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05章 凤凰肉你吃是不吃?(500三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老三亲自背了周言词上花轿。

    没有什么传说中的母女情深两眼泪汪汪,周言词和谢景修拜别杨氏二人的时候,杨氏正忙着等她出了门便搬到周老四那边住。

    倒是周成礼拉着谢景修的手两眼泪汪汪。

    “别惹怒我女儿,她发起火来我这当爹的都拉不住。你们小两口好好过日子,别跟她动手,你大概打不过。”周成礼很真诚的警告了她。

    女儿退婚三次,他算是看出苗头了。

    谢景修嘴角抖了抖,您这样说我就有点害怕了啊岳父大人?

    “岳父放心,小婿一定照顾好言言,定不让她受委屈。”谢景修再三保证,随后在周成礼老岳父般的笑容下出了门。

    周成礼:我不怕她受委屈,我怕你受不住。毕竟前三个过的都不怎么样。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千万别缺胳膊断腿儿的。

    周老三把周言词背上花轿,放进去时还偷偷说了一句:“妹妹你不重,不用哥哥们抬。三哥一个人就能背起你了。”显然这是记着前几日自己说了周言词胖要几个兄弟抬进花轿的事儿呢。

    周言词抱着个苹果,差点笑出了声。

    三哥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出门时街上人不多,大多数人都朝着谢府涌去了。那边还派了官兵保护,只怕有些混乱。

    待周言词上了花轿,谢景修一翻身也上了马。

    朝周老三拱了拱手,身后嫁妆也随之抬了起来,从周府内陆陆续续出来。直到最前边的走了好几条街,尾巴上的都还在周府没出来。

    前锣打鼓欢天喜地的朝着谢府走去。

    越走这人群也越发密集起来。众人似乎这才想起谢家还有个即将过门的新媳妇。

    “咦,不是说谢将军娶的是农家女子么?怎么这么多抬嫁妆?”有心人数了数,超过百数竟是还未数完,当即吃了一惊。

    众人这才注意到,这不显山不露水的谢家新媳妇,竟是这般能耐。

    “当初长公主出嫁也不如今日十里红妆吧?”有人暗自咋舌,竟是心中暗惊。

    “伯跃,这可是你亲妹妹,你不去送送?”夏淳于半躺在软椅上,看着窗户下十里红妆一眼望不到边,嘴角轻勾。

    不知为何这人总是带着几分淡淡的邪性。

    周伯跃如今已经有了几分前世的风骨,眉目间渐渐露出几分冷意。

    “我和她各自不相干,夏公子何必把我和她混为一谈?”周伯跃如今得了萧大人赏识,在京中颇有盛名。

    只是心中恨极了那宋老七,骗了他一万两银子,还教坏了府中两个通房。

    夏淳于眼神扫了他一眼,眼神略带着几分不适。

    周伯跃皱了皱眉,掩下心中不舒服的感觉。若不是有求于他,他并不想与夏淳于打交道。此人喜怒无常,身旁美人环抱,却又极其阴冷。

    周伯跃远远看着谢府大门,谢可言虽然为宫妃,但毕竟是妾。要让周言词一头,周伯跃心中替她委屈。

    那样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儿,偏生命运却这般不公。

    她为妾,当真是可惜。

    周伯跃眼中带了几分怜惜,他第一次见谢可言回来便梦了她三次,却未曾对任何人说过。甚至他还想过,要不要娶了谢莹蕙然后结识谢可言,这样可以在她身边保护她。

    只可惜,谢莹蕙极其抵触他。

    这才渐渐熄了这心思。

    此时,莫名的又开始心疼谢可言。后宫都是吃人的地方,那么弱小单纯的她怎么受得了?唉,周伯跃心中很是失落。上次在萧大人那儿听闻,谢姑娘其实无意于皇宫和京城各大世家之间的争斗,只是不得已罢了。

    这让周伯跃看着她便只剩满满的心疼。

    “哇哇哇,天上好多漂亮尾巴的鸟儿啊……”

    “有大鸟,好漂亮的大鸟啊。”小孩子围绕在轿子边奔跑,望着轿顶的天空嘻嘻哈哈,惊诧不已。

    只见一只大鸟跟在轿子顶上飞来飞去,背上五颜六色的羽毛无一不彰显出它的与众不同。拖着长长地尾巴飞来飞去,头上凤冠似乎与书画中看到的一模一样。

    那只大鸟时而翱翔,时而飞舞,似乎紧跟着轿子不肯落下半步。

    太子隐在人群中,见得那只凤凰眼神一凝。

    全福寺。

    “小哥哥,你这对鸟儿真好看,是哪来的啊?长得好大只好肥嫩啊。言言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鸟,长得也好看,好想拿它的羽毛做挂饰啊,肯定超级好看。”小姑娘眨巴着眼睛天真的看着凤凰流口水。

    “这这个不能吃,这是要在祭祀上国师放生的。你知道放生吧?这可以给大越祈福给大越带来吉祥。”小太子摆摆手一脸严肃。这对东西可难得了,花了大代价的。

    没多时嬷嬷叫他了,他便让小姑娘帮他看着。不过一会,想来不会出什么差错。

    小姑娘滴答着口水,点着头头都没回:“去吧去吧,我一定给你好好看着,不让它们乱跑。毕竟它们那么可爱。”小姑娘很认真,望着凤凰眼睛也不眨。

    那么可爱,肉肉也肯定很好吃。

    大概半个时辰,小太子便瞪瞪迈着小短腿跑了回来。

    回来时小姑娘正啃着鸡翅膀,正蹲在个小瓦罐旁边看着火。整个周围异香扑鼻,比宫中任何食物都好吃。

    说起来,言言带来的肉肉都好好吃,又好香。他似乎从来没吃过。

    “什么东西真香啊?”太子顺势坐下,捞了块肉,他敢打赌这是他这辈子吃过最香的肉了。

    小姑娘满脸油汪汪的抬头看了他一眼。

    “对了,那对大鸟呢,国师等下要带回去放生了。”太子啃着肉,好香好香。

    小姑娘揭开锅盖,指着咕咚咕咚冒泡的瓦罐脆生生道:“放生是不可能了,多放葱行吗?你吃葱吗?”说着,抓了把香葱在锅里。

    吧唧一声,小太子手上的骨头都没拿稳。一脸绝望……

    后来,他挨了有生以来第一顿打。那也是他吃过最昂贵和珍惜的动物了,他吃了凤凰肉!

    凤凰毛还被那小姑娘一根不剩的藏了起来,说是要等成亲用。

    记忆犹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