花花的不知什么东西打翻,翅膀一扬,全部倒在谢可言身上。

    里边似乎还参杂着什么乱七八糟的味儿。

    “谁家在煮饭?怎么这么大味儿。这得放了多少辣椒啊……”老七鼻子轻嗅。

    一姐淡淡道:“不止呢,有紫苏,有辣椒,有大料,还有盐,嗯,还有点孜然?哪来的?”

    周言词默默扶额,这……这怎么跟原身三岁腌凤凰时的调料一毛一样?

    不止记仇,还记了菜谱?

    不对,这特么它还自带调料来的?瞧它将谢可言扔那,只怕是早就备好放那里的!

    周言词不想承认这只臭鸟其实是冲着她来的,东西也是为她准备的……

    此时城墙上的一幕简直惨绝人寰,活腌谢可言,满身伤口撒满了盐和调料,那伤口疼痛的几乎要让她麻木过去。

    “啊,啊……救我,救本宫,本宫是贤妃娘娘……是公主,是大越带福而来的公主……”谢可言嚎啕大哭,浑身每一处上上下下剧痛不已,只恨不得立刻死了去。

    瞎了眼的她,感觉到那爪子又将她拽了起来。一头乌黑的秀发已经打了死结,那爪子可以随意拖着她到处跑。

    果不其然,凤凰找了根长长的杆子,直接将她秀发缠绕上去,就跟当初烤凤凰一般如法炮制,将谢可言挂了上去。

    雪白雪白的身子,在大雪中迎风飞舞。

    那一人一凤,将人都看呆了。

    “我从不知道,凤凰的报复心竟是这般强烈。”

    “由此可见,老天爷的报复心也挺强的。”周言词偏着脑袋,圆滚滚的眸子让人毫无抵抗力。

    此时,突然远处传来一阵急急的踏马声。

    “哒哒哒……”

    “住手,住手,刀下留人,刀下留人!”禁卫军一边赶来一边喊,此时早已过午时三刻,只怕来不及了。

    身后一辆明黄色的马车被禁卫军团团包围,国师一头白发,脸上老的跟鸡皮一般,竟是比上次见面还要老三分。

    “大鸾,住爪!”国师一见凤凰,顿时怒斥一声。

    凤凰爪子一挥,几片瓦朝他飞来,差点将国师砸下马。

    凤凰傲娇的抬起脖子:打不起那位,我还不能揍这假的?这可是在鸟脑子里幻想十多年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