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42章 陛下您绿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皇帝带着人往东宫走去。

    太医署尽数出动,生怕陛下有个什么差错。

    “太医,你说说西方那什么传言是否可信?那女子妖言惑众,当心伤了陛下龙体!”萧大人沉着脸,陛下两人真是疯了。

    太医叹了口气,看着萧大人,那无奈的小眼神哦。

    “萧大人,太医署毫无办法,陛下若不亲自试试,只怕整个太医署都得掉脑袋。更何况,一点血而已,亲生的,亲生的,怕什么!”太医忙迈着小短腿屁颠屁颠的跟上去了。

    “不过太子就算是救活了,这次只怕也有些麻烦咯……”深陷梦中不可自拔,这不丢人……

    丢人的是,哥们,你撸一发这动静也太大了吧?

    整个京城都知道你撸一发,把自己差点撸没了……

    太子失德,便是活了,那太子之位也玄的很。打个飞机这么大动静,你要是来个三宫六院,不得上天?

    甄珠迈着外八字的腿,大摇大摆跟在皇帝后边。身后各嫔妃眼刀子嗖嗖嗖扔了无数,却都不见陛下看一眼。

    她那王八之气侧漏的样子,比皇帝还霸气。

    皇帝都愣是让她生生压过一头。

    “哎哟,太子这藏了十多年的好东西啊。接住接住啊,这可是太子龙精啊。”一进门,甄珠便毫无女子矜持模样的喊了一声。

    皇帝一个踉跄差点跪下,泥煤……

    “甄昭仪,慎言!”皇后听不下去,眉心直跳,正要呵斥却被皇帝拉了一把。

    惹不得惹不得!

    “这有什么,打个飞机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你有你的女人,我有我的双手,自劳自得,自力更生……”甄珠撇了撇嘴。

    帝后二人让她整的哭笑不得,也不知她说的些什么话,但肯定不是女子能说得。

    “太医,你看看皇儿如今怎样了?”皇帝见得太子那脸色白的跟纸一般,心头狂跳。

    太医掀开被褥,发现被褥浸湿,如今身下已经抽搐没有了半分精气外泄。这是被掏空了啊……

    我的个太子哦,你到底做了什么美梦,全京城都要知晓了……

    “太子精气流逝太多,此刻不太好。只怕是大伤了身子啊。”太医叹了口气,心中却也明白,只怕是太子惹上不该惹得人了。

    皇帝沉着脸。

    “朕十几岁登基,登基多年一直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懈怠。不敢沉迷女色,不敢荒废课业,不敢苛责百姓,不敢慢待朝臣,朕无愧于天地无愧于朝廷,无愧于百姓!朕这般多年为大越,如今成才的只得这么一个儿子,当日出生乃上天赐福,百里祥云,满城异香,鸟雀齐鸣,百凤相迎,如今这唯一的儿子,朕不信老天会夺去!”皇帝站在门外,一口一句怒斥苍天。

    “既然上天给了他这般厚重的福气,自然会给他否极泰来的运气!朕的皇儿,定不会有事!国师曾预言,有这孩子一日便保大越一日,若这孩子登基,将是大越百年昌盛!这样的孩子,是我大越的福气,是我大越福泽万民的根源!”皇帝厉声道。

    “朕亲日,便亲自为儿放血,朕,倒要看看,这贼老天敢对朕的皇儿做些什么!”皇帝沉着脸,转身便拿了一把锋利的小刀。

    太医恭恭敬敬端上碗。..

    “陛下这织梦虫最爱与近亲关系的血,太子若是喝了您的血,只怕很快便能引出织梦虫。但那虫子……只怕要以陛下的梦为食。”太医有些担忧。

    身后百官跪了一地。

    “陛下三思,请陛下三思啊。”

    “陛下,国不可一日无君,您若是有什么差错,这才是我大越之祸!”官员很是忧心,纷纷开口劝道。

    “陛下,我替您挡。若是有什么织梦虫,臣妾替您挡。”说着,皇后飞快的哗啦了一刀,面色沉稳的滴进了碗里。

    皇后面色沉稳,却带着隐隐破釜沉舟。

    这是我欠女儿的,该还了!

    皇帝心中一暖,拉了皇后的手,不顾百官劝阻,径自放血。

    “这是朕亲生儿子,亲生儿子!朕不救他,谁来救他!”太医端着碗凑近太子嘴边。

    往里边灌了下去。

    太医已经在这屋内熏了药材,若是织梦虫出来,便会找不到血缘之人,找不到陛下,到时便能将之处理掉。

    太医严阵以待,帝后二人被层层保护。

    太子依然静静的躺在床上,只不过,众人眼看着,他那脸上竟是多了几分痛苦模样。

    “怎么还不醒来?太医,甄昭仪,你可知皇儿多久才能醒来?”皇帝心知甄珠的能力,便开口问她。

    甄珠此时拿了一碟绿色的纸,正在折绿帽子。

    “若是血脉相符,一炷香内便能醒来。若是血脉不相符……”甄珠慢吞吞的,话还未说完,便在太医惊叫的声音中指了指太子……

    “喏,若是血脉不相符,便是这等模样!”

    “啊!!”

    “啊!”

    宫女吓得尖叫一声,瞬间便被侍卫拖了下去。只见屋内众人吓得面无人色,太医竟是噼里啪啦跪了一地。

    浑身瑟瑟发抖,手脚都在哆嗦个不停。

    只见太子眼耳口鼻纷纷往外冒血,那嘴里的血竟是跟喷泉一般噗嗤噗嗤往外冒。

    眼看着那大口的鲜血连被褥都打湿了。

    皇帝一惊。

    “怎么回事?太医怎么回事?朕的皇儿怎么回事?”皇帝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只见太医慌张上去捂着,那血竟是捂都捂不住。

    “陛下……这……”

    “陛下……老臣无能,老臣无能。”太医飞快的看了眼皇后,便跪在地上磕头磕的咚咚做响。

    转眼,头上都是乌青。

    皇后瘫软在地,呵呵,都知道了,都知道了……

    冒牌货谁都不能抢她女儿的机缘了,谁都不能抢她女儿的一切了……

    皇后又哭又笑,恍如一个疯子。但心底,却松了一口气。

    皇帝只感觉一阵凉意从脚底下窜了上来,浑身都发麻发寒。

    “谁来告诉朕,这到底怎么回事?”皇帝拳头紧握,心里不安越甚。

    甄珠叹了口气,拿起做好的绿帽往他头上一盖。

    “陛下,祝您喜添绿意。”

    文武百官恨不得自戳双目,围观陛下被绿,围观皇宫秘辛,感觉要灭口!

    害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