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41章 双生胎之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皇帝要为太子放血,引迷途的太子归来。

    下了朝,皇帝便带着皇后飞快的往东宫走去。

    宫外萧氏却心里慌得很,总觉得有些不安的事要发生。

    吴祁山回了谢家,心里只感觉咚咚咚直跳。就像当初被流放出宫,他为了保命生生划烂了脸一般。

    “关索,你先回北疆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挖我北疆后路。”吴祁山这几日心神不宁嘴角都要上火了,但太子这两日传出病重,他却也不敢离开分毫。

    也不知是不是见了鬼,他在北疆,没有一个子嗣!

    自从知晓萧氏曾给他生过一个儿子,且还送进了宫中做太子,他那颗沉寂已久的心便活络起来了。

    当年你赶我出宫,断我后路,本是一母同胞,我本是兄长,你却冒我太子身份害我如此,这仇不共戴天!

    幼时我学业不精,你冒充于我行走宫中,既然你要赶尽杀绝,那便别怪我夺回这大越江山!!

    “太子,咱们回去吧。大越这边局势越发不显,北疆那边您已是铁板钉钉上的太子了,若是出了差错……”关索心头猛跳,北疆不是没遇到过外患,但这次总让他有些不舒服。

    “行了,北疆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吴祁山手一挥便让关索闭了嘴。

    呵呵,是什么大风浪都经历过。但你肯定没经历过精神病人的攻击……想当女帝的精神病人呐……

    关索本想再劝却也不敢多言,只退了回去。

    吴祁山沉着脸,当初离宫满脸血污的流浪,若不是北疆人收留,且一步步计划着走到了今天,只怕早就葬身野兽之腹了。

    对于北疆,他有拿下的信心。那是他囊中之物。

    吴祁山只感觉有些疲惫,靠在床边便微微做起了美梦。

    “快快快,娘娘用力啊。娘娘,娘娘用力啊。”稳婆托着女人的腿,双手在他头上积压。

    “嬷嬷,嬷嬷,我快没力气了啊。”先皇后一脸是汗,宫女赶紧递了参片在她嘴里,这才得了几分力气。

    “娘娘,您肚里两个皇儿。您要想想啊。用力!快,看到头了!”奶娘鼻尖带汗,她是皇后的奶嬷嬷,又是接生嬷嬷,是先皇后最信得过的人。

    “出来了出来了,娘娘出来了一个了。还有一个,用力!”奶娘眼中一喜,先皇后只感觉身下一松,便听得两声啼哭。

    “娘娘,您快看看皇子啊。”奶娘包好孩子放到先皇后身边,这一看,竟是一大一小两个孩子。

    大的长得白白嫩嫩,小的颇有些瘦弱且带着几分青紫。但眼神极其清明,刚出生的孩子少有睁眼的。

    “这是大皇儿吧。”先皇后虚弱的摸了摸白白嫩嫩胖乎乎那个。

    奶娘一滞。

    “娘娘,是小的这个。”奶娘摇着头,指了指旁边已经闭上眼安静休息的孩子。满脸青紫,极其瘦弱,连哭声都跟猫啼哭一般。..

    “他被脐带绕住了,若不是发作的及时,只怕这孩子都没了。刚刚奴婢接他出来时,都没有生气。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若是好好将养着,也能成大事。”奶娘劝解道。

    却见先皇后面色一沉,帘子外全是候着的医女,但因着她只信任奶娘,才只唤了她进来。此时看着青紫的大皇子,先皇后眼中一热。

    “嬷嬷,若是他这般身子,如何能活到继位?双生子本来只能活一个,本宫错过了这个机会就没有别的机会了。后宫那么多人盯着……”若这瘦小的孩子有个什么差错,太子之位岂不是便宜了别人。

    嬷嬷手中一抖,看这样子,娘娘是要以小换大啊。这可是乱了皇位的……

    抬眼心疼的看了眼瘦小的大皇子,低低叹了口气。

    转身抱起白胖小皇子:“娘娘生了,大皇子一切安好,重五斤八两。小皇子身子骨弱,重三斤九两。”没人清楚,那三九之数其实早已是上天注定的君王。

    谁让,人家是周言词亲爹呢……

    之后,吴祁山冷冷看着一切。

    看着那本该是小皇子的白胖孩子,成了太子。皇后终究怜惜大皇子瘦弱,又被夺了命运,便求了皇帝将他藏在冷宫不许见任何人。

    一大一小的命运就这么换了。

    两个孩子性格也处在两个相反的方向。

    太子自幼跳脱不爱学习,冷宫中那位沉稳有加且彬彬有礼时常让嬷嬷后悔。谁知道那孩子在冷宫中待久了,贱养久了,竟是身子骨大好。

    嬷嬷对那孩子愧疚。

    之后太子为了贪玩,时常与冷宫中的‘弟弟’换装出去游玩。

    冷宫中那位脾性极好,但凡太子想要出去,随时都愿意与他相换。甚至许多时候还代替他去上课。这让太子高兴极了。

    再后来,‘弟弟’某一日穿着太子服去冷宫找太子换回来时,无意让皇帝发现。皇帝顿时暴怒,将穿着太子衣裳的‘弟弟’怒骂一通关了起来,那‘哥哥’却被皇帝责令出宫!

    皇帝更是在听到冷宫中的那位皇子哭着喊:“父皇,父皇,我才是太子,我才是太子。父皇,我才是太子,他是骗我的。他骗了你,他骗了我的太子之位!”当时,皇帝脸都变了。

    之后,皇帝便对他二人进行了一番考较。太子才恍然发现自己什么也答不上来,课是冷宫中那人上的,考试,是冷宫中那位考的……

    之后他便被划了脸,一路流浪,直至北疆。

    “不可能!”吴祁山猛地咆哮一声,咚的一声滚下床。

    “我才是太子!本宫才是大越太子!本宫是大皇子,本宫不可能是小的!”吴祁山心口一震,他幼年是陛下亲封的太子,还时常去冷宫中同情一母同胞却命不同的弟弟。

    此时,你特么告诉我,我才是弟弟!!

    吴祁山眼睛一红,带着几分狠意。

    “不!谁都别想谋我这江山!大越本该就是我的!”吴祁山爬起来便往外跑去。看起来颇有几分癫狂架势。

    恨了几十年,你告诉我,我才是假货?

    竟是有些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

    织梦虫,就是这么牛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