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12章 冒牌货公主(一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说起来,凤凰在京城出现还真是破天荒的大事。

    十多年前陛下曾捉过一对,据说琴瑟和鸣伉俪情深。那一对凤凰极其有灵性,感情更是情比金坚一生追随。

    本来捉回来是准备祭祀所用,不过几日也是要放了的。

    哪知道那年被国师带到全福镇养着时,被太子一不小心放了一只。另一只几日不吃不喝,最后也给放了。

    太子一口咬定是飞走了,后来回京还被陛下打了一顿。

    之后陛下还查出自己养的鹦鹉啊等各类珍稀动物,全都被太子偷了一份时,皇帝已经打都懒得打了。

    太子小时候背了不少黑锅,这是肯定的。

    “朕敢肯定,当年朝朕吐口水那只鸟就是前几日抓贤妃那只。”宫里,皇帝言辞极其肯定。

    当年太子逢人便说两只凤凰闹何离,一只把另一只抛下跑了。剩下那只不吃不喝皇帝看不下去,便做主放了。

    哪知道那畜生飞皇帝头上便吐口水,然后跑了。

    “当年它朝朕吐口水时,那鸟脸上的表情跟前几日那只一模一样。”皇帝撇了撇嘴,难不成这老畜生是报复朕又回来了?

    皇帝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这孽障还真是小气,另一只跑了还怪朕不成?十几年了都还来为难朕!”皇帝倒是对谢可言有些心疼,都是朕当年惹得祸哇。

    国师皱着眉头,总觉得不太对。凤凰乃是祥瑞,怎会这般小气?

    当年捉那两只凤凰,其实也是算着与大越有缘分。本想着结个善缘,结果太子把一只给剁来吃了,当年国师是知晓实情的,只是太子求到跟前让国师帮忙,这才不曾告诉陛下真相。

    他自然也是知晓,另一只凤凰是给个小姑娘吃了。但当年凤凰不找小姑娘报仇,找陛下吐口水这倒是让他有些吃惊。

    总觉得凤凰是有些什么含义。

    这又不是熊孩子犯了错找爹娘承担责任,毕竟犯错的不是太子啊。

    “陛下可好好想想,最近是否有什么异常?今日算卦得知,大越只怕有江山易主之祸!”国师一句话顿时惹得皇帝变了脸色。

    江山易主!!

    皇帝面色微沉,国师这般郑重只怕不是空穴来风。

    “这几句边关不宁有些麻烦,本想着谢爱卿成婚后休息一段时日便派去镇压,现在看来只怕要早些去了。”皇帝心中微微松了口气,难道是那边出了差错?

    “再者,便是如今宫中抬了谢家姑娘做贤妃,甄家小女做昭仪。这两人都是一个比一个干净的小姑娘,不会有问题。只不过……”皇帝顿了一下,似乎面上闪过几分尴尬。

    “贤妃前些日子进宫后便喊着头昏,提不起劲儿。太医看了,说是有了一月身孕。如今孕像初现,朕怕于可儿名声有失,便不曾对外公布。”皇帝不太自在。

    其实在选秀那时,谢可言便与他初尝了鱼水之欢。

    国师微微皱眉,皇帝这些年兢兢业业为国为民,极少有出格之举。这对他来说算是极其不守规矩的了。

    “本道倒是看走眼了。”谢姑娘手段倒是颇为高明。

    “这段时日还望陛下警醒些,只怕北疆那边有所图谋。毕竟……”国师话没说完,皇帝脸色就是一沉,似乎带了几分肃杀之气。

    大越与北疆不得不说的往事,还真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但对方,都恨不得弄死对方。

    国师与皇帝商议良久,也只以为是北疆又有了什么动作。

    没多时,一道圣旨便进了谢府大门。要谢景修三日后启程远驻边关,镇守北疆。

    谢景修据说砸了两套桌椅,传旨的太监吓得屁滚尿流。

    此时的后宫却也不太平静。

    皇后被陛下拘在宫中,待得贤妃入宫后才允许皇后出来。皇后立马便宣了萧氏入宫觐见。

    此时皇后宫中没点灯,显得有些昏暗。萧氏淡然的坐在下方,眼眸微冷。

    “你这般作为,就不怕上天降罪么!你,你明知他们乃是亲……他们是亲……他们怎么可以结为夫妻,萧氏,你对可儿就没有一点心吗?”皇后屏退众人,这几日她苍老了许多,萧氏看的她这般模样竟是有几分快感。

    萧氏坐直了身子,坐在昏暗中的她看不清脸上神色。

    “为什么不能结为夫妇?可儿对陛下仰慕多年,就等大选能入宫伺候陛下,等这个机会可等了好多年了。这还的多谢娘娘给机会呢。若不是娘娘时常召唤可儿入宫,她哪能入得了陛下的眼?”萧氏轻笑一声,看着皇后有些冷。

    皇后此时让她气得一口气提不上来,只觉头晕眼花差点站不稳。

    “娘娘,我说他们能结合便是能结合,你说呐?这么多年都是你说了算,是不是也该我做回主了?”萧氏嘴角含笑,笑意盈盈的看着皇后。

    皇后正待想说什么,脑子里一刹那突然想到什么,整个人犹如雷劈一般心中一惊。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扶着桌椅才险些没摔倒下去。

    心口处突然一阵剧烈疼痛。

    脑海里那个冒出来的猜想让她后背一凉,整个人犹如置身冰窖般寒冷。

    “你你……她,她还是我的公主吗?”皇后咬着牙,面色苍白,紧紧的看着萧氏!

    一张脸煞白毫无血色,握着椅子的手背满是青筋,竟是还在微微颤抖。

    心中一阵剧痛,身子都控制不住地发软。

    “娘娘你觉得呢?你觉得是那就是,你觉得不是就不是咯。毕竟,当初是你先放弃她,如今又用这般眼神看着我做什么?至于你说那孩子,早在一岁时的冬天便病死了。那时我不是给您送了一幅画做念想吗?”萧氏轻轻笑道,我可从来没说可儿是你的小公主。

    皇后脑海里瞬间空白,跌坐在椅子上,只感觉浑身发软毫无力气。一瞬间似乎被打入万丈深渊。

    死了,她的孩子死了?

    她的孩子早在一岁时便病死了,早就病死了!!

    皇后痛得心口发麻,嘴皮子都在哆嗦。她亲了十多年,养了十多年的谢可言,居然不是她的孩子!!

    她亲手将这样一个冒牌货送进了宫,在自己夫君床榻上颠鸾倒凤!

    皇后只感觉嘴里腥甜一片,竟是气得血气上涌吐了一口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