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39章 一姐出手便知有没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太子沉着脸从牢里出来了。

    从他发现周言词才是心中的白月光后,他懊恼也愤怒过,但唯一不变的信念,那便是言言绝对是他的!

    他自幼贵为太子,生来便享受着全大越最无尚的权利和地位。

    他想要的一切都能得到,谁让他是太子呢?

    “本宫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我分别太久,定然是忘了咱们曾经美好记忆的。等你入了我宫门,本宫会帮你好好回忆的。你什么也不用做,你等着嫁给本宫便是。”太子低声呢喃,阴影下的他显得极其狠辣。

    待他出了牢门,隔壁定王世子才淡淡道。

    “他只怕是紧咬着你不肯松口了,喂,他该不会是想让你守寡吧?”定王世子忧心得很,哎,你那小姑子不会要哭死过去吧?

    “我若守寡,这天下都得陪着寡。”周言词语气有些冷,如今她算是看出来了,太子占有欲极强,难怪当初原主会逃离。

    “啧,不知道还以为你是穿的呢。比我还会说狠话。”定王世子在一旁嘀嘀咕咕,老子才是主角。

    周言词眉头紧皱,谢景修乃是带兵猛将,她身为他的夫人,却因为谢可言一言之词入狱,周言词不信。

    只怕是皇帝有了别的想法。只不过借用了别人的手罢了。

    只怕,是要相公收敛收敛了。

    年纪尚轻,陛下子嗣又是大问题,便是宠臣又如何,功高震主一样会猜忌。

    不对!

    周言词猛地抬头。

    皇帝是信任将军的,但若是有心人挑拨,那便不一样了!

    “我给了你机会,你非要犯在我手里!”周言词闭了闭眸子。

    “世子,劳烦你帮我传封信出去。”周言词折好书信递给世子,世子接过信,这熟悉的感觉越发浓了几分。

    世子心中有个可怕的猜想,但他,不想承认……

    世子控制住要软的膝盖,默默笑着,笑着笑着眼泪都要下来了……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单手接信,改成了双手恭恭敬敬接过来。

    此时宫外宋老七也往宫里递了信,直指甄昭仪宫中。

    一不留神,就汇合了。

    天上的白云格外多,一会变成一个大笑脸,一会完成一朵喇叭花……

    远在千里之外的方玉音,默默带领了第一支队伍,开始攻击北疆……

    “啊,上辈子有老大压制,这辈子终于可以完成做女帝的美梦了。要搞事要搞事,要搞事!一切不已搞事为前提的穿越,都是白死!”方玉音一脸霸气。

    “没有院长,没有大佬,没有一姐,真TM爽啊!”等老娘坐上女帝宝座,这天下就是我的啦!

    “小皇子,要加油啊,你不是说要给你父皇好看么?等咱们打下这北疆江山,连你父皇一块打下来,他脸色一定很好看!”三观未成的小皇子一脸兴奋,父皇一定很高兴。

    父皇整日说好辛苦好辛苦,每天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这样以后就不用累了?

    “嗯,父皇以前常说,好羡慕寻常人家粗茶淡饭,很向往在深山老林里盖一栋茅草屋,点着油灯,吃着红薯,喝着粥。这样的日子虽然清苦但一定很幸福。老小会努力的,一定能让父皇过上这般幸福生活!”小皇子满脸坚毅,格外严肃。

    “你父皇,爱好真别致。”方玉音脸色有些怪,唉,有钱有权的人家咱们不懂。

    两人咧嘴而笑,在千里之外给北疆挖墙脚。

    大越。

    吴祁山最近早出晚归,也不知在忙些什么。

    周言词的书信送出去时,宋老七已经跟一姐甄昭仪勾搭上了。

    “吴祁山跟太子勾搭上了,只怕是吴祁山背后使了法子将了咱们老大一军。”老七一身女装,吊儿郎当的翘着腿坐在甄昭仪身旁。

    “一姐,你说你怎么想不开来宫里了啊?”这大越是不是要完的节奏啊?是不是该早点跑路算了?

    甄珠斜了她一眼:“你个人妖还好意思说话?不过我倒是有把握给你长个小鸟出来,要不要试试?”先把你性别掰正再说话吧!

    宋老七呵呵一声,捂住下身默默缩到一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曾经在泰国深造!!

    “吴祁山看样子极其了解皇帝,能让心性坚毅的皇帝疑心多年宠臣,只怕是有大秘密呢。”甄珠眼里有几分了然。

    她也算了解皇帝了,此人对皇位看的极其重要。只要事关皇位,只怕亲儿子都要怀疑。

    “这样,你把这东西撒到太子宫外,墙外角落都撒一些。”甄珠翻了些东西随手递给老七,老七早有所料的拿东西层层包裹。

    “我可不上你的当了,上次就随手摸了一下你给的东西,两只手都差点断了。”宋老七嘴里嘀嘀咕咕,后怕得很。

    甄珠爽快的笑了两声:“你做个女子比当男子好多了。”哈哈哈哈……

    宋老七脸一黑,就出宫了……

    大半夜偷偷跑太子宫外角落都撒了一道,黑乎乎的东西还会蠕动,入土即逝,飞快的钻进了东宫。

    “咦,还是那么恶心……”宋老七打了个哆嗦,跺了下脚飞快的跑了。可别沾染上啊……

    宋老七兜里还剩了一点,回了谢府,直接倒吴祁山屋角了。

    “哧,让你坑我大佬。”送你点好东西尝尝。

    真可谓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入夜……

    太子一身白衣躺在床上,门外丫鬟小厮打着墩儿,丝毫没发现一道黑乎乎的如蚂蚁般的东西窜了进去。

    飞快的窜进太子床上,一沾血肉便钻了进去。

    太子嘴角带着浅笑,梦里是那个久违的身影,那张脸竟是他魂牵梦絮多年的面庞……

    一双手在她身上游离,一件件脱下她身上衣裳……

    正想扑上去,却见她突然化作一道黑影张开血盆大口朝他扑来……

    太子一哆嗦,身下某些东西便喷涌而出。

    太子嘤咛一声,总觉得浑身一震酥麻,仿佛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脑子里莫名的想起周言词幼年对他说过的那句话,你不是真龙……

    明天一定要问问她,一定要问问……

    一会便陷入深深的沉睡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