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40章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太子昏迷了。

    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早朝时没起,宫人去唤他,才发现太子早已昏迷。

    甚至身下那堆污秽都来不及处理。并且还源源不断的往外冒着白色污秽之物。

    “太子莫不是要*******?”所有太医见得此景脑子里就这一句话。

    整个太医署人人自危,战战兢兢恨不得告老还乡。

    各个上前诊治,都找不出丝毫法子。唯有一个太医胆大请示了皇帝,替太子手指放血,哪知……

    那血竟是浅绿浅绿的颜色。

    当时太医署眼睛都绿了,这简直闻所未闻。你说是下毒吧?太子没有丝毫症状。

    你说是蛊吧,太子又没有中蛊迹象。

    唯一的太子昏迷不醒,皇帝一时震怒,当即便砍了两个太医。

    “庸医,都是庸医!朕的皇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太医署都等着掉脑袋吧!”皇帝在御书房摔碎了好几套文房四宝。

    一时间,京城中人心惶惶,周言词那事似乎也搁置了。

    皇后却少见的面上多了几分笑容,还见天的去佛堂求神拜佛。

    全都以为皇后在求满天神佛救太子,殊不知人家在求神佛在狠一点,给他来个一命呜呼。

    “去找国师,马上将国师找回来!”皇帝青着一张脸,太子是他唯一的儿子,若是没了……

    皇帝背后一凉,只怕大越药丸……

    殊不知,活着大越才真的要完啊……

    为太子焦躁的,不止皇帝,太子病重垂危传出宫外时……

    萧氏当时便脚一软差点瘫倒在地,丫鬟扶着起来时浑身都在哆嗦。

    “你你你说什么?太子病危?陛下已经在急召国师回朝?太子怎么会病危?太子前些日子不是还好好的在京里吗?”萧氏歇斯底里,抓着丫鬟衣裳,丫鬟吓得脸色煞白。

    “奴婢也不知道啊,这些皇家之事奴婢怎么知道。”丫鬟都快哭了。

    萧氏惊慌失措的爬起来,当即便要进宫找谢可言。只不过被人拦在了宫外。

    “娘娘身子有恙,夫人下次再来吧。”

    萧氏当时气得牙齿都咬紧了。

    孽障,孽障,若不能为我儿所用,要你这个孽障做什么!萧氏恶狠狠的想道。

    “有恙个屁,真以为你生出来就能坐上那位置了吗?想得美!”萧氏气极反笑,只阴冷着踉跄着回去了。

    等消息传到牢狱时,周言词扑闪扑闪着眼睛,咦?

    那冒牌货真要把自己作死了吗?

    唯独定王世子瑟瑟发抖,这手笔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每次一姐出手,都有种恶趣味在里边……

    为什么要让我穿过来,这嘎达这么多大神,惶恐……膝盖软,害怕……

    “那啥,太子不会被拉下马吧?”世子苦着脸,偶遇这么多大神,心好痛。

    主角?我恐怕得夹着尾巴做人了。

    “皇帝轮流坐,你猜何时到我家?”周言词嘿嘿道,一副不嫌事大的看热闹模样。

    “太子是倒了哪辈子霉,看上谁不好,居然看上你……”世子嘀嘀咕咕,太子,你眼睛有点瘸啊,前世看上我大佬的人可都没好下场的……

    上辈子那叫一个传奇……

    宫里兴许是急了,男子精气极为重要,太子若是这般久睡不醒一直往外吐露精气,只怕迟早落个****的下场。

    皇帝慌了,带了满朝文武大臣在祭祀殿拜祭。

    这点了三次香,都没燃。

    皇帝手微微抖了一下。

    “皇后你来。”皇帝将长香递给皇后,皇后面无表情的接过。

    一点,嗯哼,燃了……

    只不过那烟雾张牙舞爪的压根不往天上飘,一个个跟喝醉酒似的满屋乱窜。

    活见鬼……

    “太子只怕是不好了啊。”众人心中一沉,咯噔一声响,只怕有大事发生。

    “陛下,国师云游还未回。奴才将七卦师父带来了。”如今七卦镇守八卦楼,倒有继承国师衣钵的意思。

    七卦给皇帝见了礼,在满朝文武面前占卜一算。

    眼神一凝,额间有大滴大滴冷汗掉下来。手有点颤,满朝文武面前竟是不敢吭声。

    “卦象如何显示?”皇帝皱着眉,还是国师靠谱,这七卦迟迟不言还是上不了台面。

    七卦嘴巴动了动,尼玛,以前国师算的不是这样啊?

    “太子……呃……皇室……”七卦扭扭捏捏声音微低。

    皇帝正觉得有些一样,皇后便厉声道:“大声说出来!太子乃是真龙天子,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七卦一怔,随即呐呐道:“真龙牢中坐,西贝上九霄。蛟龙不是龙,大越易主来……”

    …………

    此话一出,满朝哗然。

    皇帝更是脑子充血眩晕了片刻。

    “大胆,竟敢妖言惑众蛊惑圣心,什么大越易主!什么蛟龙不是龙!竟敢胡说八道,国师都不敢如此,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萧大人当即出口,吓得七卦扑通一声便跪下了。

    “陛下恕罪,是七卦学艺不精,请陛下恕罪。”七卦额角全是冷汗,手心里都湿了。

    “我听说西方有一种病,叫异想天开症。有的人会沉睡美梦中不醒。每日就不吃不喝躺在床上,宛如活死人,直到身体没有生机而死。若是血脉至亲以血为引,定能呼唤孩子回来。也不知是真是假?”甄珠作为皇帝‘宠妃’,此时也在祭祀行列,清脆的声音让七卦怔了一下。

    皇帝朝七卦看来。

    “昭仪所言甚是,西方是有这种病症。”但那特么只是传闻……

    何况太子精气一直流逝,血又呈现浅绿色这又是为何?

    昭仪:不好意思,略施小惩。绿色有绿帽,精气流逝嘛……谁让他垂涎我大佬!

    保卫大佬贞操,人人有责。

    此时祭祀殿中气氛有几分沉闷,搞了半天,你告诉我太子是深陷梦中不可自拔?下身不停的外**气,你猜他在梦里做什么艳梦?

    太子那层外衣仿佛被人撕下来了一搬,不可见人,丑陋不堪。

    一姐默默勾唇,*******了解一下?

    “快,马上给朕放血!”皇帝面色一沉,当即便开了口。

    “不可,皇上不可!您贵为一国之君,岂可听信女人之言,若是伤了龙身……这”萧大人面色一白,直接站出来。

    一姐反嘴就是一句:“大人,您再牛那也是从你娘身下钻出来的。”女人怎么了,要是老子想,皇位都能给你翘了。

    皇帝扶额,惹上谁不好非要惹甄大恶人。

    “不过是放血,朕是他亲生父亲,有何不可?皇后,你也来!”皇帝一脸肯定,作为亲父亲,不过一碗血罢了!带着人便要往东宫去。

    一群大臣诚惶诚恐,虽说吧,死马当活马医,试试也不妨。不过……

    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呢?

    “七卦师父,若是这灌下去的血不是亲生父母会如何呢?”有人小声问着七卦。

    七卦愣了下:“会七窍流血,直至流尽为止。亲生父母还会反受噬心之苦。”七卦不解,这个病症不是传说,其实是父母血脉指引,往往用来寻找血脉之用。

    太子……

    七卦突然方了。

    有大佬来京城搞太子了,害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