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46章 人贱自有一姐收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侯爷疯了一般朝萧氏屋里冲去。

    皇帝紧随其后。

    当年谢侯爷与萧氏爱的轰轰烈烈死去活来,谢老侯爷更是差点被气昏死过去,只因他二人那不知廉耻的真爱伦。

    真爱就应该在一起。

    这是谢侯爷多年的泡妹准则。

    当初薛氏乃是薛家嫡出女子,只因看上谢侯爷便一颗芳心暗许,更是为了他与薛家决裂,薛家老母亲气得中风瘫痪在床。都以为谢侯爷与薛氏能好好过日子,哪知没过几年,谢侯爷就从全福镇领了个女儿回来。

    当时薛氏生了谢莹蕙伤了身子时常卧床,那萧氏就堂而皇之的登门,生生气死正室上位。

    那时,闹得轰轰烈烈。

    没几年,谢侯爷又是该纳妾纳妾,该玩闹玩闹,众人这才明白,这就是个没心的人呐。

    但萧氏在他心中确实是有几分分量的。

    不然,当初也不会冒着天下人的唾骂扶她上位了。

    此时,谢侯爷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他被绿了?他被绿了!!!

    被萧氏那个贱人绿了!!

    “萧氏,你给我滚出来!”气怒的谢侯爷一脚踢开萧氏房门,门外丫鬟拦都拦不住。

    只是盛怒之下的他,并未闻见空气中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

    萧氏裹着被子躲在床上,还来不及反应便被谢侯爷一把掀开被褥……

    谢侯爷吓得面色一变,差点没跪下……

    后脚进来的皇帝眼神更是生生一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屋内满是血腥味儿,只见萧氏整张脸血糊糊的,手上腿上,全身上上下下都是血迹。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此时更蛇蜕皮一般,生生卷起脱落,且还发痒,不断的抓挠……

    挠的身上到处都是窟窿,指尖盖全都连肉翻起,看了便心头发麻。

    “侯爷,侯爷,侯爷救我……”萧氏沙哑着嗓子便要伸手去抓谢侯爷的衣袍,谢侯爷一个闪身,萧氏便从床上滚了下来。

    掉下来,地上就是一个血迹的人形。

    “侯爷,有人陷害我,有人害我。定是这府里的贱妇们,她们害我!”萧氏抓着喉咙,好痒啊好痒啊……喉咙皮都唾沫了,一抓便是一手的血,还夹杂着碎肉。

    “陷害你个屁!你是不是给我戴绿帽子了?我问你,太子是谁的孩子?!你个**,你个**!”谢侯爷一听顿时来了气,上去就是冲着她踹了两脚。

    萧氏沙哑的叫声一顿。

    “你,侯爷你说什么啊?太子,太子……”萧氏心中狂跳,忍耐着极度的痒和极度的痛,全身都在颤抖。

    “说什么?皇后都招了。你当初用男婴换了朕的公主,萧氏,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谋朝篡位,乱我皇室血脉,谋我大越江山!”皇帝从门后站出来,一脸肃杀之气。

    “陛下,陛下,陛下,民妇是冤枉的。太子是未来的真龙天子,怎么会是民妇儿子……”萧氏正要解释。

    “太子已经七窍流血而死,生父生母必遭反噬,萧氏,你这一身如何解释?”皇帝冷笑,厉声呵斥道。

    萧氏眼神一变,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恐慌……

    “不!”他不能出事,他说好要让我做大越和北疆两国国母的,他不能出事!

    萧氏脚步一踩一个血脚印,带起一股腥气往外冲。

    哪知一走出门,见到阳光,浑身就跟被点燃了一般,四处都在冒烟,竟是有股烤肉的味儿。

    “啊,痛,好痛。痛……啊。”萧氏尖叫一声便朝屋内冲去,那血糊糊的身上居然还在冒烟,看的皇帝和谢侯爷一愣一愣的。

    说起来,那下手之人是真狠呐。且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法子是一个接一个。

    “给我水,给我水。”萧氏的样子惹得丫鬟尖叫着四下逃窜,倒有一个胆子大的提了桶水朝她身上倒去。

    整个侯府慌乱一片。

    只见那桶水倒上去,本来烧焦的血肉竟是越发沸腾,竟是冒起了泡泡。

    这就是甄珠化腐朽为神奇之处了,水,也能给你搞出硫酸的效果来。

    萧氏的惨叫,响彻云霄。

    城姨娘远远站在拐角处,抚摸着肚里孩儿嘴角带着几分浅笑,似乎一派天真,又似乎残忍得很。

    谢侯爷吞了口口水,满是后怕。

    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找女人的心思了,可怕,可怕,简直恐怖如地狱。

    连皇帝都打了个哆嗦,卧槽,后宫那些女人能遣散不?这特么女人作起死来,谁都比不上!那手段,可比他残忍多了。

    烤活人啊。

    “救我,侯爷救我啊……”萧氏惨叫着。

    “你个窝囊废,嫁给你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我告诉你,你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绿你了吗?哈哈哈哈,你以为只有我一个吗?”萧氏眼中流出血泪,竟是在谢侯爷惊怒的眼神下,生生被烧成一堆污秽的黑水。

    谢侯爷……好想把她拖出来在死一次怎么办?

    皇帝:可以开始笑了吗?坐着笑还是躺着笑?看来你头上顶着青青大草原啊。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要带点绿。”皇帝淡淡道。

    谢侯爷冷着脸。

    “陛下,您的公主呢?”谢侯爷阴恻恻的,这下,皇帝也笑不出来了。

    呵呵,自相残杀,相互捅刀子。

    “公主也就罢了,您可还没有后呐……”谢侯爷此时连砍头都不怕了,抄家也不怕了,只感觉生无可恋。

    把皇帝挑衅的眉头一黑才罢休。

    此时,谢府的另一个角落。

    满脸刀疤的男人浑身开始蜕皮,发痒,但他心性坚毅过人,却死死咬住下唇眼中发狠,愣是不挠一下。浑身恍如成千上万只虫子撕咬一般,拳头攥的死紧,指甲深深的掐进肉里,一口好牙竟是碎了一半。

    头上墨发开始脱落,光秃秃的脑袋满是血。

    “啊!”男人压着嗓音嘶吼,却没有半点声音流露出去。

    听见外边丫鬟小厮的尖叫,吴祁山隐隐明白几分,只觉心中剧痛,儿子,女人,只怕都糟了毒手。

    反噬,到底哪个贼人竟敢插手他的事!

    若是让他知晓,定让他碎尸万段不得好死!

    此时,城姨娘却快步朝他的方向急急走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