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26章 姨娘大改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可言离开谢府时没惊动任何人。

    只是脚步慌乱带着几分失落,看样子要回宫求证一番了。

    谢侯爷急匆匆从外边赶来,也没见着女儿一面。

    ”贤妃娘娘兴许是忙着回宫吧,现在娘娘得宠,本身性子又懂事儿,自然不会让陛下难做。侯爷下次想娘娘了,便找陛下求几日假便是了。”府里小厮劝解道。

    “是了,这孩子历来便让人心疼。”侯爷点了点头,谢可言生的貌美,在京里是有名的才女。如今更是进了宫做贤妃,走出去也倍有面子。

    像往常,人家都是笑话他一屋子女人没儿子的。

    “去,告诉万姨娘,今儿去她房里睡。”万姨娘年轻,怀孕也容易些。

    谢侯爷有些焦急,就谢景修一个独子,与他关系又不亲近。现在权势比他这个老子还高,又经常带兵打仗,谢侯爷难免想再生个儿子。

    “若是再生一个,一定好好教养。这侯爷之位也能多考虑考虑。”谢侯爷暗自想道。

    他平常不被儿子看在眼里,又因为薛氏之死与儿子生了天大的隔阂。说起来,隔着他娘一条命。若真是还有别的儿子,这侯爷只怕轮不到谢景修继承。

    外人都道谢侯爷儿子争气,殊不知谢侯爷宁愿儿子没出息,就指着侯爷生活。这样,儿子还要仰仗着他。

    “唉,要是再生一个就好了。”谢侯爷便走便道。

    哪知话还未说完,那屋檐边好生生的瓦片突然噼里啪啦掉了一长串。顺着谢侯爷的脚步哐当哐当步步紧逼,直到谢侯爷一脸惊恐的转身,那瓦片顺着他鼻尖落在脚下。

    小厮全部吓得一呆,谢侯爷心肝子都颤抖了一下。

    “侯爷,咱们这侯府许久没修缮了,大概是巧合。”小厮干笑道,问题是方才那瓦片掉的极为牵强啊,一点也不像年久失修掉下来的。

    “我瞧着倒像谁硬生生拽下来的。”有个小厮嘀嘀咕咕,这让听到的谢侯爷脊背发凉。

    “婉儿怎么当的家,若这屋檐掉下来砸着人怎么办?让她拨些银钱把府里整顿一下。”谢侯爷皱了皱眉,隐下心里的不安。

    老天爷还管我生儿子呢?别开玩笑了,老天爷哪有那么闲。

    “夫人这段时日身子不适,都是少夫人当家。待会奴才便告诉少夫人去。”小厮嘴角带着几分笑,现在府里少夫人当家了。

    谢侯爷怔了一下,心想倒也正常,也没胡思乱想。

    “侯爷,万姨娘说身子不适,让侯爷另找她人。”没多时,去万姨娘处传话的小厮回来了。

    谢侯爷皱了下眉。

    “那吴姨娘呢?”吴姨娘生了两个女儿,身子也不错。

    “吴姨娘也没空。”

    “袁姨娘文姨娘夏姨娘等等都没空,让侯爷……侯爷出去睡。”小厮抬起头飞快的看了眼侯爷,然后缩着脑袋小声说道。

    谢侯爷眼睛一瞪,瞪得圆鼓鼓的。似乎很是不可置信。

    哪次回来不是十几人跑出来拉着他去自己屋,有时候还让闺女来拉。这一个个都怎么了?

    小厮没敢说府里发生的事,下午姨娘被扔进锅里煮的跟个红皮虾才捞回去,谁还敢乱说话啊。

    唉,老爷子和老太太带着老来女去了寺庙住些日子,真希望他们快点回来啊。

    “罢了罢了,本侯爷也不是非要在府里住,只是怕她们伤心。”谢侯爷挥了挥手,面上有些烧得慌,不过外边红颜不少,便又准备出去睡了。

    家花哪有野花香,各位姨娘都是懂事又大方的,在府里相亲相爱他乐还来不及。

    “告诉夫人,晚膳我不回来吃了。府里有什么事让少夫人做主就是了。”话刚说完,便抬起腿朝大门走去。

    殊不知,所有姨娘此刻都被牢牢的看守在自己院子里。谁都不准出来报信。

    有胆子大的派丫鬟出门的,当场打断腿挂在桃树上以儆效尤。

    一时间,众姨娘这才意识到了危险。

    只怕,这府里真是要改天换地了。

    一时间,府里人心惶惶。

    第二日一早,天还没亮,便有丫鬟挨个儿敲门,姨娘们还想称病不起,不过也不看看对方是谁?

    但凡她们说自己什么病,很好,不出半个时辰,一定病发。完全说什么就应什么。

    最夸张的,还有一个说自己老娘要没了,爹也病重了,弟弟妹妹要被卖了。想要出去看看家里。

    哪知下午时家里便来人送信,你爹病重,你娘没了,弟弟妹妹卖了。连养的老母猪都爬上了树跳下来自绝身亡了。

    据说,当时那姨娘便一步一跪的往少夫人房里去。虔诚无比,直接跪着过去。

    除了萧氏,整个后院的姨娘都是亲眼看着她,哭的鼻涕横流,一路跪过去认错的。

    “她们到底发生了什么,袁姐姐和文妹妹,现在又是夏妹妹,一个个问起来都闭口不提,但偏生对她又恭敬的很。”府里姨娘好奇的很,见又不敢挑衅周言词。

    前车之鉴啊。

    一个个每日老老实实照着她所说的做,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晚上还要接受周言词爱的教育。

    整个后院,一时间安静多了。

    呵呵,能不安静么?从池塘里爬起来话都不想多说,累死个人。

    又是初一,谢家每月初一十五都要一起用膳。

    一大早,所有姨娘都涌入萧氏房里,站在门外跟个木头桩子似的不敢动。

    “这些姨娘大半个月不见人影,突然间齐聚咱们夫人门口,不会是想趁着侯爷没回来,将咱们夫人打一顿吧?”丫鬟腿都快软了,十几个姨娘乌压压站在门口,沉着脸又不说话又不走,这特么是要打群架?

    众位姨娘:呵呵,夫人你能不能早点起?娘的,请安要起这么早吗?作为夫人你特么还不起!老子等着请安侍候你用膳呢!

    丫鬟战战兢兢的等着萧氏起来,伺候着洗漱了这才扶着出来。

    萧氏如今在府里养伤,什么也管不了,生怕没了当家主母的威严。

    今儿一出门……

    卧槽,见鬼了。

    这些红颜一个个怎么瞧着黑了许多,呃,精干了许多?还一副恭敬的模样要伺候着她用膳?

    萧氏,莫名的有点慌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