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48章 谢可言早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吴祁山整个人都傻眼了。

    他自以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却从未想过被他轻视看不起的后院妇人,竟是有这般大能耐!

    他的女儿,不远千里不远万里杀过来,潜伏在他姘头身边,就为了有朝一日给他致命一击!

    吴祁山心里一哆嗦。

    饶是他自己只怕都做不到如此。

    “你你……”捂着喉咙痛苦的嘶吼,吴祁山很想告诉她,你是我女儿,有我的风骨,只要你放过我救了我,我回去定给你和你娘最大的恩宠。

    城姨娘了然一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呢,你大概不知,母亲已经在四年前生了皇子,你若死了,弟弟一样能继承太子之位。”城姨娘满是笑意。

    吴祁山猛地瞪大了双眼。

    “你想说生的是女儿对吧?你是不是忘了,你们大越皇族历来就有生双胞胎的习惯,母亲啊,她生了龙凤胎。父亲,你不知晓吧?只要你死了,那一切都是我们的。你不是想要追随萧氏吗?那女儿,便成全你可好?”城姨娘嘴角带着最美的笑容,但却让吴祁山浑身犹如寒冬般严寒。

    城姨娘见吴祁山若有所思,心中冷笑一声,当即便一瓢水泼了下去。

    “这一瓢,让你枉顾多年夫妻之情多年父女情谊,让你毫无责任!”狠狠的往吴祁山身上一泼,吴祁山只觉浑身在油锅中炸一般,痛快哀嚎只恨不得能得一个痛快。

    “这一瓢,让你在外偷人,还是这般心狠毒辣的女人。你便跟她生死相随,双宿双栖吧!”又是一瓢,吴祁山想要躲,却被城姨娘一瓢撒在腿上,顿时噗噜噗噜冒起了泡。

    “母亲守候你多年,你却从不回头看她一眼,追在萧氏这个贱人身边,还生了个逆子!呵呵,你猜太子怎么死的?”城姨娘眼神一闪,笑看着吴祁山。

    吴祁山猛地抬头,此时一张脸血肉模糊,眼珠子已经都看不见了,偏生能感觉到他一身的恨意。

    “我可是亲眼看见人往太子宫门前倒东西呢,你猜我干了什么?我偷偷将侍卫引开了哦……”城姨娘笑容依然纯粹天真,在吴祁山满腔恨意下一盆倾倒。

    吴祁山软趴趴倒在地上,但他还留有最后一口气。

    城姨娘打开屋门,一股子血腥气散了出来。

    面上带着几分柔弱惊慌,整个人瑟瑟发抖,恍如一个影后般的存在。

    “啊!来人啊,救命啊……”一声尖叫响彻整个谢府后院,没多时便有人闻讯赶来。

    城姨娘满是怯意满脸带泪的倒在地上,指着屋内一团血糊糊的人瑟瑟发抖。那我见犹怜的模样让人心疼得很,更别说有丝毫怀疑了。

    呵呵,她不能成为弑父之人。

    城姨娘被人扶着走开了,萧氏姘头被发现顿时便在府里传扬开来。

    整个谢府都笼罩在一层恐慌之下,尼玛,谢府犹如一个绿帽子窝,谁绿谁知道。

    据说当晚谢侯爷便抱了酒坛子跪倒在祖宗宗庙前,最前面对着的便是薛氏灵牌。

    恐慌的,还有皇帝。

    当晚皇帝回去,静坐御书房一夜,仿佛头上都多了几分白发。

    第二日清晨,皇帝声音沙哑的宣了人进门。

    “将朕前些年得的御酒赐一杯给谢……谢贤妃。”皇帝喉咙一痛,抚着额头,只觉眉心刺痛。

    大太监顿了顿,那御酒是用了很多药材所泡,男人具有壮阳功效,但身怀有孕的女子喝了,只怕……

    大太监见皇帝冷下来的脸,这才应了声赶紧差人取了来,正要送出去呢。

    便听见外边宫女暴怒的声音响起。

    “皇上,贤妃娘娘发作了。皇嗣要早产了。”绿屏一进殿门,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出口的话差点把皇帝炸晕。

    “你说什么?她,她才七个月身孕,如何会早产!”皇帝蹭的一下站起身,整个人气势全都变了。面色很是难看。

    绿屏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见皇帝夺门而出。

    “不!不!不能生,孩子不能生!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啊!”轰隆隆下起了雨,皇帝疯了般在雨中狂奔。

    后宫嫔妃知晓后只对谢可言更多了几分憎恨。

    皇帝见了那大雨,越发心悸,只怕自己会是历史上第一个被雷劈死的皇帝。

    因为德行有失,罔顾伦理。

    皇帝冲进贤妃宫中时,寝殿外已经候着许多宫女,皇帝正要推开拦着的宫女冲进去,便听得里边婴儿在刺耳的惊雷中,一声啼哭。

    哇……

    皇帝面色一变,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娘娘生了一对男婴。”接生的嬷嬷神色有些惊慌,声音都有些哆嗦。

    里边传来宫女一阵阵害怕的倒抽气声。

    皇帝心中一凉。

    “陛下,这是女子生产之处,这是污秽之地,您不能进去……”嬷嬷见皇帝要进去赶紧拦住,皇帝眼神一扫,顿时吓得心里一抖便退了下去。

    “哇哇……”啼哭声还在继续,谢可言嘤咛的声音也随即响了起来。

    “孩子呢?我的孩子呢?把孩子抱给我看看,本宫要看看皇子。”谢可言面色苍白,吐出嘴里的百年人参。听见孩子在脚边虚弱的啼哭,顿时带了几分怒意。

    “你们这些狗奴才,还不把孩子抱起来。若是冻坏了皇子,本宫斩了你们,陛下定不亲饶了你们!”谢可言说了两句便感觉头昏,只觉得身下孩子还在蠕动。

    宫女全都低着头恐惧的不敢上前。

    “娘娘,娘娘……”宫女压低了嗓音惊恐的哭,指着她褪下的孩子,摇头不敢说话。

    谢可言心中微凉,撑着身子就要爬起来。

    “本宫的皇子呢?皇子呢?快把皇子抱给我看看!”谢可言眼睛通红,声音都在抖。

    “娘娘,娘娘别看了。不看了,这不是咱们的皇子,咱们的皇子以后会有的,会有的。不能让陛下看见,不能让陛下看见。”伺候的嬷嬷匆匆将两个孩子包住,浑身都在抖。

    产房里一片污秽,满是血腥气,宫女跪了一地。

    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今日,只怕要交代在这里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