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45章 绿帽天上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侯爷,一个月三十天,一个姨娘屋中过一晚,若是当月有三十一天,就当你放假成不成?”方姨娘开口问了一句。

    谢侯爷腿一哆嗦,差点没滑下椅子。

    “侯爷若是不满意,咱们可以再纳几个进门,咱们平分如何?一人一晚也行?”方姨娘看着他。

    谢侯爷心底直打颤,一人一晚上,一个月才轮一回,那不是每晚他都得被榨干?

    “不不不,不用了不用了。这样正好正好。”谢侯爷赶紧摆着头整个人紧张得很。

    “还给什么休息时间啊,姐姐们都有孩子,我还没孩子呢。”有个姨娘撇了撇嘴,这让谢侯爷眼泪都要下来了。

    当初纳那么多姨娘,简直脑子进水。

    城姨娘眼眸微闪,如今她已怀胎九月即将临盆,整个人显得越发娴静起来。那周身气势似乎也多了几分淡然。

    “城儿那两晚分给姐姐好了。”城姨娘笑着道。

    那姨娘顿时笑了起来,看着谢侯爷的眼神格外不怀好意。

    皇帝在门外叹气,你过得也不咋滴啊。

    身边小太监机灵的咳嗽一声。里边正坐着的谢侯爷顿时回头,这一回头,整个人都傻住了。

    “陛陛陛下……”噗通一声便跪倒在地,眼泪鼻涕横流。

    陛下,终于来个人救我了啊……

    姨娘们面面相觑,心里虽慌但也稳住了。一个个身子一晃,面上神色一变,便成了娇滴滴的姨娘。

    盈盈跪下,身姿妖娆。看的谢侯爷心口一堵。

    “好了,你们退下吧,朕找谢爱卿有要事谈。”皇帝挥了挥手,几个姨娘这才对视一眼站起身。

    “侯爷,您可要好好招待陛下,别乱说话惹陛下生气啊。不然妾身可不饶你的哦……”那笑嘻嘻状似开玩笑的样子,看的谢侯爷浑身一凉。

    脖子一缩,老实的跟个鹌鹑似的。

    侍卫关了门,在外守着,地上麻袋捆着一个人,此时已经动也不动了。

    “陛下,您上座,您怎么来了?可是孽子在边关做了什么大事让陛下操劳?或是臣那儿媳让陛下忧心了?”谢侯爷如今是个闲散侯爷,自从谢景修手中握了重兵后,他在再也没得过重用。

    不过他本来也没得过重用,唯一的重用,还是某一年抄了京城的各大花楼。因为整个京城就他了解的门儿清。

    皇帝看着他,嘴角带着几分冷笑。

    “朕记得你此生就谢爱卿一个儿子吧?”皇帝凉凉道,语气有些冷。

    谢侯爷眉上带了几分阴郁。

    “是,大概是臣当年做的太过绝情了吧,这也许是薛氏的报应。当年,臣爱婉儿到极点,臣与婉儿两情相悦,实在是薛氏太过嫉妒,容不下人。”谢侯爷低垂着眸。

    大概也有后悔,但他向来不是个承认自己错了的人。

    皇帝扫了他一眼。

    呵呵,真爱。

    “解开那袋子。”皇帝语气跟带了冰坨子似的。

    谢侯爷一怔,不造为毛心里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在皇帝的眼神下,拉开那袋子口……

    “啊呀……我的娘啊……”谢侯爷一声惊叫,吓得连连后退跌坐在地,面色大变。

    “这这这,陛下陛下,陛下节哀啊!”谢侯爷当场便跪倒在地,眼泪鼻涕都出来了。

    “陛下,陛下您要节哀啊。您是一国之君,您要保重龙体啊,陛下……”谢侯爷声泪俱下,大越仅剩的一个太子……

    没了……

    哪知,皇帝却并不悲伤,只凉凉的看着他。

    “朕,从来就没有太子,没有儿子。”皇帝自顾自说着,语气顿了一下。

    “当年皇后生下女儿,擅自与宫外人合谋,狸猫换太子,将公主换出了宫。这孽障,当年是被人在全福镇所换……”皇帝手指轻点圆木桌,垂眸让人看不清神色。

    谢侯爷一怔。

    皇后与萧氏关系好,便是因为当年太子被劫,萧氏拿了自己的孩子救太子,有救命之恩的交情。

    后来太子便被送进了宫。

    此时一听皇帝所说,谢侯爷只感觉四肢百骸都霎时冰凉。一股凉意直冲上天灵盖,口里劝着皇帝的话竟是直接堵在喉咙,一句都说不出来。

    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巴,死死看着麻袋里七窍流血而死的太子。

    “我我我……我不是,没有儿子的!”谢侯爷无比震惊,只感觉头皮发麻。

    浑身毫无力气的跌坐在地,那英俊的面庞一下子便老了好几岁,疯了一般冲上去抱住早已僵硬的太子。

    “儿啊,儿啊,儿啊,你睁开眼看看,我是爹啊,我是爹啊。你怎么了,你怎么了……”谢侯爷心心念念多少年的儿子,此时真如愿了,却……

    是个死的。

    谢侯爷崩溃了,抱着太子哭的肝肠寸断。细细摸着那每一寸肌肤,一边哭一边嚎。

    “萧氏,萧氏你好狠的心啊,我的儿子我的儿子。”谢侯爷心都碎了。

    皇帝一看他那鸟样,也知道这蠢货根本没那脑子谋朝篡位。

    “陛下,他怎么了?他怎么了?”谢侯爷抱着死死不撒手,哭的不能自己。

    “中了西方织梦虫,本来若是亲近之人以血想引,是能引出来的。哪知是个假的……”皇帝看了他一眼。

    谢侯爷又要开哭,皇帝继续道“哦,听说他要是死了,那亲生父母定会反噬……”

    说着,然后看着谢侯爷。

    谢侯爷……

    “你此刻需要毒发才能彰显出你亲生父亲的霸气……”皇帝右手朝着谢侯爷一指。

    请开始你的毒发……

    谢侯爷,脸上还挂着眼泪,怀里还抱着‘亲儿子’。此时脸色变了又变……

    谢侯爷手一颤,太子直接从他怀里滚下来。半点没有刚才心疼万分的模样了……

    毒发……反噬……亲爹……

    谢侯爷脑袋有点晕,知道有个儿子,大喜。

    儿子死了,大悲。

    这一会你特么告诉我,儿子不是我的……

    不知该喜还是该悲了……

    还真特么是我在家中坐,绿帽天上来……

    “萧舒婉!”谢侯爷披头散发的站起来,眼眶通红,疯了一般朝萧氏屋里冲去。

    京城内外,都充满了淡淡的绿意……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