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47章 神反转(1300三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吴祁山在屋内隐忍着,死死咬着牙没露出半点声音。

    他自从被划花了脸赶出宫,心性就变得极其坚韧,不然也不会凭着异乡人的身份混进北疆皇宫,甚至皇权在握。

    只差一点点,他就能登上北疆宝座。

    北疆的老皇帝快不行了,快了,快了……

    “吱呀。”一声,门开了。

    吴祁山脸色一变,正想起身却扑腾一下,膝盖一软便跌坐在地。竟是骨头的筋都断了。

    “别动,放着我来。你也是胆大,怎么敢这般直接来侯府,若是侯爷发现了,你可怎么办?”城姨娘挺着大肚子费力的想要扶起他。

    吴祁山见是她,面色稍缓。

    “夫人已经没有了,你还要继续呆在侯府吗?”城姨娘似乎对他很是亲近,这让他安心了许多。

    听得萧氏已经没了,吴祁山睫毛颤了颤。

    “太子殿下七窍流血而死,死状极惨。陛下如今只剩这么一个儿子,又倾尽心血培养,哪知不是皇家子嗣,陛下也是可怜人。”城姨娘淡淡道。

    “他可怜?他那是活该!只可惜了太子,只可惜了那个孩子,他是个好孩子。”便是知晓我的身份,他也没有声张,也没有逃避没有否认。

    那个孩子,只怕是前些日子便知道自己身份有问题的。

    不然,也不会求了他将曾经参与过此事之人尽数杀光。

    城姨娘听他夸太子,柔软的小手紧了紧。

    上前替他倒了杯茶,递给他。只是吴祁山握着茶杯出神,迟迟没下口。

    “那可不见得,太子对咱们府上少夫人的心思,这府里可是人人皆知。现在少夫人入狱,少不得有他的手笔呢。”城姨娘依然笑的天真不谙世事。

    那仙气飘飘的样子很是让人信任。

    吴祁山顿了顿,他跟了周言词一顿时间,只见她有些不同,太子肯定不是她的对手。甚至他觉得周言词就是眼瞎,太子哪里配不上她?

    只不过因为对她的恐惧,不敢多说罢了。

    言佬就是有一种,老子不在,但老子余威在的架势。

    “少夫人,少夫人会后悔的。她若是知晓太子身份,她定是会后悔的。”吴祁山痛心,捂着心口只觉痛心。

    太子,那个孩子,他是打算自己将来继位,让他连继两个皇位的。

    这样,大越,北疆,不都属于自己了?

    越是想,吴祁山这心更痛。只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就成功了!

    他没听见城姨娘轻轻叹了口气,他似乎还没发现城姨娘极其厌恶太子。

    “你在北疆还有别的亲人吗?你这样一直在大越,她们会想念你吗?你可有妻子?”城姨娘坐下,双手抵着下巴似乎随意问道。

    吴祁山浑身一紧。

    “你怎么知道我是北疆人?”眉头微皱,身上突然一痛,又连忙闷哼一声。

    “瞧我这脑子,你能来救我,定然是没有异心的。我是北疆人,我在北疆有妻妾,只不过都不是我所爱,那些不过是应付人的摆设罢了。至于孩子,那我不太清楚,大概是有几个的吧。”吴祁山语气淡淡,他对于北疆没有归属感。

    那些女人,孩子,他甚至都记不起长相。

    “她们真可怜啊。”城姨娘笑着道。

    “她们有什么可怜,不过是草芥一般蝼蚁一般的性命。我给了她们富贵和权势,她们给我生儿育女便是应该的。”吴祁山浑不在意。这么多年,不管是妾室还是妻子,他只需走个过场便行了。

    北疆都传闻他不近女色,将来一定会是个合格的皇帝。

    “你救了我就是有功,等回了北疆,我一定给你天大的好处。”吴祁山许诺道。只不过城姨娘只是笑笑没开口罢了。

    “对了,我记得你是北疆人,你是北疆哪里人,可有什么亲戚朋友?等我回北疆,定帮你照拂他们。”吴祁山端起杯子,凑到嘴边轻轻吹着。

    “城儿啊,我叫思城,家住北疆皇城。说起来啊,我娘还是有名的大家闺秀呢,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想要求娶我娘的人不知多少。只可惜,我娘嫁给了负心汉,从来不曾多瞧我娘一眼。她啊,是个苦命的人。甚至,甚至我爹都不曾看过我一眼。出生那日,只远远看了眼便离开了。只怕,连我长什么模样都不知晓。”城姨娘叹了口气,径直走到吴祁山床边的屏风后,提了满满一大桶水。

    吴祁山强忍着痛意,还上前帮忙提了一把。

    随即,又端着茶杯。似乎这滚烫的茶杯能让痒意淡几分。

    是了,在高温下痒会被抑制住。但要控制好温度。

    “你要水做什么?”吴祁山随意问了一句,城姨娘笑而不语。

    “那可巧了。你可知我是谁?等我回了北疆便给你娘诰命身份,将你爹杖责,给你娘讨回公道。你是个好孩子,你爹,他瞎了眼!”吴祁山眉头微皱,心里有些不舒服。

    “是啊,我爹瞎了眼。所以,我一定会亲自挖了他的眼。这样才不负我们多年的等待。”城姨娘天真的脸上说着残忍的话。

    “喝口水吧,口渴了吧。夫人走前也喝了很多水,虽然她不曾说,但好像能好受一些。”城姨娘淡淡道。

    吴祁山顺势端起凉了的杯子,一饮而尽。..

    痛,痛!火烧火燎的痛!

    仿佛一把火从喉咙里燃烧起来,一路燃烧至腹部。

    “吼……啊啊,吼……”吴祁山痛得满地打滚,瞪着一双血红的双眼,想要怒斥却被烧烂了喉咙说不出话,只死死抠着喉咙。

    “啊啊啊……”

    突然,又是一盆水朝他面上直直泼来。

    吴祁山一滚,双手一挡,虽然避开了大半,却也有一部分浇在了他手上,那水一接触手,便刺啦刺啦的响了起来。

    冒着泡,飞快的腐蚀入骨,白骨森森。

    “你觉得巧吗?那可一点都不巧啊。为了你,我甘愿做人姨娘,自甘堕落。就为了找到你啊……爹……”城姨娘端起一盆水,吟吟笑道。

    呵呵,我是北疆人,你以为,我是来救命的?

    不不不,我是来拿命的!!

    老铁,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吴祁山,猛地抬头,死死看着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