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04章 嫁娶同时进行(二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成亲前两天,周家人便被接到了周府。

    “咱们妮儿真是有能耐的,都住上这大宅子了。娘真是没白疼你,等你成亲了,这宅子也没用,将来就给你四哥用。你四哥今年要考试了,到时候就住你这大宅子。娘也跟着你享享福。”杨氏来到周府,东摸摸西摸摸眼睛都亮了。

    见得周老三还使劲儿拍了他脑袋一下。

    “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四弟一个人在外面住也不叫四弟过来。你住这么大宅子可不是浪费了!赶明儿把你屋子搬出来,将来你四弟考上状元给你娶个媳妇儿。”杨氏怎么看老三都不顺眼,没出息的东西。

    “哎哟,这周围都是官太太吧?瞧瞧她们穿的戴的,赶明儿让女婿给我也买点。老头子,干脆咱俩就不回了。让老三回去把地里种着,这孩子太年轻,人情世故都不懂。在这里没咱帮衬可别得罪了人。”杨氏站在大门前,见得长街上来来往往的商贩。

    府里丫鬟叫了几声老夫人,顿时有些飘飘然了。

    她以为的官太太见了她还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这让她脚都快虚浮起来了。

    这京城真好。

    周老三一听要叫自己回去种地,顿时怒了。

    “你要住住老四那去,老四早就傍上大官儿了,他难道没告诉你?人家还有了两个妾,还是贵公子送的呢。住在那高宅大院孤孤单单的,你不去给他看着,万一让外人把家底搬空了。到时候你和爹两个人可就指望不上他养老了。”周老三也不傻,当即便把人指使过去。

    “娘你还不知道呢,前段时日,老四为了找个宋七哥帮忙。托人送了一万两银票呐,结果连人家大门都没进到。一万两啊,一万两。娘,光是这大宅子能买好多了,要是全福镇,你能买一排铺子了。那就是全福镇老太太的命咯。只可惜被人骗了。”周老三再丢出个炸弹,顿时把杨氏气得鼻子冒烟。

    “这败家子儿,他这是要存心让我不好过是不是?娘不在就捅娄子!”杨氏又惊又怒。

    惊的是儿子那么多钱居然一文钱都没给过她,怒的是居然让人给唬了。

    “唉,四弟那宅子空着都没人帮忙,平日里也没人出个主意。一个人在外打拼不容易啊。说起来估计是怕爹娘受累,唉。”周老三话音一落,杨氏便顺着他指的方向一路找了过去。

    待二人去找老四,周老三才哼着歌去找妹妹了。

    明儿便是大喜之日,这府里到处贴着大红的喜字,挂着红绸,来来往往的丫鬟脸上都挂着笑容。

    府里已经摆满了谢景修四处搜罗来的嫁妆,嗯,作为九世第一次娶媳妇儿,面子什么的不重要,娶上媳妇儿才是正经。

    家底掏空给媳妇面子,那都是应该的!谢景修一脸痴汉相。

    媳妇儿你美美哒就行,其余的都交给我!

    “快快快,清点出来。明儿还要送进谢家呢。这将军也真是的,院子都摆不下了。”小喜拿着册子清点有多少抬嫁妆。

    寻常世子娶妻,也不过几十抬嫁妆,遇上家底丰厚的也不过百八十抬。

    对了,让小喜诧异的是,她家宋七哥居然也掏空了家底凑了三十抬,真是怪了。

    哦哦,还有拐着小皇子逃出京城的方小姐,居然也送了三十抬回来。

    “你们都是认真的么?这么多七哥还一个劲儿的喊委屈了委屈了。”小喜一边数一边惊呼。

    尼玛,你们嫁的是天仙么?皇后估计都没你们多!

    “紫苏姐姐,这都要有一百八十抬嫁妆了。”当年长公主嫁给驸马,都不过一百二十抬。

    紫苏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傻孩子,你不觉得谢将军还是赚了么?这么多东西还是抬回给谢将军,而且吧……能娶上周姑娘,真是他赚了。”紫苏深以为然。

    小喜不懂,不过也不影响她傻乐。

    到了正月初六早上,几乎整个京城都哗然一片。

    甚至陛下都带着朝臣站在高处观望,整个京城笼罩在一层彩色的彩虹里,一个个并排在一起重叠,就像高高立起的拱门,就像在欢迎谁一般。

    喜鹊在空中结着队盘旋,颜色各异的鸟儿纷纷起舞鸣叫。京城外一只长着獠牙的野猪带领着众狼群熊群,嘴里拖着猎物侯在城门前。吓得士兵赶紧禀报。

    太子站在皇帝身边,远远见得这壮观景象心中满是震惊。

    “皇儿,当初你出生之时比这还壮观。全城跪拜,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朕当日给先皇上香,那香直接飘向天际,隐隐有龙腾的气势。”皇帝叹了口气,当初出生那么壮观,事后却总感觉太子似乎不如出生时那般出众。

    太子不是第一次听这种话了,每每听得都会有种不和谐的感觉。

    “儿臣会努力的。”太子远远望着天边的一切,心中震撼无以复加。

    “可儿要嫁给朕,皇儿你可知为什么?”皇帝屏退众人,看着太子的侧脸突然开了口。

    太子没出声。

    “她不适合你。朕找钦天监和国师都算过,你们若是结合只怕会上天震怒。更何况,是她亲自找的朕,你当真以为朕还能做出抢夺儿子心头好之事吗?”皇帝轻笑一声,竟是有几分儒雅气息。

    太子抿着唇,看着远方没说话。

    皇帝只说完这番话便回去了,太子在高墙上站了会,便朝着谢府去了。

    谢家门外熙熙攘攘全是人,似乎都想要来沾点福气。

    越发走进才感觉异象给人直击人心的震撼。

    甚至有种苍天在时时刻刻注视着你,举头三尺有神明似乎不是说说而已。

    谢府外跪了一地人,一如当年太子出生时的空前景象。

    “谢大姑娘要出门了,要入宫了。”虽然不能像皇后一般穿着红嫁衣敲敲打打入宫,但谢姑娘顶着这般异象入宫,想来是不比皇后差的。

    现在京城早就传开了,谢姑娘可是有大福气的人呐。

    “哎哎哎,新媳妇的轿子也快出周家了。这两人莫不是要在吉时碰见?一个嫁出门,一个迎进门。这谢家还真是双喜临门。”门外有人隐隐议论道。

    甚至不少人都觉得周言词沾了谢可言的便宜,这倒是让太子莞尔。脑海里突然就出现了那个圆脸小姑娘,腰间挂着七彩鸟毛的姑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