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51章 谢府谋反入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家,全府下牢狱了。

    深夜,禁卫军突然将整个谢府包围,所有丫鬟小厮一个不剩,尽数抓进了大牢。

    当朝老臣深夜进宫跪在殿外,求皇帝收回陈命,皇帝却闭门不见。

    “陛下,谢将军镇守边关多年,乃是陛下相信的宠臣,如今北疆战事在即,求陛下三思啊。”薛太傅冒着大雨,满头白发的跪在大殿外。

    身后跟着一众朝臣。

    “陛下,谢家到底所犯何事?竟是要陛下株连九族啊。”臣子纷纷劝解。

    这不是让远在边疆的谢将军心神不宁么。

    更何况谢将军手握重兵,你也不怕他造反?

    殿内的皇帝垂眸不语,虽然上次百官都看到太子与他血脉不符,但众人也只猜测是皇后给皇帝戴了绿帽子,都只以为谢侯爷胆大妄为连皇后都敢偷。

    皇帝打死也不敢说是因为太子和谢可言换了。小公主成了妃子,这足以让他下位了。

    “陛下让各位回吧,淋坏了身子不值得。谢家犯了谋反的大罪,株连九族罪有应得。”小太监走出来,看着各位老臣跪在地上叹了口气。

    薛太傅身子晃了晃,后边几个大臣连忙扶住。

    “陛下,老臣这辈子没求过您什么事,老臣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外孙,女儿又是个没福气的命,遇上那么个浑人。只求陛下能饶了老臣一双外孙媳和外孙女啊。”薛太傅老泪纵横,这么多年了,那孩子终于向他开口了。

    众大臣都知晓薛家嫡女被谢侯爷所负,生生气死之事,此时见他这么一大把年纪了,纷纷不忍。

    “太傅您请回吧。陛下今日不想见任何人。谢家全府,在三日后问斩,太傅也莫让陛下为难。”太监知晓皇帝意思,便拦着薛太傅不许进去。

    殿外跪了不少人,时不时还加入两个,但皇帝没有丝毫心软。

    此时的后宫中。

    “去,将土命出生的孩子活埋一个。要童子命。”谢可言冷着脸,让发抖的绿屏出宫办事,绿屏面色一白扑通一声便跪下了。

    “娘娘,娘娘收手吧。孩子已经这个样子了,已经不可能换命了。金木水火土的童男童女命,也改不了两个皇子的病啊。他们是萧氏害的,改不了的。”绿屏跪在地上不停的叩头。

    如今贤妃娘娘让她极其害怕。甚至她都觉得孩子这般模样,实在是对她的报应。

    怀孕时知晓自己是双生胎,为了给孩子改运,便在高人那里求了法子。只要按照金木水火土杀童男童女,金的便吞金自杀,木的便自缢而亡,水便是辛贵人的皇子落井而亡,火便是活生生烧死,土便是活埋。

    但如今孩子明显是改不了的,但谢可言依然坚信。

    “你懂什么?若是改好了,我儿子便是真正的真龙。”谢可言一张脸白的跟鬼一般,偏生那闪动着贪欲的光芒极其让人害怕。

    绿屏都快哭了,哪有这种人当皇帝的。

    “你去是不去?绿屏,本宫记得你爹娘弟妹还在京中住着吧?”贤妃娘娘冷冷看着她,这让绿屏脊背一凉,慌忙磕头惊慌道:“奴婢做,奴婢做,求娘娘高抬贵手。”

    谢贤妃这才带了几分笑容,抱起两个连体婴儿,长长地指甲摸着他们的脸。..

    “陛下待你们一定是不同的,你们本该有大好前程,你们放心,为娘的,一定给你们改运。谢景修那么差的命格都能有周言词克住,你们也一定有救的。童男童女的命,再珍贵也不足我儿半分。”谢可言咧着红唇笑了。

    她如今,与皇帝这不清不楚的关系,只怕唯一的依仗便是孩子了。

    “既然你对我愧疚,那么谢家,就不必留了。”谢可言轻笑道,眼中满是疯狂。

    如今皇帝对她的歉意几乎达到了顶点,谢家那么些人就不必留了。萧氏,谢侯爷,谢景修,周言词,谢莹蕙……

    你们各个不是都盼着我不好么,我倒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抬本宫出宫,去狱中看看我的好父亲,好嫂子好妹妹……”谢可言如今也不大对身子上心,萧氏给她搞成这般,她这身子也不知还能撑几年。

    “娘娘,您这才生产完没几日,不宜出宫。”宫女担忧的上前道,却见谢可言冷冷扫过来,顿时跪了下去。

    “去告诉陛下,本宫要出宫。”谢可言厉声道,便直接让人准备了轿子。

    如今这宫里都盛传,贤妃娘娘两个皇子极其得陛下宠爱,毕竟到如今,孩子都藏在深宫不许任何人探视。

    仅有的两个皇儿了。

    此时见谢贤妃坐着轿子要出宫,见她越发肆意妄为,众人都暗暗嘀咕,这谢贤妃一时间风头无人能敌啊。

    宫门前果然没人敢拦,可见皇帝下了旨意。

    宫墙外阳光正好,但谢可言站在阴影里,带着肃杀之气。

    牢狱外。

    “娘娘小心些,您的家人咱们照料好着呢,若是陛下回心转意一定给你送出来。”衙役谄媚的笑道。

    谢可言轻笑一声:“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我娘家犯了天大的错事,有错该罚,该如何便如何。我是贤妃,娘家人更应最好表率。”

    衙役本就是人精,一听便知自己搞岔了,只怕这贤妃娘娘跟娘家有过节呢。顿时点了点头。

    “您可放心吧,小人一定让她们好好长长记性。”一路簇拥着谢可言入了狱中。

    狱中充斥着淡淡的血腥味,还有股骚味儿。阴暗潮湿的地方时常能听见耗子吱吱声,远远的,便听见了她妹妹谢望舒的啼哭声。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不要呆在这里……娘,娘来救我。爹娘,救命啊。”谢望舒哭着喊。

    方姨娘还安慰道:“你别哭,你娘我给你带来了。这瓶子里便装的你娘尸骨化成的水,你收着,有个念想。”说着还把瓶子塞到谢望舒怀里,吓得谢望舒连连尖叫。

    周言词神色寡淡的盘腿坐在角落,谢莹蕙眼中带着泪紧紧抓着她衣角,似乎便是那么一坐,就有着让人安心的力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