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16章 国师请解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府中的风起云涌,似乎并没有人注意。

    谢侯爷约莫是唯一一个有所察觉的,但也仅仅在于床榻之上有所察觉罢了。

    毕竟他姨娘那么多,等他想起来,一个个都被祸害完了。

    自从周言词进了谢家,这谢府最能蹦哒的两个姨娘似乎都消停了许多。看得萧氏连连称奇,却又心中嫉妒,只以为她们对自己无礼,却对那周言词这般敬重。

    不过自从周言词入了府,那谢家每日都能在门口捡一回野猪野鸡野鸭之类的。倒是让人背地里不禁猜疑,成亲那日异象莫不是谢家少夫人带来的吧?

    这般一想,众人的脸就有点黑。

    娘的,当初大家就差没朝少夫人扔臭鸡蛋了。这要真是她……呵呵了。

    “八卦楼那边主持拼卦,少夫人可要去看看?少夫人也可以为将军算算,看将军这一趟出行是否平安。”紫苏笑着道。

    “这拼卦一年一次,但每次要亲自前往。不得以丫鬟小厮代替。许多大户人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姑娘和夫人们,都能有个出门的机会。”明儿谢景修要离京,紫苏怕她心情郁郁,这才找了借口带她出去走走。

    文姨娘和袁姨娘老老实实跟在身后,只当自己是个丫鬟一般。

    文姨娘捏肩,袁姨娘捶腿,一个个把紫苏和小喜的事都给抢了。

    “去吧去吧,若是运气好还能碰到国师亲临呢。国师一卦千金难求。这去碰碰机缘也好。想当初国师每几年要去一趟全福镇,都引得大越之人趋之若鹜。这机会可难得呢。”文姨娘有两把刷子。

    周言词瞄了她一眼:“不想看见那缠人的神棍。”非要拐我做弟子,呸……

    说起来周言词人生人养,但偏生对于气运一道的知识却是天授。仿佛生来便刻在脑子里,似乎一切本该知晓。

    “听说今日贤妃娘娘也要过来,也不知会不会回娘家看看。”袁姨娘笑看了周言词一眼。

    周言词顿了顿,这才同意。

    一屋子人高兴坏了,待出了谢家大门才发现街上空旷了许多,想来都朝着八卦楼去了。

    八卦楼斗卦,是由七个弟子一卦二卦三卦七个弟子摆阵,所算最为精确人数最多者为胜。据说,其中最为优秀者将来有可能被国师收为弟子,并且继承国师之位。

    这一次报出谢景修的大名,总算入了八卦楼。

    此时楼下安置了数百个席位,男女分开。在座的,大多都是京中声名赫赫但极少碰见的人物。

    萧大人一身常服坐在离八卦楼最近的地方,身旁一个玄衣青年正低着头听他说着什么。

    周伯跃。

    待落了座,周言词才发现周围妇人小姐似乎都不怎么熟络。大多数朝她投来打量的目光,也有许多不善的眼神。

    “大嫂,大嫂你来了都不叫我。还好丫鬟看见你朝这边来了,你要算命么?”谢莹蕙急促赶来,身后跟着一身女装的宋老七。两人鼻尖都冒了汗,可见脚步有多急。

    周言词心中微暖:“你们还怕人欺负我不成?我好歹是当朝宠臣的夫人。”

    “大嫂你误会了,我怕她们冲撞了你,怕你欺负她们。”谢莹蕙害羞的低着头,万一她们不开眼要找死怎么办?

    总要过来亲眼见证啊!!!

    宋老七点头,正解!

    咦,突然好像感知到某种熟悉的气息。登时抬头朝着阁楼上被人层层守护的房间,微微皱眉。

    “众位老爷夫人,小姐少爷,这里七位卦者,大家可以依次提问。八卦楼定当为大家解惑。”台上说了好半天才到正事,此话一出底下众人便蠢蠢欲动。

    没多时,七位卦者跟前便排满了人。

    “三卦师父,麻烦帮老身算算,我那苦命的儿子是否还在人世。”镇国候府上的老太太颤巍巍拿出了信物,再报上生辰。

    镇国候前年在战场上没了踪迹,凶多吉少是肯定的,但八十岁的老太太却挺着最后一口气不肯相信。

    此时她一问,众人都安静了。

    三卦神情有些严肃,细细推算,再观老太太面容,心中微微一叹。

    “师兄,有什么直说便是。”七卦见师兄凝眉不语便摇了摇头,老太太死气环绕,只怕时日无多。

    “侯爷早已不在人世。望老夫人节哀,您……”

    哪知三卦话还没说完,只见老太太仰天长叹一声:“儿啊……”便见老太太身子一软当即便闭了眼睛,断了气。

    众人哗然,镇国侯府下人更是悲戚不已,哭着抱了老太太回府准备丧事。

    “唉,说起来,这算卦也不知是好是坏。你说若是提前知晓某些事会不会改变结果呢?你说透露天命之人会不会上天降下责罚啊?”小喜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那可不一定,三弊五缺听过吗?做这一行的,大多孤独终老且极其短命。”周言词垂着眸。

    “那国师大人头发胡子都白了,算是长寿的咯?”小喜偏着头一脸天真。

    周言词笑笑没说话,那啊,也是个可怜的人。

    她第一次见国师便感觉他身上的违和感,明明头发胡子都发白了,但一双眸子却极其清明,不,应该说是年轻。

    那不是一个老人该有的双眸。

    “国师来了国师来了……”也不知今儿是不是周言词的运气带动了,国师途径八卦楼附近,竟是车轱辘掉了……

    刚一进门,八卦楼阁楼上的几个房间也动了。

    哟,看样子都是冲着国师来的。

    周言词换了个姿势,颇有几分病院大佬气势。

    阁楼上甄珠突的坐直了身子,心头一跳,仿佛有什么不安的事情要发生。

    怪了,怎么这么奇怪。

    这里又没人能制得住我,又没人在我头上压着,怎么还有那种要大祸临头的感觉?

    国师一进门,七个卦者便站起迎了上来。给国师腾出了位置。

    “现在,请生肖为龙,冬日出生,年岁为双数的女子站出来。国师将为你们解惑!”七卦大声道。

    国师算卦乃是随性,看机缘。这几个条件也仅仅是随即抽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