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37章 悔不当初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皇后有些不正常了。

    自从上次与萧氏闹翻了脸,她便有些不同了。

    有时候疯疯癫癫让人拿了黄纸,在殿中焚烧,有时候又跑到谢可言宫中眼巴巴的看着。

    谢可言总觉得毛骨悚然。

    此时,她便只觉得浑身都在打哆嗦。

    “可儿啊,你看看你,进宫都瘦了。本宫看了心疼啊,你说周言词要害你龙子,本宫便帮你除掉她如何?连谢家一块除掉如何?”皇后笑意盈盈的看着她,谢可言浑身直冒冷汗。

    母亲早便说了自己不是她女儿,她如今仿佛什么都忘了一般。

    “给本宫说说,有什么想吃的?本宫最近新得了一些吃食,待会让人给你送过来。”皇后笑看着她,还双手拉了谢可言的手,谢可言几乎快要哆嗦起来了。

    “肚子里的孩子……”皇后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只阴冷的可怕。

    谢可言慌忙推开,前几日皇后见她出血,一脸紧张的说要帮她查谁要害龙子,没两天,周言词便入了牢狱。

    但谢可言,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皇后疯了,别人不清楚,甚至看不出半点不同。但她明白。

    那段记忆她已经糊涂了,谁也不知道她会做出些什么事情出来。

    “多谢娘娘关系,可儿会保重身子。谢家不劳娘娘操心,娘娘休养好便是了。”谢可言离她远远的,如今看着她便瘆得慌。

    “可儿啊,是本宫对不起你。你不知道吧?小时候本宫经常摸着肚子自言自语,憧憬肚里孩子是个什么样,是不是很可爱,长大了是不是很顽皮,将来会不会是个好的君王,能不能承担一国之主的责任……本宫对孩子有亏欠啊。”皇后呢喃道,神情恍惚。

    一时间想起自己生了个女儿,在宫里快快乐乐长大,大越因为有了她越发风调雨顺。

    一时间又想起自己策划了孩子被劫之事,然后换了别人的儿子回来,她的女儿被冻死了。假女儿还进宫抢她夫君……

    不不不,不是的,女儿没死没死,肯定没死……

    皇后恍恍惚惚的,一会正常一会恍惚。

    “不行,不行,你不能生下这个孩子!本宫为了你好,你别生下这个孩子!”猛地,皇后双眼血红的抬起头,凶狠的看着她。

    谢可言心中一惊,正要倒退一步,却见皇后疯了一般扑上来掐住她的脖子。

    “不可以,不能生,不能生,孩子不能生!”此时她已经风不清谢可言是不是她女儿了,她只记得这孩子不可以出生!

    掐住谢可言脖子,便把谢可言扑倒在地,对着肚子狠狠的踹了上去。

    “母后!不可!”太子突的推开门,心中狂跳,身后宫女吓得魂飞魄散,顿时冲上来将二人分开。

    谢可言脸色煞白,却又不敢往太子身边靠,只躲在一群宫女身后浑身打哆嗦。

    “娘娘,您这是要了咱们贤妃娘娘的命啊。便是您看娘娘不顺眼,也不能害了皇子啊。”绿屏当即就哭开了。

    贤妃宫中一片混乱。

    太子面色一沉,母后这段时日很不正常!

    他本想找母后谈周言词之事,却不想见得皇后正对着谢可言行凶。

    “母后,儿臣扶您回宫……”

    “滚开!”皇后眼眶通红,一把推开太子,眼中带着几分厌恶和憎恨。

    太子一时间竟是愣住了。

    都是你们两个,都是你们两个,最可怜的就是我唯一的女儿!

    皇后脑子清醒了几分,不管是女儿嫁给皇帝,还是女儿被害还被人顶替,哪一个都是她无法承受之痛。她现在恍恍惚惚自己欺骗自己,却发现不管是哪一个都让她无法接受。

    特别是她们两人站在一起,她只恨不得杀了这两个顶替她女儿的假货!

    皇后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去了,心中悲凉一片。

    太子眉头微皱,见皇后这般模样微微有些不舒服。平日里母后虽然不算宠溺他,但却从未用那般嫌弃的眼神看过他。

    太子瞥了谢可言一眼。眼中微凉。

    “谢贤妃好自为之,母后看你摔倒好心扶你,可别让宫人传出不该传出的话。不然……当心这满殿宫女的舌头!听说活生生拔下舌头,当着面煎成一片片金黄,别有一番味道。本宫相信,你们都是不愿见识的。”太子轻笑一声,眼神扫过众人,无一不是如坠冰窖般寒冷。

    谢可言从未见过这般冷血的太子。特别是太子看着她肚子时的眼神,犹如一条冰冷的毒蛇。仿佛一不注意,就会亲手剖开她的肚子,挖出孩子。

    宫里的下人瑟瑟发抖,跪了一地不敢吭声。..

    太子袖子一甩便往皇后宫中走去。

    母后的状态让他很不安,一路思索进了皇后宫中。才发现嬷嬷守在门口,看着他微微摇头。

    “殿下请回吧,娘娘不想见任何人。娘娘状态不稳定,太子见了只怕适得其反。”嬷嬷叹了口气,这做的什么孽哦。

    她,也许是这宫中唯一的知情人了吧?

    太子顿了顿:“嬷嬷费心了。若是母后好些了,请母后能否高抬贵手放过谢将军之妻,儿臣与她有几分交情。”太子迟疑了下,平常他但凡找母后不论什么,母后都会答应。

    此时他说出这话,倒让嬷嬷皱了皱眉。

    嬷嬷只点了点头,待太子走后进屋回禀皇后。

    皇后嘴角已经咬出血迹,冷冷的缩在角落。

    “他算个什么东西!本宫虽不屑动谢家一个小小媳妇,但本宫就是不让他如意!谢可言不是要她死么?太子不是要救她么?行,本宫让整个谢家陪葬!替我的乖女儿陪葬!”恢复了几分神智的皇后,带着满腔仇恨。

    嬷嬷不敢再劝,只低低迎合着。心中却只叹皇后一生悲惨,如今落得这般进退两难境地。

    若是当初孩子生下来好好养着,多好。那样一个上天厚爱的孩子,当初却鬼迷了心窍要送出去。

    此时,太子却一拐弯,往牢里去了。嘴角噙着几分笑意,京城传出的信件,他已经让人尽数劫下。

    待谢景修回京,一切已成定局。

    言言,他的言言,谁都抢不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