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03章 抢占异象(一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越发临近正月初六,京城上空异象越发明显。

    喜鹊在上空盘旋嬉戏,便是大太阳里也是出着彩虹。渐渐地,谢府门前也有了各种禽类畜类送来的贺礼。

    喜鹊慢慢的跑到了谢府上空。

    彩虹渐渐围绕着谢府打转儿。

    谢府这几日姨娘们空前的和谐,以前出门都怕别人冷嘲热讽,如今出门高昂着头一副了不得的样子。

    甚至连谢家的丫鬟小厮都比别人高了一头。

    “没错,就是咱们谢大姑娘。你不知道啊,咱们谢大姑娘每天早上起来屋内都有一阵奇香,家里养的鹦鹉鸟雀,见了她便渣渣叫。扑腾着翅膀要朝她去呢。”

    “真有这么邪乎?”周围站了一圈人,都围着谢家小姐的丫鬟细细问道。

    绿屏嘴角轻勾显得有几分高傲。

    “那能叫邪乎么?怎么说话呢。咱们小姐是得上天眷顾的,不然为什么京里这么多异象?还不是咱们小姐要嫁人了,要成亲了,都赶来庆贺。就像当年太子出生一般,都是有福气的人,都是大越的福分。是上天的宠儿。今早我出门时,咱们谢府门口堆了多少蛋啊熊掌啊之类的?看到了吧?那都是给咱们大姑娘的。”绿屏摸着袖笼里的银子,眉开眼笑。

    还是大小姐厉害,只要把那些奇珍异宝晚上偷偷放在谢家门口,再训练一下府中鹦鹉鸟雀,那一切异象便成姑娘的了。

    喜鹊是房顶放了吃食引过来的,不然就朝着另一边飞去了。

    不过那彩虹到是出现的很合适宜。几乎都是围绕谢府,绿屏有时候都想,似乎大姑娘真是那顶着福运出生之人。

    此时周围人因着她的话全都一脸羡慕,还有人朝着谢府远远拜了拜。

    “陛下真是有福之人,生的太子乃是天命所归,十六年前异象我现在可都记得。那整个京城啊,香气扑鼻还能听见隐隐梵音。”有个摊贩上的汉子回忆道。

    “如今谢姑娘成了妃子,偏又是这般奇景,虽比不得十六年前,但却有些相似。”似乎隐隐有些联系。

    过了年,太子也十六了。最近的一切似乎又让众人想起了那时的景象。

    出生那日,整个京城跪满了人。

    据说见过此景象的终身难忘,且对太子极其忠诚。是太子最忠实的拥护者。

    能庇佑大越之人,能为大越带来福运之人,他们自然很是尊敬。甚至隐隐比陛下还多了几分。

    “唉,谢姑娘都是晚生了些时候。不然这时局可不太一样。”有人感慨一声。

    众人笑了笑没接话,这便是说谢可言这般气运做皇后也是可的。只可惜年纪太小,没赶上好时候。

    但众人可不傻,好歹皇后还生了个太子呢。

    “娘娘最大的功劳可不是成为皇后,是为咱们大越诞下了福源,能护佑咱们大越繁荣昌盛的太子。”那是真正的母凭子贵。

    众人这才点了头。谁都比不上太子的!

    绿屏脸色有些不好看。现在皇后跟自家小姐关系可不咋滴了。

    马上到正月初六,这谢可言乃是天命所归之人传遍京城。

    甚至有了越演越烈的迹象。

    谢家。

    “不行,可儿是进宫做娘娘的,将来必定会为咱们谢家带来荣耀。她先出门才行!这兄妹二人同一天娶亲出嫁,本就是双喜临门,可别让可儿与咱们家生了间隙。”萧夫人眉头一皱,直直的否决了谢侯爷的话。

    谢侯爷面上有些难堪,在爹娘面前被妻子否决,自然有些尴尬。

    “景修是唯一的儿子,又是长子。哪有在妹妹后边的道理。”谢侯爷有些恼怒。

    萧夫人还想再争,却见老太太突的睁开了眼睛。

    “好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谢家也不是靠着你女儿才走到今天。说难听点,她既然进了宫,将来少不得有仰仗娘家的时候,你又没个儿子给她做助力。将来还不是孙儿给她做倚靠。你既然没儿子,就只得把景修当亲生孩子养。”老太太看着她脸色极其不喜。

    “况且,女儿嫁出去也就罢了,景修是谢府唯一的嫡子。娶亲乃是大事,可儿我虽然也疼她,但她到底是做妾。”到时候说出去不得被京城一众正室排挤才怪。

    谢家那么多女儿,难不成砸手里?

    萧夫人一听没儿子,脸色便是一变。

    老太太没理会萧氏难看的脸色,幽幽的叹了口气才道:“再说,咱们谢家谋来的前程也只能给景修孙儿了。他如今已经是陛下宠臣,这京里手里权利比他大的都没几个。可儿嫁进去又能帮谁呢?咱家又没多的儿子要谋事。”说起来老太太就恨萧氏。

    自从她进了门,整个谢家就跟被人把儿子缘分掐断了一般。

    十几年,愣是连个公的都没有生过,更别说儿子了。

    萧氏一听就知道老太太又旧事重提,是怪罪她做事做绝,让谢家断了根本。

    “你没事少出门,多在佛堂念念经。”老夫人摆摆手,看着你就烦躁。

    气得萧氏冷着脸便出门了。

    “女人都骑在脖子上了,你也是能耐。”谢老爷子笑了一声便转头带老来女去了。

    谢侯爷尴尬的很,越发不想回谢府。

    若不是城儿肚子大了,他都怕进后院。袁姨娘那汉子般的shenying,萧氏高高在上的主母姿态,一切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哪还有以前的小意温存。

    谢莹蕙站在房内轻笑:“骗了皇后那么多年,上赶着做妾做小,还要做正室的大嫂让你先出门?哪有那么好,只怕是想趁着这几日京城异象往自己身上贴金吧,也不怕喜鹊拉的鸟屎贴你脸上!臭不要脸!”谢莹蕙哼哼不已。

    屋内丫鬟笑作一团。这二小姐从全福镇回来似乎开朗多了,更像个小姑娘了。

    特别是每次提及那未过门的大嫂,亲的连谢将军都要靠后站。

    丫鬟们可好奇了。

    “咱们这府里也要迎来女主人了,等了好多年了啊。到时候可别让府里那么多姨娘欺负啊。”丫鬟们有些担心,毕竟少夫人没有娘家撑腰,又是乡里长大没有心机,唉。

    好担心啊。

    瞧着可不正像纯洁无暇的小白兔进了狼窝窝?就等着扒皮吃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