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50章 假父女真夫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可言几乎要疯了。

    “去,去,去把本宫每日所食膳食端上来,所有都端上来!”谢可言抱着孩子,紧紧抱在怀里,眼眶发红发狠。

    绿屏看了眼皇帝,见皇帝点头这才急忙跑了出去。

    “所有人去门外候着,没有朕的命令一个不许离开,违者立斩无赦!”皇帝淡淡道,产房内满是血腥气,不过此事事关重大,皇帝也顾不得那么多。

    什么男人不能进产房怕污了龙气,什么会有损陛下龙威,呵呵,儿子都死光了,失踪的失踪,怪胎的怪胎了,还怕个毛线。

    再说,他睡了天赐的孩子,皇帝感觉自己离死可能也不远了。

    这叫什么?破罐子破摔?皇帝有点缺心眼了。

    宫人将谢可言平日里所用所饮之物全部搬了上来,她抱着孩子坐在床边,腿肚子有些打哆嗦。生孩子到底伤了身子,女人啊……

    “陛下,所有东西都在这里。”宫人便侯在门口,屋内就医女和皇帝,谢可言三人。

    这药若是用寻常银针根本查不出来,医女此时擦了额间冷汗,只感叹自己捡回一条命,当初闲来无事跟着老师傅看了两眼。

    用各种药勾兑出药,将银针浸泡了一会儿,将所有东西一一试过,全都没有反应。

    唯独就剩萧氏每个月送进宫的那坛子酸萝卜条,酸黄瓜干儿了。

    谢可言闭了闭眼睛。心中似乎早已有了答案。

    医女双手微抖,见着银针发黑这才叹了口气道:“陛下,便是这坛子有问题。东西没问题,是所盛之物有问题,若是不细查,根本发现不了。只怕是用那药浸泡多年的。”医女不敢抬头去看谢可言,被亲娘暗害,只怕贤妃能疯。

    “哈哈哈哈……你说什么我都信,小时候你说什么是什么,你说我是你的骄傲,我让你备有面子,我全都听你的。抢了太子心中的白月光,夺了太子的心上人位置,冒充她那么多年,只因你一朝让我嫁陛下,我便改嫁陛下,娘!!娘!!为什么,为什么!!”

    医女满头是汗的退了下去。

    皇帝冷冷看着她。

    心中说不清什么感觉,只感觉棘手的很。

    “你可知太子是你母亲亲儿子?她当年与皇后合谋,换了朕的公主,将太子换进宫,就为了能谋取朕的江山?”皇帝神色不变,看着谢可言苍白的脸色,又变了两分。

    谢可言差点将手上的孩子扔出去,神色巨变。

    “你母亲的姘头前两日也在谢府暴毙而亡,他是朕,当年心软驱逐他出宫的双胞弟弟。使了计策,如今成了北疆皇子,太子,便是他的儿子。差一点,这大越江山,便让你母亲与他谋的了。谢家,全府上下都犯了谋逆大罪!诛九族都不为过!”皇帝冷着脸,将谢可言又打入地狱一次。

    简直是要将她按在地狱里爬不起来。

    谢可言僵在当场。

    “换了公主?换了公主?”谢可言嘴里傻傻的呢喃着,那个踏着祥云而来,满城异香,被全城跪拜的人。

    那个人,是她?居然是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谢可言抱着孩子大笑,笑着笑着便笑出了眼泪。

    “那个人是我那个人是我?我不是她一个外室生在外面的女儿?我不是她生在外面的女儿?”谢可言崩溃了,眼泪鼻涕横流,整个人宛若疯狂。

    “她害了我,她害了我!是她害了我!”本该高高在上受人敬仰的命运,却因为萧氏的贪婪剥夺了。

    谢可言如今只恨不得杀了萧氏,只恨不得将她拖出来鞭尸。

    谢可言转身一想,如今自己成了贤妃……

    顿时石化在原地。

    看着皇帝,谢可言惊恐万分。

    孩子也被她扔在床上,抱着脑袋啊啊啊乱叫。

    “她让我嫁给你,她让我给你当妾,让我成了你的贤妃!贱人,贱人,她让我成了你的贤妃!本来我是该嫁给太子拿回王位,可是她存了心要让王位留给北疆,她害我,她害我啊!”谢可言这次才真的是受打击了,她谋划的一切,本来就属于她的,如今却成了这般尴尬田地。

    此时,给二人造成误会的皇后静静坐在冷宫,木着脸,时而呵呵冷笑一声,时而满脸温柔。

    “公主,我的小公主,母后抱,母后给你唱摇篮曲,乖乖睡觉觉哦……那些人全都要付出代价,全都要付出代价啊……”皇后仿佛没有任何知觉,只手上抱着个枕头亲昵的挨在脸上。

    被她坑惨了的假父女二人组正在癫狂中。

    “你是我父皇,你是我父皇……”谢可言压低了嗓音哭着道,这特么狗血的宛如民间书生写的故事。

    皇帝一听父皇两个字,浑身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咔擦……”外边一道惊雷闪过,哗啦啦下起了大雨。

    皇帝吓得浑身一哆嗦,便找了个柱子靠着。万一腿软,总要面子的啊。

    “怎么办?那你到底是我相公还是我父皇?我儿子到底是你儿子还是你孙子?”谢可言白着脸,似乎也怕极了,颤抖着往床上缩。

    这对假父女真夫妻,总觉得自己要被雷劈死。

    皇帝青着脸,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萧氏!”皇帝沉着脸。看着谢可言,心中对她确实有万千愧疚。

    谢可言看着孩子,微微垂眸。

    “是萧氏害了我,是她和谢家的错。是她和谢家的错,他们对不起我,他们对不起我。我要他们陪葬,我要他们陪葬!毁了我的一生,毁了我一生啊……你要为我们做主,为我们做主。”谢可言哭着道。

    干脆抱了孩子跪在地上。

    “不管你是我父皇,还是我相公,如今的一切都是萧氏造成。她所做一切,都足以诛九族,唯有此,才能平息我和我儿心中愤怒!”谢可言咚咚咚在地上磕头。

    铁了心,要谢家付出代价,铁了心要谢家株连九族。..

    疼她的谢侯爷,似乎丝毫不被她放在心上。

    “谢景修便是镇守边关又如何,这一事已经让皇室蒙羞,若是传出去……”谢可言白着脸,看着皇帝。

    “那您这皇帝,也做不成了。”此话一出,皇帝顿时变了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