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18章 太子的言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龙脉动了,京城微微摇晃了一下。

    据说曾经大越有过一次大祸,便是龙脉示警,然后整个京城搬迁,之后那座城池便被不远外的护城河淹了。

    不过下了短短半个月的暴雨,护城河外不知哪里出了问题,竟是河水倒灌,直接淹进了城。

    还好当初全城搬迁,这才没出大问题。

    如今龙脉在周言词一声质问下,竟是瑟瑟发抖,也不知预示着什么。

    八卦楼内众人人心惶惶,都以为要出什么大事,也不知是周言词怒火引发了龙脉巨变。

    国师眉头死死皱到一块儿,明明面前那小丫头嘴角含笑看不出半点怒意。他却总觉得心里有些发毛。

    “作为国师,你觉得应该如何惩罚那些人呢?”周言词偏着头,一副单纯的模样。

    不造为毛,直觉告诉国师,他的答案很重要。

    “夺人生机乃是天理难容之事,但许多事既然已经过去了,便也只能多做补偿。人死不能复生,便是抢回生机也无济于事了。”国师叹了口气,这世间大能不止他一个,但心术不正的人用这等能力为祸苍生,那便是大灾难了。

    “抢夺生机害人性命,这等人自然是天理难容。天打雷劈都不为过是吧国师?”周言词笑着道。

    国师在她目光下微微点头,指望上天来惩罚,来降罪,来天打雷劈,这姑娘还是太单纯。

    周言词笑而不语。

    我说了,世道不公,但我有公道!

    “国师,龙脉动了。”七卦以为国师没感觉到,揣测不安的提醒了国师。

    “周姑娘不问你想问的问题么?”国师有些好奇,寻常人见了他大多都想知天命知未来,这姑娘没一点好奇心。

    “国师还是好好护住这大越的根本吧。”周言词轻笑一声,自身都难保了,还有什么好问的。

    国师脸色一变。

    “龙脉既然动了,那定是皇室出了问题。恐怕还有灭国,易主的危险,国师还是留几分生机为大越鞠躬精粹死而后已吧。”周言词意兴阑珊的摇了摇头便下去了。

    众人也没听清她问了什么问题,只是羡慕她运气好罢了。

    “国师,陛下召您速速回宫。”宫里侍卫满头是汗的进来禀报,此时甄昭仪和贤妃谢可言也已回宫,京城只怕有些动乱。

    “辛贵人不知怎么回事动了胎气,宫中医女全部过去看了,说是受了惊吓。只怕要早产。”周言词临出门时听得身边有人低声议论,待见周言词目光看来,这才压低了声音不再言语。

    “啊!什么臭东西!滚开!”众人正有序出了八卦楼,便见外边臭豆腐摊上一块臭豆腐竟是朝粉衣女子夫君脸上倒过来。

    那男子没有知觉许久,此时被那滚烫的臭豆腐倒脸上,一张脸迅速红肿了。

    粉衣女人还来不及反应,便见她那活死人相公竟是一个鲤鱼打挺翻起来,一巴掌便把脸上臭豆腐扔到了地上。

    嘴里一个劲的喊:“臭死我了臭死我了,娘啊,谁把屎拉我脸上了!”

    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

    “国师真乃神人也。”有人暗自嘀咕,对国师越发敬仰。

    “国师真厉害,夫人您问了国师什么?是不是问的将军何时归家?此行是否安全?”小喜叽叽喳喳问道,生怕她为明日谢景修离京伤心。

    “他若有事,这北疆和大越只怕都有事。恐怕都活不成了。”周言词眯着眸子,好脾气的很。

    “为什么啊?”小喜一脸惊诧。

    “因为我不允许啊。”周言词面色淡淡,两个丫鬟见了也只以为两夫妻情深义重并未多想。

    紫苏扶着周言词正要上马车,拐角处一身玄衣的太子,一脸沧桑的走出来。

    “等等,言……周姑娘。可否留步,本宫有疑惑还望周姑娘解惑。”太子抿着唇,嘴唇毫无血色。

    紫苏心生不喜,我家姑娘已经嫁人了,应唤做夫人。太子自幼学习礼仪不可能不知。

    “姑娘……”紫苏看了周言词一眼,见她挥手这才和小喜退下。但都站在听不见说什么,但有什么事却随时能看到的地方。

    周言词面上有些婴儿肥,明明身形纤瘦但脸上却胖嘟嘟极其可爱。一双眸子圆滚滚亮晶晶的,灿若星辰。睫毛蒲扇蒲扇浓密又狭长,那张小脸总是让人生不出防范之心。

    太子站在她跟前,手足无措,竟是差点同手同脚。

    “你……周姑娘可喜欢小动物?”太子低沉的嗓音问道,眼神紧紧看着周言词不错过一分一毫。

    “喜欢,顿顿都离不开。”周言词垂眸。

    “若是寺庙替人超度,所有人都在跪地哀伤,你会做什么?”太子似乎又看见了当初那个女孩子。

    那时寺庙在给去世之人超度,整个寺庙肃穆又哀伤。她途经此处,偷了贡品,对着担架上白布盖着的逝者唱道:“你快回来……”

    后来,被家属追了几座山。还是他把人捞出来的。

    周言词没回话。

    “鹦鹉好吃吗?”突的太子开口问道。

    周言词瞬间张嘴:“肉太柴太老,汤好喝,肉不好吃。不如凤凰。”说完,身子微微一僵,似乎有些尴尬。

    太子轻轻笑出了声,越笑越大声,笑着笑着竟是眼角带了泪。笑容苦涩,紧握的大手都在颤抖。似乎控制不住情绪。

    自从周言词成亲那日看到凤凰羽毛,他便快马加鞭赶回了全福寺,用尽手段把一切查了一遍两遍三遍四遍……

    原来所有人都骗了他,母后骗了他,萧氏骗了他,谢可言骗了他,最让他心塞的是……

    他的言言就这么堂堂正正在他面前走了无数遍,转悠无数遍。甚至他最后听信谗然,差点对她出手!

    再然后……

    被他亲自牵线赐给了谢景修!!

    甚至,他当时心想这个姑娘若是被克死,只能说她命里该绝。此时想来,却是一阵阵后怕。

    太子身子一阵颤抖,脚步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只感觉头晕眼花几乎要站不稳。

    他的言言嫁人了,他的言言嫁人了!他的言言被他亲手推着嫁给了别人!

    太子要疯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