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10章 老司机带带我(二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待周言词脱了外衣磨磨蹭蹭爬上床,谢景修便把被子往她身上一盖。随即面带笑容的看着她。

    周言词心想,重头戏来了,听说好疼的?到底疼不疼?上辈子看了点小视频,到底是装作什么也不懂呢还是老司机呢?

    周言词心中的小人儿在打架。毕竟自己也是看过不少部男女之间那档子事儿的。

    还没想完呢,谢景修便笑眯眯的替她掖紧了被角。把两人盖的严严实实,只剩个脑袋。就跟个泡菜坛子似的。

    “唉,终于娶上媳妇儿了。我也能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了。”谢景修满足的叹息一声。

    “睡吧睡吧,明早起来咱俩就是夫妻了。有媳妇有孩子,真好。”谢景修很是感慨。

    周言词被捂了个严严实实,此刻心中一阵草泥马呼啸而过。

    这就完了?

    你特么倒是告诉我,你怎么有孩子的?啊?要不咱们好好聊聊?

    “那个,成婚前没人给过你什么东西吗?”周言词纠结了半天,感觉到身旁热乎乎的雄性气息,只震惊的很。

    “给什么?哦,我爹给过我一本书,叫什么闺房之乐。我看了,里边都是说夫妻之间要盖上被子多聊天,才能夫妻和谐,才能长久。”谢景修点了点头,说的很对嘛。

    呵呵,不造又是哪个姨娘偷偷给谢侯爷换了。生怕不知道被哪个姨娘勾去了心神。

    周言词额角青筋一阵一阵的跳。

    “你喝过花酒没?那永安王不是最爱喝酒,你俩没去过?”

    “喝过啊,喝完就走了。不过他们有姑娘陪,我没有。大概是怕被克死吧。”谢景修满不在意,肯定是怕被克死呗。

    周言词:这么多年,成亲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啊……

    再一想,他几岁时便没了母亲,一直是谢老爷子教导。正该娶妻的年纪又上了战场,偏生这辈子又没有姻缘的命。逮谁克谁,平日里便阻绝了大部分姑娘。

    周围兄弟又觉得他娶不上媳妇,就不必再刺激他。也没教过他男女之事……

    这就导致了成亲之日盖上被子纯聊天的尬聊场景。

    他该不会以为就这样能生孩子吧?

    老天爷,你可把身旁这位兄弟害苦了啊。

    周言词从床底下掏出本小黄书,淡淡的叹了口气:“今儿,我们来学点有意义的动作。完成这个,咱俩才算夫妻。”我这是在污染你纯洁的心灵啊。

    老天爷亲爹:给你准备的肯定身心俱净,你还嫌弃?

    傲娇脸……

    谢景修有些迷茫,眨巴眨巴眼睛竟带了几分可爱。

    “首先,你先脱掉自己的衣服。”周言词大概翻了两页,只做了个样子便盘腿坐下。

    谢景修面色一红:“不不不好吧,我有个东西不听使唤的。”谢景修脸上红的滴血,心里突然冒出几分羞涩。

    周言词一听那句登时跟煮熟的虾一般,红透了。

    谢景修看的心头发紧,只感觉那不听话的东西又动了。

    “我去冲个冷水澡,我大概是有什么病的,从十几岁便开始这般模样。”谢景修有些失落,其实他没告诉过任何人。

    周言词紧抿着唇,只感觉这家伙被老天爷坑惨了啊。

    “你的嬷嬷呢?”世家弟子不是自幼便有嬷嬷教养呢。你没有通房教你通人事就罢了,嬷嬷呢?

    “我半夜挖我娘亲的尸骨,把她吓昏了。就再也没嬷嬷了。”谢景修正经脸。

    “不过我幼时听我娘说过,她告诉我两夫妻就是躺在一张床上睡觉。然后就会生孩子。”谢景修信以为真。

    谢景修单手挡住胯下不听话的东西,还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

    周言词心中又心疼又好笑,只感觉这一面的他可爱至极。我的亲婆婆啊,你儿子差点给你谢家绝后呐!

    轻轻推开他僵硬的手,替他解开腰带,见他有些抗拒便在他脖子上亲了一口。果然,一只红皮虾。

    安静了。

    柔软的小手在他腰间游离,小手握上那不听话的家伙,谢景修只感觉一股热流沸腾至四肢乃至全身。

    感觉头脑有瞬间空白。

    直到周言词把他扒了个干干净净,一手银白的手臂把他整个人揽入怀中。

    谢景修……

    死机了。

    滴答……

    滴答……

    滴答……

    “相公,你流鼻血了。”周言词淡淡道。

    谢景修手忙脚乱的擦干净,一双眼睛却灼热似火一般滚烫。这让周言词面上有些发烫,手上的动作顿时不知该停下还是继续。

    帷帐慢慢落下,只听得里边偶尔传来一句。

    “言言我有些难受……”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言言我怎么回事?”不解加迷惑。

    “好痛,言言你痛不痛?”关心却又带着几分迷茫的愉悦。

    “我我我受不了!!”隐忍又亢奋。

    “言言,言言言言……言言……”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唤,一声比一声急促的喘息。

    一夜**。

    第二日一早,周言词浑身跟散了架一样,爬都爬不起来。

    浑身红痕触目惊心,偏生墨发披散在香肩,却又透着几分惑人的气息。

    谢景修正两眼亮晶晶的望着她,喉咙紧了紧。

    “言言,我们什么时候又玩游戏?”那如获至宝的样子仿佛中了大奖。

    可不是中了大奖么,至今才开启某些功能。

    周言词都怀疑这货是不是少了根弦,难道整个脑子里装的全都是怎么带兵打仗?

    “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我无法娶妻,大家很怜悯的看着我了。”谢景修良久,才幽幽的叹了口气。

    “确实很可怜啊。”昨晚,是他前半生从未体会过的欢愉。

    似乎之前命运所有的不公,都在遇到言言之后瞬间消散。

    好像开始走运了……

    周言词一脸委屈。

    为什么你还会举一反三了?你那超强的学习力还能用在床榻之事上?周言词都快哭了,明明作为老司机打算带带他,到最后哭泣求饶的却是自己……

    “言言,我该有多庆幸能遇见你啊。遇见你真是上天对我的恩赐。”谢景修抱着她,只感觉一颗心都填满了。

    周言词:前面八世孤独咱们就不谈了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