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54章 天惩谢可言(1400三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你说这谢家犯了什么错?能惹得陛下惊天大怒,都顾忌不到谢将军,要将谢家满门抄斩?”

    “我估摸着是谢侯爷睡了不该睡的人吧,这谢家也就他不太靠谱了。”

    “我看不一定,说不定是谢侯爷生太多,陛下羡慕了……”这京里两个极端。

    陛下子嗣艰难。

    谢侯爷,生女生女生女……

    街道两旁议论纷纷,只不过在看到周言词那金晃晃的枷锁时,都刺了下眼。

    “我单知道这年头,没有后台寸步难行,却不知连砍头都要走后门的。”这家伙,就是走后门的吧?为毛就她戴金枷锁?金脚铐?

    众人对着谢家议论纷纷,周言词周围更甚。

    此时已经马上临近午时三刻,谢家所有人被推到菜市口。

    谢可言正一身华服,一脸高贵的坐在那里。板着脸一点没有曾经的平易近人,她如今连面上情绪都懒得掩饰了。

    公主,贤妃,不管哪一个身份都足以让她在京中横着走。

    更何况,如今皇帝对她有愧疚之情。只怕要天上的星星都能想办法摘下来。

    “谢家三百七十二口,小厮丫鬟已经发卖,谢家宗亲尽数在此。”牢头将人送到,也不走,干脆便远远站着。

    总觉得要见证大人物的诞生,亦或是大人物的死亡……

    他能做到牢头,全靠一股过人的直觉。不然,当年为何能把被送出宫的小太子在垃圾堆里捡到?那时他看了一眼,小太子长得粉嫩粉嫩,比小姑娘还可爱。

    就是那肩膀上有块红色花朵样的胎记,后来,后来就被蒙面人将孩子带走了。他也就看到那么一眼,只不过从来没说过。

    谢可言此时一见周言词头上枷锁,便眉头一皱。

    “本宫念及你们是亲人,是至亲,便亲自送你们一程。赐酒。”谢可言下巴一点,便有人端上了酒碗。

    此时太阳马上升到最高处,阳光已经有些灼人了。

    秋老虎,早晚凉爽,午时最热。

    “待这太阳升到高点,你们便要离本宫而去。若是可以代替,本宫愿意代替你们去死。”谢可言眼中含泪,说出口的话却气得谢莹蕙脸色通红。

    “呸,就你,替我死都不配。老子砍了头别替我收敛尸首,免得脏了我的头。”谢莹蕙啐了一口口水,气得谢可言眼色一变。

    “行刑!”谢可言看了眼天色,大喊一声,便转头坐上了主位。

    她要亲眼见证,谢家人的灭亡!萧氏,你害我孩儿,毁我一生,我就让谢家所有人为你陪葬!

    随着一声令下,行刑者高高举起大刀,只待监斩官一声令下便挥刀。

    哪知……

    就在此刻,宁静的天空突然风云变色,万里无云的晴空突然一阵翻涌,众人尽数抬头张望。

    只见湛蓝的天空突然涌出一股乌云,乌云罩顶,将整个京城笼罩其中。就像当初太子出生那日般,整个京城异动。

    天空中布满乌云,一望无尽,看一眼便让人心悸不已。仿佛上天时时刻刻在盯着一般,让人无处可逃。

    “咔擦……”白日惊雷,一道巨大的闪电拖着长长的尾巴从皇宫上空划破天际。

    将乌云罩顶的京城,照得一片光亮。但却让人心惊。

    空气中略显沉闷,似乎到处都灰蒙蒙的看不真切,仿佛空气中到处都挥洒着女儿奴的怒气。

    “快,快看天,天上……”监斩官被这一变故吓得一哆嗦,指着天上一脸惊恐。

    只见空中竟是飘起雪花,在这夏末秋初,竟然飘起了雪!

    只见方才还阳光普照的京城,此刻竟是漫天飘起鹅毛大雪。一群穿着夏装的小老百姓,目瞪口呆。

    缩着脖子,抱着双臂缩成一团儿。

    “怎么,怎么会这样?”

    “曾经有窦娥被冤屈六月飘雪千古奇冤,如今有谢家突降大雪,只怕……”

    话还未说完,便见远处传来阵阵啼叫。

    那声音……

    “是凤凰,是大半年前那只凤凰,凤凰在哀鸣,凤凰在哀鸣啊。”只见那拖着长长尾羽的七彩凤凰时不时的啼鸣一声,那如火般的羽毛,让人移不开眼。

    凤凰就站在监斩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不断哀鸣不断啼叫。

    “凤凰啼鸣,秋季飘雪,只怕是谢家有天大的冤屈啊。”外面跪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甚至还有不少人听到传闻朝菜市口赶来。

    凤凰似乎听得懂人言,一听这话,顿时扑腾扑腾翅膀,都带起了几分冷风。

    “看,凤凰发怒了。”底下大喊。

    凤凰一阵头昏,扯起喉咙便尖叫起来。

    “天啊,凤凰啼血,凤凰啼血,谢家不能杀,谢家不能杀!”百姓叫的更厉害了。

    凤凰眼睛都要红了。次奥你老u,老子是来助威,是来摇旗呐喊的!!老子才不是来救这么大恶人的!!

    凤凰气得都叫出血了。

    只见它疯了一般啼叫一声,朝着周言词的方向扑去。

    那般气势恢宏,结果……

    到了跟前,那血红的眼睛便委委屈屈的带上了热泪……静静站在那淡定的女子面前,高贵的头颅委屈的低下了……

    嘤嘤嘤,好怕……鸟好怕……

    “红烧翅膀,干煸凤骨架,孜然凤大腿,秘制卤凤爪……”周言词面色淡然的看着它,眼睛扫过它全身,扫过一个地方便念一个地方,听得那凤凰抖如筛糠。

    在她面前,依然怂成鸡……

    突然,凤凰面露凶光的一转头,定定的看着谢可言。

    谢可言心中咯噔一声,要遭!提起裙子就要跑。

    绿屏保护贤妃的话还未喊出口,便被凤凰一翅膀掀翻在地。朝着脸色剧变的谢可言便是一爪子。

    “啊!我的眼睛!”谢可言凄厉的一声。

    只见凤凰竟是直直的将谢可言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抓了出来。

    眼珠子捏爆在爪子里。捏完还跺了两脚,眼中凶光越发明亮。那暗戳戳的猥琐样子,居然跟周言词使坏时一模一样!

    高昂着头,对天长长鸣叫一声,那叫一个畅快。

    呵呵,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报仇雪恨了呢,天知道这只是打不过正主,找了个假货出气!

    周言词:凤凤,你的求生欲很强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