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38章 老天爷看着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京城监牢中。

    自从周言词入了狱,这狱中便怪事频发。

    为何衙役被褥被咬成碎片?

    为何牢中吃食尽数不见,且抓不住任何把柄?

    为何牢中水壶有股老鼠屎的味儿?

    自从周言词来了,这日子就不好过了。

    狱中阴寒,但周言词所在的位置恰好有个窗户,每日倒有几分阳光透入,显得暖和了几分。

    “隔壁的隔壁的,来来来,吃午饭了。今儿是小炒肉,小鸡炖蘑菇,还有鱼翅粥,还有俩大鸡腿。”隔壁定王世子压低声音,给她递过来吃食。

    这姑娘没说过一句话,但总让他有股异样的熟悉。

    透尽骨子里的熟悉。

    “你那小姑子手艺可真好啊,若是能娶上她,那我三宫六院都不要了。”嘿嘿,他还坚信着老天爷让他穿过来做主角的呢。

    周言词轻笑,面色微微有些白,只感觉脑子有些晕眩。

    喝了些鸡汤才感觉多了几分力气。

    外边隐隐传来几分嘈杂声:“殿下您里边请……”

    周言词微微皱眉。

    相公,有人要绿你……

    上苍亲爹:假冒货,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被人劫了信还在边关的谢景修,猛地打了个喷嚏。

    刚打完,树上小鸟用新叶筑的鸟巢竟是被他崩了下来。一晃一晃的,便盖到了他脑袋上。

    “哈哈,将军,您头上有个绿帽子。”刚一落下,便有士兵笑着道。

    “这鸟竟是用新叶筑巢,还掉在了将军头上……”一群大老粗都是看着谢景修长大的,此时都拍着胸口笑,谢景修也没忍住勾了勾唇……

    笑着笑着……就有点笑不出来了。P,这感觉怎么不太对呢?老子现在不是单身狗了啊……

    正巧,军营外有人敲敲打打路过。

    “这他娘的,今儿一大早都有三波成亲的过去了。这地方鸟不生蛋的,怎么看都不顺路,怎么都往这过路了。”有人远远站着看,吐了嘴里的草,一脸见鬼。

    “这算什么,三波成亲的也就算了,各个都是二嫁,还不是头婚的。”简直离奇了。

    甚至他们还出去查了查,这特么不会是敌军派来混淆咱们视线的吧?

    可尼玛找了半天,这些婚嫁之人全都不是一个地方,但怪就怪在,她们要走的路不是桥断了就是路面塌方,反正不往这边就无路可走的模样……

    还有一条路,据说本来都要过去了,不知哪里冲来一群牛,牛背上坐着一只狸猫,冲进轿子居然要抢新娘……

    “将军你说稀奇不稀奇,这年头狸猫都能抢媳妇抢新娘?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你说小小一个畜生也敢这么大胆,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几个副将笑的合不拢嘴,怪事年年有,但今年特别多啊。

    “哎哟,今儿是什么日子啊。又来第四波二婚的了。”外边又敲敲打打过来了。新娘的轿子顶上站着几只绿色的小鸟儿……

    “怎么不是绿就是狸猫抢亲,这些畜生都成精了……”

    谢景修笑不出来,总感觉心里空荡荡的有点不舒服。

    “这几日京城可有送信过来?”谢景修转头问道。

    那副将怔了一下:“不曾。”平日里一个月两三封信,这个月已经送了两封倒也正常。

    但谢景修脑子里就是觉得,老子要绿成一道光!

    咔擦,外边突然一道惊雷闪过。

    “卧槽,有老鼠在撬咱们仓库墙脚。大白菜都被拱了。”隐隐有兄弟在喊道。

    谢景修更方了,感觉老岳父在说什么……

    八世孤独才换的老天爷垂怜的谢景修,如今无时不刻不在摸着老岳父的一举一动。

    切,你们以为娶言言是这么简单的?

    人家花了八百年培养了一头猪回来拱白菜,你们以为是闹着玩儿的?

    真以为什么野猪都能拱周言词这颗大白菜?不得被当场劈死才怪!

    此时的牢里,太子高高在上的看着面色苍白周言词,满是心疼。

    “你若是愿意何离,我便放你出来。太子正妃之位永远为你留着。言言啊,本宫等你好多年,你只能是本宫的……”太子低声道。眼里满是深情,双手抚摸上周言词脸颊。

    周言词脸一侧,便躲开了。

    太子眼神闪了闪。

    “当初你为什么要逃走?本宫说了,你迟早是我的人,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本宫迟早有一日,会吃了你……”太子喉咙一滚,微微压下心中燥意。

    丝毫没发现周言词身子微微僵了一下。

    你问原主为什么跑?

    大概就是因为太子一本正经的说要吃了她吧?

    京城人要吃人,她才不肯去!也不知是不是在雪地里冻久了。脑子天生就不太灵光的原主,跑路了……

    “喂喂喂,隔壁的奸夫,人家都有相公了,你只能做小了。”定王世子扒在隔壁牢门上。

    “你瞅啥?就你长得这磕碜样儿,做小人家还不一定能收呢。劝你死了这条心吧,毛都没长齐的家伙也学着人挖墙脚?”定王世子一看太子便不顺眼。

    太子斜斜的看了他一眼,眼神微眯,手指在墙上轻点。

    “有缘无分,太子请回吧。再来一次,言言还是会跑。”只不过……会打死你再跑!省的糟心!

    太子单手握成拳头。

    “你非要守寡,才嫁给本宫为妃么?”太子语气带了几分冷,被谢可言骗了这么多年,他也隐藏了脾气这么多年,如今他有些控制不住了。

    周言词猛地抬头,一脸严肃的绷着脸。

    “你大可试试。我定让你这大越江山陪葬!”脸上一凝,京城外的护城河,突然跳起了一汪一汪的鱼。

    “怎么回事,突然鸡鸣狗叫,山林里野兽在咆哮……”

    “护城河外的鱼都跳起来了,好多人在捞。”

    “我家养的狗突然撞死了。”京城里人心惶惶,突然有些不安。到处都是鸡鸣狗吠,嚎叫不已。甚至许多动物都在已头撞墙,想要冲出牢笼往山上躲。

    宫中,皇帝养的珍珠鸟突然一头栽进喂水的盆子里,将自己淹死了。

    八卦楼中。

    七卦心中一沉,鸡鸣狗吠,人畜不安,只怕有大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