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07章 镇宅小达人即将上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盖头下的谢可言心头颤颤,脚步都有点软。

    绿屏扶着她的手微微颤抖。

    越往前走脚越发软了。

    直到下完台阶,谢府门前那一圈圈引为神迹的彩虹竟是消失不见。整个场面突如其来的尴尬。

    饶是太子都有些惊慌。

    鸟雀终于停止了鸟屎攻击,只是在天空中时而变幻队形。宋老七抬头,只隐隐看的一个S……再过一会儿,又看到了一个B。

    宋老七愕然不已,难不成有哪位大佬暗自操控?

    空中痛失爱偶的凤凰终于不耐烦了,冲下来便朝着谢可言飞去,爪子一伸,便把她盖头连带着头发都抓了起来。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绿屏吓得倒退两步摔倒在地。

    只见谢可言那粉红色的盖头被凤凰一把抓起,但似乎抓的时候扯到了头发,头顶一大块头发在巨力之下被拔了出来。竟露出二指宽的真空地带。

    头发散乱披散在身上,朱钗遍地都是,还有一丝丝被扯断的秀发。

    盖头下谢可言惊慌失措的小脸就这么暴露在众人眼前,最可恨的是那只凤凰,竟是叼着盖头绕着她头顶飞了三圈。那鸟脸上的嫌弃一览无尽。

    哈哈哈哈,你这个人类,当初吃了我的伴侣,今天总算找回场子了。

    仰天长鸣一声便翅膀一扇,跑了……

    太子……

    总感觉谢可言不是当初的言言,但那臭鸟这么一来,他竟是给整懵了。

    “言言。”太子一个箭步冲上去,便想要扶起她。

    谢可言满脸是泪的拉着太子的手,嘴里喊着太子哥哥救我。

    却不想此时一阵微风袭来,僵周言词大红盖头掀起一个角,太子似有所觉抬头一瞥……

    轰……

    脑海里似乎有一根弦突然绷断,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吧唧,正想要靠在他身上的谢可言被太子一哆嗦给扔在了地上。

    太子满脸震惊,心中掀起了惊天骇浪。见周言词随意拿起腰间把玩的七彩鸟羽,竟是心中震撼的后退一步。捂着心口,只感觉浑身一阵麻木。

    “言……”言言!

    太子瞬间反应过来,眼睛猛地瞪大,眼中竟出现了一丝丝血红。

    上前一步拉着谢可言脖子下的衣裳,咬着牙浑身轻颤眼神凌厉道:“本宫再问你一次,这么多年你可有骗过我?言言?!”眼中带了几分冷意。

    谢可言被那眼神一扫,竟是打了个哆嗦。眼泪哗哗的掉。

    “太子哥哥,你怎么了?言言好怕,你救救言言。”谢可言突然有些怕太子。

    太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当初那个三岁的小女孩儿从来不会说害怕。只怕拍着胸脯浩气凛然的把他拉到怀里,别怕,言言保护你!

    没多时萧氏便听得风声带人赶了过来,见得谢可言那狼狈的一声竟是没忍住捂了捂鼻子。

    “一群瞎了眼的,还不把小姐扶起来!”萧氏恨得牙齿紧咬,赶紧差人把谢可言扶了起来。

    场面,一度混乱。

    “往哪扶?往宫里扶,嫁出门不能走回头路!”萧氏眉头一皱,便找人安排了个客栈把谢可言带了进去,还去找了几身之前没看上的喜服,赶紧换上便往宫里送。

    这一出才渐渐消停。

    待谢可言这一切发生,门口的喜鹊彩虹早已飞了个干干净净,门口的百姓也四下逃窜找不到半个人影。

    扶着周言词的紫苏稳了稳心神。

    “吉时快误了,赶紧进门吧。跨火盆。”里边谢家下人才麻利的打扫了场面,端了火盆放在门口。

    周言词即将跨过时,火苗瞬间矮了一截,生怕烧着她衣裙。

    直到进了大门,天上鸟雀都没再出来过。似乎被谢可言气急了。

    萧氏又气又急,尼玛,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这一出。计划良久,竟是败到这一出上!

    想起女儿头顶上秀发被抓出了个大窟窿,她便心头发麻。若是皇帝见到,只怕够冷二十年了。

    此时她看周言词怎么都是不顺眼的!

    都怪这丧门星,一进门谢家便鸡飞狗跳!想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就跟当初被气死的谢景修生母一般。生来就是克她的。

    那些雀儿怎么补抓烂她的脸呢?

    萧氏今儿丢了大脸,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待进了谢家正厅,正厅内坐了十几个姨娘,主位上谢侯爷和萧氏,萧氏正沉着脸。

    “一拜天地!”高唱一声,二人便携着红绸朝着大门外跪拜。

    咔擦!

    晴天一声惊雷,把谢景修还给唬了一跳。似乎有人无时无刻不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似乎在无声的警告。

    来自老岳父的警告。

    惊雷过后,竟倾盆大雨。

    好嘛,看来你老岳父还哭上了。

    众人都感觉心里有点毛毛的,这青天白日的竟是有些脚底发寒。

    “不是说今儿是个吉日么,怎么老出怪事,感觉要出大事一般。”城姨娘抚着肚子颇有些不安,如今她肚子微隆,看起来有四五个月了。

    周围的姨娘轻哼没说话,谁还不是侯爷心中的白月光么?

    “二拜高堂。”成亲继续。

    小喜手上抱着块白布,见谢侯爷和萧氏正襟危坐的等着新夫妇二人的跪拜,硬着头皮把白色口袋里的牌位掏出来。

    顶着萧氏吃人的目光放在了萧氏茶杯旁。

    萧氏脸色漆黑,几乎要把周言词生吞活剥。

    “生养之恩大于天,虽然母亲走的早去的急,但做儿媳妇的定会好好尽孝,一日三次上香为母亲祈福。”周言词拉着谢景修,盈盈跪倒在地。

    姨娘们默不作声一句话不敢说。

    这进门第一日婆媳便对上了,将来进门可不是有热闹看?

    此时的姨娘们兴奋的很,丝毫不知死期将至。

    谢侯爷脸色有些黑。

    “咳,再拜你二娘吧。你二娘这些年劳苦功高,也算……”

    “夫妻对拜!”话还未说完,身旁便响起了三拜之声。

    谢侯爷……

    谢景修心中闷笑不已,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差点笑出了声。这便是你要操办婚事的缘由么?

    他的言言,他的言言,怎么爱你都不够!

    谢景修一颗心软的跟水一般,酥酥麻麻的,只恨不得将身旁小丫头狠狠抱到怀里,一辈子也不松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