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53章 皇帝你要作死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二日一早。

    谢家人一人一碗断头饭,上面埋着个大鸡腿。

    “为什么她每天都有鸡鸭鱼肉燕窝鲍鱼,吃不完的大餐,我们断头饭都只有一个鸡腿!”老侯爷拿着个鸡腿,给小闺女吃了,见孙媳妇面前一个长桌,那流水席一般的架势……

    牢里七张桌子,每张桌子都拼起来,上面摆满了吃食。

    再对比关在牢里的谢家人,面前还带着缺口的破碗,一大碗米饭,几根青菜,面上一个鸡腿。

    同样是坐牢,这差距简直不要太明显。

    “同样都是断头,你那脑袋不值钱。你们不一样不一样的……人家那是金脑袋,你们那……顶多算个脑袋。”衙役挥挥手,况且吧,他总觉得这家伙这么邪门,简直逮谁旺谁,能断脑袋?

    他其实不太信的。特别是经过昨晚一事后。

    昨晚那家伙吃多了些肉,睡在软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安稳,嘴里嘀嘀咕咕不知念些什么。

    大概是有些热了,一边睡一边念叨。

    “吵吵吵,哪里来的蛐蛐儿吵……睡都睡不好……”然后,没多时,整个牢狱里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见。

    衙役只觉得背后发凉,一群人紧紧抱在一块儿,害怕……

    没成想,她还是睡不安稳。

    “哎呀,好热啊,秋老虎秋老虎,秋天了都这么热。能不能下点雨啊……好热啊好热啊……”嘴里好热啊好热啊,念个不停。

    外边,雷声大作,狂风呼啸,吹的树枝擦擦作响。

    她越是念热,风越大。连狱里的他们都能感觉到几分惊惧了,更别说外边了。

    就像着急了的老父亲在给孩子扇扇子?不管不顾有没有扰民啥的……

    果然,今天一早,城外城内,全都一片被蹂躏过的惨像。

    据说金銮殿上的龙头都吹掉了,吓得满宫宫女和太监跪在地上发抖。都说是上天震怒。

    皇帝一早便吃了饭去祭祀殿给老祖宗们认错,以为自己乱了皇室血脉,以为自己与谢可言之事天理不容。

    殊不知,是有人看不惯他今儿作的惊天大死。

    “陛下,今儿贤妃娘娘要出宫亲自监斩谢家,午时三刻斩首。”太监上前禀报了一声,皇帝愣了一下,便点了点头。

    自从孩子生了后,他便不知如何面对谢可言。她作甚么,只要不危害江山社稷,他也只好应允。

    他,对她满心愧疚却无法悔过。甚至都不敢对外说出去,只能将她关在这宫中度日。

    “派去替代谢景修的人到了吧?”皇帝面上看着折子,心里却犯嘀咕。

    “三日前便到了。只怕已经接手谢将军手中兵权,便是传到谢将军耳中,也无法对大越造成损伤。”太监没说的是,就是不知道派去那位能不能有谢将军带兵打仗那般厉害。

    皇帝随意丢下折子,往后一躺,微微叹了口气。

    皇后这一出,可真是坑死他了。

    皇后:你感叹的太早了!

    皇帝头大得很,也不知是不是他真的该退位了,这几日宫里异象频出。仿佛老天爷在给他扔臭鸡蛋让他滚下台一样,这种感觉太明显了。

    御书房外,金銮殿外,寝殿外,不是鸟屎就是鸟毛。连屋檐下的鸟窝都搬走了,仿佛嫌弃的很。

    今早连大殿外的龙头都被吹掉了,好像气急败坏的连鸡蛋都懒得扔,改扔石头了。

    离午时还剩半个时辰时,殿外太监突然通传一声。

    “国师到……”

    此时,谢家一行人也开始押赴刑场。

    谢家人一一带上枷锁,带上脚铐,穿上囚衣,吃了断头饭,在牢友的注视下缓缓走出大牢。

    “您这囚衣是定做的,你看看,料子是最好的,腰间还收了身,边上还找绣娘绣了图案。你别说,还挺别致。”衙役笑着道。

    “我说,你真不考虑要不要选个安葬地?再不然照顾照顾哪家棺材铺?”衙役还不死心,等着再赚最后一笔。

    总觉得这家伙死了可惜啊。

    周言词:娘的,这特么第一个赏识我的人,居然是个牢头……

    就像当初的院长一般。

    说起院长,他那病不知道是不是更严重了,唉,都是被一群兄弟姐妹带偏的人啊。

    “罢了罢了,对了,你这枷锁我也是另外找人做的。枷是沉香木做的,城中那刘老板资助的,锁是金店资助的,金锁金锁哈。脚铐也是金的,你别慌,这不坏规矩,都是咱们衙门商议过的。”牢头嘿嘿笑道,给周言词一戴上……

    顿时捂了捂眼睛,卧槽,大太阳下,顶着这么大坨金子还有点刺眼。

    “这两位可是大手笔。”衙役干笑一声,实际上,外面那些老板,还等着她真被砍头了,连地上的血都要抹两把呢。

    这家伙,怎么这么有福气?

    衙役脑子里似乎想到什么,但转瞬即逝。外边的老板们也在琢磨这个问题……

    不造为毛,这被上天偏爱的样子总感觉有点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

    “走,拉上囚车。”所有谢家人被拉出来时,被刺眼的阳光刺激的都闭了闭眼睛,从暗无天日的牢狱中出来,眼睛有些不舒服。

    周言词走到最后,她出来时……

    都倒过来轮到大家闭眼了。

    金灿灿的,好……嚣张。

    上了囚车,呵呵,囚车是香木所制,特么居然还引来了蝴蝶……周言词金灿灿的站在中间,婉如神人一般。

    “贤妃娘娘会不会气死?”衙役心里有点悬乎,贤妃娘娘明显跟娘家有过节啊。

    “你懂什么,这京城里那些老板哪个是白手起家的?这利益关系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她恨谢家,死就死了,活着那些可是京里巨头。”况且又不是咱们资助的,我只是个看大牢的……

    谢家被抄家,且全族尽数斩首,这在京里是许久没有出现过的大事。

    若说京城是股乌烟瘴气的黄河,那谢家绝对是其中最黑最污的一股,只不过,却不想连砍头都这么别致这么与众不同?

    尼玛,不知道的还以为哪家嫁姑娘呢……

    谢家人……我们也很绝望很无奈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