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19章 言出法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太子整个人都崩溃了。

    此时那一脸的胡子拉碴,半点也看不出属于太子的仪态,只贪婪的看着周言词那张脸,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

    “我说过我会娶你的。”太子鼻尖闻到淡淡血腥味儿,却被他死死的压了下去。

    周言词眉头一皱上下扫了他一眼。

    根骨不佳,品性不定,气运……偷来的也好意思说话?

    “当初是你一言不合离开全福镇,现在你来告诉我,你要娶我?你要不问问我相公答不答应?”周言词只觉可笑。

    “我不答应!”周言词话音干刚落,便被揽进一个宽阔温暖的胸膛。

    带着温热的披风把她罩了起来,谢景修把捂好的火炉子放进她手里,见她再没有半分受寒的可能这才抬头看向面色铁青的太子。

    “谢某还未谢过太子当初的赐婚之情,谢礼待会便送到府上。毕竟若不是太子。谢某与言言无缘呐。”谢景修示威性的把周言词整个揽进怀里,不让太子看。

    太子深深的吸了口气,压抑住怒火。

    如今,他看向谢景修的眼里只剩晦涩难言的恨。

    他更恨自己!

    “你欠了我的。”太子只看着露出一双眼睛的周言词,定定道。

    “这天下谁都可以欠你,但我永不欠你!”周言词轻叹一声,这大概便是孽缘吧。也许当初让原身遇见太子,是上天对原身的垂怜吧。只可惜……

    依然没能成功。

    “我没能认出我的言言,是我的错。我错把野鸡当凤凰,也是我的错。我把心爱之人亲手推至别人怀中,依然是我的错。但……”太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但,你依然是我的!

    “便请谢将军替我好好照顾言言了。”太子勾起一抹笑,似乎比起曾经少了几分单纯和仁慈。笑容里似乎多了些别的东西。

    “我的妻定然好好护着,不让任何狗眼多看她,亵渎她!若有人在她面前蹦跶,一定亲手拧断他的脖子,挖了他的狗眼!”恕我直言,除了我,剩下的都是辣鸡。

    谢景修面色也冷了下来。

    对于垂涎自己妻子的男人,谁都不会有好脸色。更何况还是孤独八辈子,如今好不容易开了荤的男人。

    太子笑笑:“谢将军这般粗俗,可莫要吓坏言言。不过本宫倒是多谢将军相护了。”一副跟周言词极其熟稔的样子。

    谢景修冷笑,从来不曾被他放在眼里的太子,竟是也有几分能耐!

    “我觉得你们最好不要忽视我。”我可不是被你们保护的女人呐……

    站在精神病院之巅的女人,你们能护?

    正在三人说话之际,一道晴天霹雳朝着谢府直直劈去。那银白的闪电几乎照亮了大半个京城,闪电犹如巨蟒一般将谢府那颗歪脖子树劈断。

    树下恰好是萧氏阁楼,面纱遮脸的萧氏直直的被歪脖子树砸中。就像被锁定了一般,腿脚定在原地,竟是想逃都没法子。

    这一阵响彻天地的巨雷过后,整个京城似乎都安静了一瞬。

    青天白日的,谢家又遭罪了?

    谢侯爷正在怡红院里与姑娘们吃酒喝茶,听得禀报时脸色都白了。他就多喝了点花酒,多养了几个红颜知己,连上天都看不过去了?

    这一下什么心思都没了,丢下美人便惊慌失措的朝家里跑。

    嫖.娼被雷劈,老天爷现在管的这么宽了?

    谢景修也是心里一紧,也不跟太子废话,当即便朝着谢家赶去。

    这特么还没到家呢,一道水桶般的闪电又飘进了皇宫,把皇帝御书房顶上那个龙头劈了下来。

    在屋内的谢可言神色煞白,总感觉一阵铺天盖地的恶意袭来。

    若不是皇帝皆有真龙相互,只怕也逃不过。

    “这老天爷约莫是在打呼噜吧?怎么大晴天打雷,还总是照着人劈,例无虚发啊……”

    “上午才地动,下午就电闪雷鸣来劈人。难不成有人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这也太过分了……”这得做出什么事才让老天这般震怒啊。

    呵呵,老天不震怒,言言震怒。

    老天爷眼不够宽,主持不了的公正,我便来主持!

    没多时,太子东宫也挂逼了。

    无一例外,全都享受了雷霆洗礼,火烧府邸。

    “略施小惩,收点利息。”周言词进门前念叨了一句,悠哉悠哉的很。

    “快点把这个给贤妃娘娘送去,娘娘这些时日吐得厉害就想家里泡的嫩酸笋呢。”丫鬟急匆匆抱着菜坛子到门口给了候着的宫女。

    那宫女赫然便是随身伺候谢可言的。

    “咱们娘娘若是诞下皇子,将来可就母凭子贵了。皇后欺负咱们夫人,将来有的是苦头吃。”小丫鬟送了东西进门,偷偷与人说了两句闲话。

    只怕要不了多久,贤妃怀孕之事便要传出来了。如今未过三月胎像不稳,谢可言又吐得厉害,皇帝怕出了差错这才封了口。

    谢景修也是知晓几分的。

    甚至还更多一些。

    边走边与周言词细细讲道:“皇后与萧氏闹翻了,谢可言在宫中不好过。不过仗着肚子里有龙种,陛下倒也护着她。甚至……”谢景修顿了一下。

    谢可言未曾入宫便怀孕到底不是好事,但皇帝显然看中皇嗣,自然知晓谢可言入宫时便有身孕之人,全都没了。

    如今对外是刚怀上,实际即将三个月了。相差一个多月也看不出来。

    “有太医诊断,她此次怀的恐怕是双胎。”谢景修面色有些诡异,若说别的便罢了,若是怀的双胎……

    且国师又断言,男胎。

    双胞男胎。

    周言词还没多问,便到了谢府被雷劈之处。只见萧氏庭院里一个巨大的深坑冒着黑烟,那颗两人才能环抱的歪脖子处被劈出了火花,烧的漆黑。

    萧氏屋子都被烧了半截。

    谢侯爷一脸愧疚,难道真是自己嫖多了?但他们是真爱啊。

    “夫人如何了?”谢侯爷面色难言,上次萧氏从宫中出来,传出与皇后娘娘大打出手的传闻,这便让他面上很是无光。

    “夫人右腿和右手断了。”丫鬟也表示很惊奇,摔得还挺一致的。

    苍天亲爹:当初就是这只手掐我女儿,这条腿踹我女儿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