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14章 老天爷亲闺女(800三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皇帝赶到皇后寝宫时,皇后正披头散发犹如地狱来的恶魔一般,满嘴血,一脸冰冷绝望。

    “你骗了本宫,你骗了本宫,你骗了本宫……”嘴里呢喃自语。

    皇帝见了顿时心中震撼,说不出什么感觉。

    若说他厌恶皇后不知体面与朝臣的夫人大打出手也有,但看着她如今失魂落魄心神俱失受了巨大打击的模样,却又不忍。

    自己到底伤她太深。

    皇帝抚着额头,皇后善妒传出去不是什么好事。但他当时纳谢可言进宫,也实属无奈。

    那日他自己也喝的迷迷糊糊与谢可言发生关系,便是不进宫也不行了。总不能让儿子头上带着绿帽子吧?

    况且现在谢可言有了身孕,事关皇嗣,皇帝更不想在多说什么。

    “娘娘,陛下来了。”宫女跪了一地,拉了拉皇后娘娘衣角。

    皇后似乎这才回神,看着皇帝那张脸,竟是越发哭的伤心。

    “陛下,陛下,臣妾对不住你。臣妾对不住你。臣妾有罪,臣妾有罪啊。”皇后哭的肝肠寸断。

    辛辛苦苦打来的大越江山,皇室血脉混入了别的鬼东西,她是大越的千古罪人啊!

    皇后如今有苦说不出,只看着皇帝后悔不已。

    她的小公主,当初自己是鬼迷了心窍才要把孩子换出去。狸猫换太子,却不想萧氏又用野猫再换了一次。只可怜她的小公主,本该是锦衣玉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命,却早早夭折!

    想起萧氏说的,那孩子冻死在雪地里,找到时已经冻得青紫冻得僵硬,她便心口一阵剧痛。

    便是当初送出去,在远处做个快乐的小姑娘也好啊。活着也好啊。

    为什么要与虎谋皮,要与萧氏将错就错,着了她的道!害了孩子,害了这大越的江山!

    皇帝本要苛责于她,如今见时刻端着皇后身份的妻子这般难受,也有些不忍起来。

    “朕知你难受,这一切都怪朕,你要怪便怪朕吧!”皇帝有些心累,他的子嗣如今成了一项大问题,现在谢可言怀孕,他也不敢让谢可言来皇后宫中认错。

    这件事,到底是他和谢可言对不起皇后。

    虽然他对谢可言有些好感,但当初若不是提前做下了那等事,只怕他也不一定要谢可言进宫。

    事后他也查过,他那日所饮汤水茶盏中没有半分问题。只怕那日真是喝多了,情难自已。

    皇后时而痛苦时而冷笑,仿佛疯了一般。

    “是臣妾错了,是臣妾错了啊。”这一切都是臣妾的错!臣妾鬼迷心窍了,乱了皇室血脉,亲手扼杀了皇嗣,亲手害了自己的女儿。

    亲手把大越江山拱手让人!

    皇后如今看着皇帝都不敢与之对视,皇帝兢兢业业为大越操劳半生,当年更是一番厮杀才坐上皇位。

    却让她轻而易举的换出去了!!

    她简直是大越的千古罪人!

    “秀儿,你是太子生母,是将来一国之君的母后,现在是皇后,将来是太后。不管发生什么这一切都不会改变,谢可言进宫也好,怀孕也好,皇位都是咱们太子的。你忘了吗?当初你怀他时天生异象,出生更是不凡,这无一不显示了他的不凡。你不要多想……”便是谢可言诞下皇子,也不过只是皇子!

    皇帝并未给谢可言透露出丝毫意思!

    皇帝本以为能宽皇后的心,却不想皇后一听整个人哆嗦的更厉害了。心口只觉被插了一刀又一刀。只感觉自己在被凌迟,一刀刀剐肉……

    “太子,太子也许没有那么好的……”皇后双手颤抖,陛下,他不是皇嗣,那只是个冒牌货啊!

    天生异象,老天宠爱,天生带福,这都不是她的孩子,也不是大越的君王!

    那个可怜的孩子,被她亲手害死了。为了稳固后位,亲手把孩子换给了黑心的贱妇!

    “陛下,太子不适合做皇帝的。陛下你忘了吗?你也曾说过,太子优柔寡断容易被儿女之事牵绊,不适合做太子的。”皇后眼巴巴的看着皇帝。

    皇帝轻声一笑:“秀儿,朕就那么一个儿子,你还让朕选谁?”况且,父母说自己孩子不好,那只是恨铁不成钢,并不是真的不好。

    秀儿便是皇后闺名,钟毓秀。钟灵毓秀之意。

    皇后嘴巴动了动,一脸血污。终是不敢说出来,太子不是皇室血脉。

    皇后如今只痛恨自己瞎眼,只剩下满满的悔恨。也许是老天的惩罚,自从送出了那个孩子,皇室血脉再无皇子,仅有的一个都是病秧子,还被拐走了。两个公主生母位分低下,也是不成材的。

    皇后哪里知晓,这不是上天降罪。

    而是所生女儿福气太满,气运太剩。在她之后不可能会有更优秀的孩子了。这,想来是老天爷的偏爱之心。

    皇室用足了所有气运换来的孩子,却被换出去了。

    甚至谢家生女不生男,也是因着谢景修是命定的姻缘,不可能再有另一个儿子与之争宠。再者谢景修无论与谁定亲都没有好下场的衰命,无一不在保卫谢将军的贞cao……

    这还看不出什么?

    来自上苍老父亲的一片爱女之心呐。都快偏心的没边了。

    如今皇后后悔也来不及,却又不愿将大越江山拱手让人,只能暗自着急。

    “好了秀儿,朕今晚陪你一宿。明儿还要去甄昭仪宫中。”大半夜爬起来做家庭作业,不知道皇后会不会害怕?哎……

    皇后点了点头,心中痛得发麻却不敢跟任何人说。

    打掉牙往肚里咽。

    但心中的不甘也达到了顶点。对太子也多了几分憎恨和厌恶。

    从这日起,皇后便一生食素,再未沾过荤腥。且每日都去佛堂为早夭的小公主祈福,望着那被糊的看不清的画像出神。那,是小公主唯一的画像啊。

    想想便更讨厌谢家人一番。唯一的画像也被谢家儿媳妇毁了。那家人,生来便是克她的!

    甚至皇位,也即将改姓谢。

    萧氏,且走且看着,本宫定让你全家不得好死!觊觎皇位,害我皇儿,此生之仇不共戴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