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25章 皇室双胎秘辛(1000三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可言回府了,没告诉任何人。

    想来她却是得陛下宠爱的,一般入了宫的嫔妃想要出来,那可就难了。

    若非不是特别重大之事,几乎没有擅自出宫的可能性。

    “贤妃娘娘您回来怎么不提前告诉一声,咱们也好出来迎接你们……”萧氏跟前的丫鬟见了连忙请安。

    谢可言眼珠子都没动一下。

    “你的意思是咱们贤妃娘娘还要通知一声咯?跪那吧,别起来了。”宫女绿屏蹙着眉,扶着谢可言便走。

    府里有人远远看着也不敢上前打扰了,只觉得大姑娘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只有谢莹蕙知晓,她不是变了,这才是她真实的样子。

    上辈子,她似乎是嫁给了太子,好像便与萧氏决裂,两人关系闹得极其僵硬。那时,她对谢府便是可有可无的心态。

    若说父亲对谁都有亏欠,但对她是真没有的。

    她生的漂亮又会说话,经常哄得父亲眉开眼笑,就算吃食也会常常给她带一份。别人都没有的。

    她的父亲,花心多情又绝情。

    萧氏如今一张脸留了疤,偏她又是个爱美的,如今见了漂亮姑娘便心生怨恨。便是在她跟前伺候的几个丫鬟,脸上都被巴掌扇的红肿难堪了。

    谢可言进来时,瞧得满屋子丫头低着头大气不敢喘,脸上红痕脂粉都遮不住,便皱了眉。

    挥手让众人出去。

    “你便是这般,所以父亲才不肯入你的房门。父亲疼女人知女人懂女人,你总是这般责罚下人,只会让他越反感。当初你在全福镇时可不是这样。”谢可言肚子还不大,便挺了肚子满身孕相的坐下。

    萧氏眼神在她脸上一闪而过。

    “我若是不叫你,我被皇后欺辱,你只怕问都不问了。为娘精心教养你十多年,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萧氏有些不满,当初皇后拿她出气,谢可言甚至连问都没问一句。

    谢可言勾了勾嘴角,那张脸显得越发美貌。初经人事的她,如今就像绽放的昙花一般让人惊艳。

    “我若是不心疼你,就不会求陛下要那复颜膏给你了。”谢可言上前拿了膏药,打开,轻轻擦拭在她脸上。

    见得她面上那清晰的牙硬,微微敛眉。

    皇后果真恨死她们了。

    萧氏似乎解了气,顿时松了口气拉着女儿道:“你在宫里我又担心你,我又被树枝砸断了腿没法看你。看你过的好,我也就放心了。娘让你嫁给陛下,也是为了你好。你好好侍奉陛下,将来太子登基必有你的好处。”萧氏看着她的面容,语重心长道。

    “你肚里孩儿,你若是生了皇儿,必成太子心腹之患,到时候可得不偿失傻丫头。”萧氏心中又气又急,这死丫头不想肚子那么争气。

    果然,不是谢家的种,就是不一样。

    谢可言笑眯眯的,仿佛听不懂。

    “娘,你不是说想报复皇后吗?女儿有个极好的主意,你看如何?”谢可言偏着头抚着肚子,这让萧氏心中微微不满。

    “皇后是太子嫡子,又是唯一的儿子。之前是没有儿子可以选择,才让他做了太子。我肚里两个皇子,总有一个能成功把他拉下来。到时候皇后定是痛不欲生!娘,你说可不是快哉?”

    “胡闹!不行!”谢可言话都还未说完,萧氏便蹭的一下坐起来,一把将给她擦脸的谢可言推了出去。

    那力度大的谢可言连退好几步,若不是方才丫鬟给她拿了个凳子,只怕这一下便要跌倒在地。

    “言言,我的女儿。没事吧?肚子可伤着了?”萧氏似乎吃了一惊,连忙慌乱的要爬起来。

    谢可言心中冰冷一片,这才按捺住咚咚直跳的心脏,连忙让她躺下。

    “母亲,女儿无事。孩子,也好得很。”只是却不肯再离萧氏近了。

    “你这孩子,唉,娘只是不愿你与太子为敌。太子已经长大,你如何抢得过他?你是娘的乖女儿,娘只希望你平安喜的过完这一生。太子又对咱们多有照顾,你在陛下身旁帮着他多好?这生个孩子自己上位……”你真是敢想。

    萧氏不由有些烦躁。

    进宫前谢可言明明答应她,会好好辅佐太子,在陛下跟前吹枕边风,让他早些传位。

    却从未想过,她会自己怀孕,抢那至高无上的位置!

    “娘,你为何要帮着太子却不肯我的孩子抢那位置?太子难道比女儿还重要?”谢可言很是不满,她隐隐能感觉到,每次太子来家中时,娘都极其高兴。

    绝对比见了自己更高兴。

    “你,你怀的是双胎。母亲哪里不疼你,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怀了双胎。甚至还被国师预言是男胎!最近是不是陛下已经极少来你宫中了?这就对了,你这孩子,不能生!”萧氏胡言乱语的瞎扯,只想让谢可言打消生下孩子的念头。

    谢可言眉头一皱。

    “你可知在皇室,若是生下双胞男胎是什么命运?”萧氏顿了顿,看着远方,神色有些苍白。

    “皇室秘辛你自然不知。”萧氏轻笑一声。

    “陛下,乃是双胎出生你可知晓?”萧氏淡淡一句,让谢可言心中一惊。

    “当初先皇后诞下两个皇儿,大的做太子,小的必须溺毙。皇后心软,便不肯放小皇子出宫,先皇大概也是不舍,只把孩子养在冷宫不敢让他出现在人前。但那时陛下年幼,时常偷偷跑去见弟弟。又因为贪玩,时常不完成薛太傅留下的课业。便让弟弟代他上课,甚至后来,二人还常常换了衣裳交换身份。”

    谢可言僵在原地。

    “寻常人家便罢了,太子身份可是随意能换的?后来有一次太子去冷宫换衣服被发现,小皇子便被连夜送出宫处死。陛下这才顺利登上皇位。”

    “陛下当初深受双胎之苦,你如今怀上双胎,且若平安诞下两个皇子,你觉得会有好下场?”萧氏似乎没看见谢可言身子颤抖。

    萧氏嘴角带着微微笑意,见谢可言看来又连忙收回,看不出半点异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