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32章 金木水火土改运之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皇帝对谢可言肚里的孩子确实看重。

    她平日里所进食的一切膳食均是查了又查,生怕出一点岔子。

    “下去,省的扫娘娘的兴、查旁人也就算了,娘家查什么查,当心得罪了娘娘,当心一朝生下皇子有你们好看!”绿屏叉着腰将检查的宫女赶了下去。

    一边走还一边念叨:“没点眼力见儿,娘娘好不容易吃些东西便来扫兴。这宫里规矩就是多,难怪娘娘抑郁的都吃不下饭。”

    殿内谢可言听闻恰好放下勺子,吃完东西感觉人都活过来了。之前还浑身乏力昏昏沉沉,此时便清明了许多。

    肚子里的孩儿似乎也感受到了母亲愉悦的心情,顿时踢了起来。

    “这孩子就是爱动,动起来满肚子都在颤抖。陛下见天的说要生个身体康健的大胖小子,这下肯定如意了。”绿屏咧着嘴轻笑。..

    谢望舒看了她肚子一眼,瘪了瘪嘴。

    “说起来还真是奇怪,以前你这身子好端端的,怎么一怀孕这么多毛病。”谢望舒总觉得不得劲儿,便多说了一句。

    哪知谢可言登时沉了脸。

    “望舒姑娘您说什么瞎话呢?贤妃娘娘若是不得好,你能有什么好处?这孩子有福气着呢,贤妃娘娘一举得男,您瞧瞧咱谢家谁有这么大能耐?小姑娘家家嘴巴还是说点好话。”绿屏当即便不乐意了,见谢可言脸色好转了一些这才安心。

    实际,最近宫里也有传闻。

    说是宫里不知犯了什么忌讳,最近总是有些不祥,孩子一个个都出事。

    都说谢贤妃如今肚里怀的龙种是妖孽,要夺大越百年基业。

    “好了,望舒年纪小不懂事。”谢可言抚着肚子淡淡的皱了下眉头道。

    “去辛贵人那打听打听,看事情如何了。辛贵人虽憎恨我身怀两个龙子,但明人不做暗事,我谢可言行得正坐得端,她那孩子我可没动手。”周言词一听,瞧那意思只怕火烧到谢可言这儿了。

    绿屏这才低头退了出去,脸上愤恨不已。

    娘娘都已经怀着两个孩子了,怎会害她孩儿?

    “不知贤妃娘娘,肚里孩儿胎动如何?”周言词没忍住,问了一句。

    她观谢可言面相,似乎名字不该有子的命啊。若是强行生子,只怕这便是上次雷劈到御书房的缘故吧?

    这孩子,只怕真是有问题。

    只怕还会让大越皇室蒙羞,会让大越面临危险。

    “这孩子懒散得很,随了我的性子。快五个月才有胎动,大约是知晓我想家,每次吃了母亲送来的吃食,这孩子便格外欢快。”谢可言嘴角勾了勾,面上显出几分高傲。

    周言词眉头紧皱,如今她看谢可言肚里,完全不是正常新生儿的生机。

    里面充斥着太多浑浊之物。

    “皇上驾到!”正说着,外边突然传来一阵尖细的嗓音。

    谢可言顿时变了脸上神色,变得极其虚弱又柔弱的模样站起身,与周言词等人一道恭迎皇帝。

    一袭明黄色的身影出现在视野,皇帝快步走进:“可儿不要多礼,你身子弱便好生躺着。你们也起身吧。”皇帝挥了挥手,周言词三人低着头垂手立在旁边。

    “朕平日里没什么时间,平日里你们妯娌啊姐妹啊,便多进宫陪陪她。可儿是你们大姐,又记挂着你们,做妹妹的也要体谅体谅大姐。”皇帝看不出喜怒,倒是谢望舒双手紧了紧。

    周言词微微抬头,皇帝眼神一扫,在周言词身上停了一瞬间。

    眼神有刹那的对视。

    皇帝只感觉心底似乎停了一拍,登时心口显得有几分瑟缩,让他不舒服的皱了皱眉。仿佛有什么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错过一般。

    “陛下,您身上怎么一身的水?”待皇帝坐下,谢可言才一脸错愕的看着皇帝头发和衣裳竟然都是湿的。

    “这,这不会又是甄昭仪冒犯了陛下吧?”谢可言颇有些吃味,只不过并未让皇帝看出来,反而让人拿了衣裳出来。

    皇帝嘴角一抽。

    他能怎么说?从甄珠那里出来时,甄珠站在阁楼上,大声喊着陛下陛下……

    然后他还以为甄珠要跟他认错,便抬头应了一声,并且飞快的转头走了回去。

    然后……

    就被泼了一身水,他还没发怒,楼上甄珠便板着脸冷冷看着他:“早叫你避一下避一下,你还迎上来做什么?”

    哐当一声,窗户便被重重关上。

    皇帝,也不知自己造了什么孽,选了这小祖宗进宫,现在是自讨苦吃。

    此时更是有苦说不出。

    “珠儿年幼不懂事,小孩子心性,可儿平日里不要去她殿里。”皇帝神情带了几分严肃,他虽对甄珠冒犯他恼怒,但甄珠那身本事却才是真的让他着迷。

    谢可言低了低头,轻声嗯。

    周言词默默后退一步。

    “我闻到了洗脚水的味道。”一姐那双臭脚的味道。

    “这些日子你莫要跟外人接触,珠儿对旁门左道有些涉猎。今早宫中……吊死了个小宫女,珠儿便看出了些门道。”皇帝也不让周言词几人下去,便直接道。

    “世间有一种改命之法,只要在金木水火土五行出生,又踩着特定的时辰在金木水火土之地死去,便能改命。其中需要两对童男童女,你肚子里两个男胎,万万不可出差错。”皇帝没说的是,昨日夭折的皇子和今早的宫女身上,都被放了一滴血。

    只要五滴血凑齐,便能改命偷运。

    不过其中似乎又有什么不同,珠儿也暂时没想到。

    谢可言听闻吓的白了脸,感觉肚子似乎都抽动了两下,登时更紧张了。双手泛白,紧紧捂着肚子甚是紧张。

    谢望舒突然有些心软了,心中对着那大姐颇有几分忧虑。

    周言词抬头看了谢望舒一眼,只觉她浑身生机好像有些变化,但又朦朦胧胧看不太清楚。

    待三人出了宫,谢莹蕙坐上马车才脸色微白道:“她那孩子不能生。”

    上辈子她嫁给了太子,太子一心护着她,便是生了怪胎也没有任何怪罪。

    如今谢家安好,哥哥嫂嫂安好,现在谢可言嫁给了皇帝,这节骨眼上若还是生出一对怪胎……

    只怕娘家也吃不了兜着走。

    更何况,以谢可言的性子,只怕很容易牵连众人。

    谢莹蕙心中有几分淡淡的愁绪。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