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06章 谢府门前丢大脸(600四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太子思及从前,嘴角带了几分笑容。竟是都冲淡了几分谢可言所嫁之人不是他的悲伤感。

    大概不是悲伤感,是绿帽子感吧。

    全京城都以为谢可言会是他的人,后来甚至都以为她会是太子妃。

    可如今……

    成了他父皇的妃子,太子说不难过是假的,但更多的,还是感觉自己散发出了一道道绿光。

    此时心中淡淡的愁绪散开了,太子面色也好看了一些。

    只是见得那只凤凰,某些记忆仿佛打开了闸门一般冲了出来。让他差点没站稳。

    “落轿……”喜婆高喊一声落轿,轿子便停在了谢府大门前。

    “怎么不是谢姑娘先出门?谢姑娘是天命所归之人,乃是上天的宠爱。这般抢占了谢姑娘的吉时不怕遭报应么?”

    “这么好的吉兆都是谢姑娘带来的,这新进门的大嫂也太不通情达理。让谢姑娘在一旁等着,岂不是让她受委屈?”有些人见了面露不喜。

    此时的谢可言早把异象通通揽在自己身上,这种东西玄之又玄,谁又说得准呢?

    周言词下轿时自然便受了几分指指点点。

    “太不懂事了,让谢姑娘等着。”

    “嫁进这高门大户又有什么用,还不是福薄的。真以为自己跟谢姑娘一样的好命啊?”说着都朝着周言词的方向吐口水。

    “谢姑娘谢姑娘,谢姑娘,谢姑娘,谢姑娘……”

    “谢姑娘出来,谢姑娘出来,谢姑娘出来……”不知谁起的轰,人群竟是喊了起来。

    若是寻常女子,只怕早就气哭了。

    偏生周言词是个福厚人胆大的,当即便站住了脚。伸手唤过面色铁青的谢景修。

    “让她出门!”声音请冷,可见也动了几分怒气。

    “她一个做妾的也配走在你前面?这不合规矩。况且,我也见不得你受委屈!”谢景修眼神如刀子般扫过闹事的人,那些人无一不是瑟缩了下便赶紧隐入人群中。

    气氛已经挑了起来,自然赶紧跑路。

    “她造势不就是为了让我难堪么?我便如了她的意,看谁更难看。”周言词顶着红盖头,站在轿子外。

    只不过背对着太子,太子看不真切,真换了个方向继续看。

    那对凤凰被炖了一只,还有一只当时冲天而起直接跑了。本来是一对,结果还有一只下锅了。

    能不跑么?

    此时凤凰又飞了回来,怎能不让他多想?太子看着眼前敲敲打打一片红色喜气,心中突然有些不太舒服了。

    谢景修向来唯媳妇儿命是从,干脆便让喜婆进去通知了谢可言先出门。

    钦天监选的日子也真是蠢货,选了同一天吉时!

    周言词把玩着腰间一撮鸟毛,绒毛细细的,五颜六色很漂亮。被打成了一个好看的络子挂在腰间,红盖头下的头饰都精心点缀上了凤凰毛,极其精致动人。

    打造这套凤凰头饰的是京中有名匠人,据说是他此生最华丽之作。

    没多时,谢府大门便吱呀一声吗,缓缓打开。

    此时外边呼声更高了。

    “谢姑娘谢姑娘,谢姑娘!”一声高过一声,竟是仿佛有人在带节奏一般。

    宋老七脸色有些难看。

    “你你你,老宋这个家伙不是告诉我,他家就九代单传没有妹妹吗?”一个公子哥儿瞪大了眼睛,看着穿着女装的宋老七,结巴的话都差点说不出来。

    宋老七站直身子,仪态万千。

    “娘的,这宋老七有妹子都不告诉我,害的老子差点成了……”公子哥儿话还没说完便气得跑了,要去找宋老七算账。

    宋老七皱了皱秀眉,越发显得娇滴滴动人。

    见周言词盖头动了一下,宋老七压低声音道:“我估计这家伙喜好男风,总是撩我。啧啧,要是让他知道我是女的可不得了。”

    穿着大红嫁衣的周言词怔了一下,呵呵,你高兴就好。

    我只希望你别把人给掰弯了就成。

    周言词顶着盖头,谢将军扶着她站在一边。等谢可言出门。

    谢可言虽然是入宫为妃,但毕竟不是正室,无法像正妻一样穿着凤冠霞帔过门。便是身上那身颜色也比正红淡了许多。

    此时谢府门口一圈一圈的彩虹聚集,喜鹊全都聚集谢家上空,好一派喜气盈门的景象。

    谢可言在众人欢呼声下踏出一步……

    底下呼声突然停了一瞬。

    谢可言面上一凝,嘴角有些僵硬。

    粉红盖头下的她有些焦急,怎么声音弱了,便再踏出一步……

    这一下,外边更安静了。

    连绿屏扶着她的手都哆嗦了一下。

    “姑姑姑娘……彩虹要散了……”绿屏都快哭了。

    谢可言微微皱眉,散便散了,这几日造势也够了。到时候便说自己已经入宫,祥瑞之气才散了便可啊。怎么听着丫鬟语气不太对。

    “姑娘,门外的几圈彩虹,你向前走一步,便散一个。”这般说着,又散了一个……

    大庭广众之下,谢可言身子摇晃了一下,心中有些不妙的感觉。

    吧嗒……

    什么东西落到了盖头上。

    随即就跟雨点般霹雳吧啦往下落,外边惊叫声此起彼伏,众人竟是四下逃窜。

    “啊,救命啊,怎么这些鸟到处都在拉屎!”

    “啊啊啊。拉我头上了。”还有人哭出来了。

    谢可言身子一晃差点倒在地上,只感觉盖头越来越重,身上也雨点般打下来,眼泪都要出来了。

    “走,马上走!”咬着牙喊了一声,绿屏几人竟是拉着她顶着鸟屎在屎中奔跑。

    众人似乎都没想到竟是有这般变数,只能四下逃窜躲起来。

    “该,该!活该!让你们嘴贱,你以为我老大是做慈善的?谁都便宜都敢沾,也不看看我老大是谁不!”宋老七穿着女装叉着腰,一副得意的小模样。

    最让人吃惊的是,鸟屎竟是在周言词周围空出一个圈,干干净净半点痕迹也没有。简直不要太明显!

    谢景修目瞪口呆的望着突如其来的一幕,张口结舌竟是不知说什么是好。

    活了这么多年,竟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被上天厚爱的感觉啊……这,不赖啊!

    爽,真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