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02章 京城异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皇城外为何夜夜传来怪叫?

    皇城门口为何日日清晨都有死去的野鸡野兔各类禽类堆放在城门口?

    为何京中各府所养鱼儿齐齐跳跃,满池塘蹦跶不知疲惫?

    一切请关注走进周府。

    自从到了要成亲的前几日,这皇城外就不平静了。要么是大半夜野猪频频叫喊,要么也是群熊出来散步,偶尔还带两个熊掌?

    更有甚者,据说还出现了很多很大根又漂亮的羽毛。怎么看都跟传说中的凤凰有点像?

    “陛下,最近异象频出只怕有问题啊。”某一日上朝,谢景修正在神游天外,便听得有朝臣向皇帝禀报。

    “上一次异象是太子出生,那是吉兆,这一次瞧着似乎也有些吉利之象,就是不知所为何事了。”钦天监有人道。

    “昨日朕问过国师了,说是有好事儿。”皇帝早便知晓。

    “这几日城外日日有动物送贺礼,天边早晚挂彩虹,甚至喜鹊都在京城上空盘旋。只怕真是有喜事,这京里最近出了什么大事?”众位大臣绞尽脑汁。

    皇帝看了眼身后的太监,太监拿着小册子站出来。

    “腊月十七,长公主府诞下男婴一名。永安王府添侧妃一位,腊月二十二,小皇子失踪,腊月二十三……还未进行的,正月初六,贤妃娘娘入宫,正月初八,谢将军娶亲。”太监念了一长串,全是京中这一个月来发生的好事儿亦或是即将发生的。

    太监念完,众位大臣面色就有些不太好了。

    陛下,你这是在警告我们,你什么都知道吧?

    众位大臣心里瑟瑟的。

    “微臣倒是有几分猜想,谢姑娘送到八卦楼的生辰八字乃是万里挑一的福运当头,甚至那八字还有旺夫旺国之兆。只怕……”那大臣话没说完,众人便眉头一皱。

    说实话,像谢可言此番作为,在朝中是失了人心的。

    但她大选时送上去的生辰八字与太子一模一样,两人都是旺国命。会为大越带来生机和福祉。

    皇帝点了点头,倒是信了几分。

    他对谢可言是有几分欣赏,但让她成为贤妃却远远不够,若不是八卦楼那边送来的批注,只怕顶多是个昭仪。

    说起来,也是沾了那副好生辰八字的便宜。

    “恭贺陛下喜添福禄,大越永享昌盛。”当即地上便跪了一排排,虽然有些大臣心有不悦,但也并未在这关头多说什么。

    皇帝越发高兴。

    “给谢府送些赏赐过去。”皇帝大手一挥,又是大批大批的金银送进谢府。

    一时间谢可言风头无人能比。

    马上便要过年,这几日众臣只要在朝堂报个到便可。正要退朝,站在金銮殿大门的谢景修便看见一个宫女红着眼睛低着头走了过来。

    太监似乎想拦,但见她手上拿了皇后娘娘令牌,便只得放行。

    谢景修默默后退一步,总感觉你要坑我。

    皇后送来的通房也还在府里,若不是皇后被关了禁闭,他早给退回去了。算了,等媳妇进门处理吧。

    “陛下,您不可娶谢可言啊!娶了谢可言天理不容,要亡国,要亡国啊!上天定会降下责罚惩罚大越,降罪大越的!”宫女嘶哑着嗓子一通怒吼,见侍卫赶来便眼睛一闭,朝着金銮殿大门噗通一声,直直的撞了上去。

    血,金銮殿外的墙上全是血。

    皇帝面色铁青,沉着脸,底下唰唰唰跪了一片朝臣不敢抬头。

    “谢家女子乃是天赐的宠儿,八卦楼和当年国师都为她卜过,她是旺国之命!陛下莫要信了小人之心,这女子哪懂什么国家大事。娶谢可言,不止是陛下一个人的事。”萧大人站了出来,言外之意只差明说皇后善妒了。

    “陛下子嗣单薄,此次大选定能为皇室带来龙子。”萧大人笑着道,皇帝这才脸色好了几分。

    “退朝!”

    皇帝单手背在身后,沉着脸便朝皇后宫中走去。

    下朝时萧大人走在谢景修身后:“谢将军也莫要恼怒,虽然你即将成婚,如今又见了血,但谢姑娘乃是你嫡妹,定能护佑你的。”

    谢景修:MMP,老子媳妇儿运气可好了!

    萧大人便是谢可言外公,萧氏亲爹。

    谢景修才出了宫门,便听得大街上议论纷纷,似乎到处都知晓了谢可言命理极好,甚至她要进宫,人鱼鸟兽都来给她贺礼。

    这京城内外经久不散的彩虹更是玄乎,有时候还一层叠一层,可见上天厚爱。

    “难怪谢侯爷原配会去世了,这谢姑娘命理这么好,她娘没道理是个外室啊。说起来,还是原配不够福分啊。”

    “那可不,生个谢姑娘,你看整个谢府都没再出生过男丁,只怕这是谢家最大的气运了。啧啧,谢侯爷也不知该哭该笑。”

    “走走走,咱们去谢家偷几把土,说不得能沾点福气呢。”一时间,谢府外成了京中朝拜圣地,众人都指望能沾点福气。

    谢景修脸色越来越难看,呵,你要好运要好名声,但你莫踩我母亲!莫踩言言!

    进门时,才发现谢府一片和谐。

    “哥,你别听他们胡言乱语。等成亲后你就知晓了,这些人就是欠收拾。”我就不信没人制得住你们这些妖艳贱货!

    谢莹蕙听了外边传闻,一点都不生气。

    呵呵,等成亲之日咱们见分晓!

    嫂子家小野可不是随意让人占便宜的猪,现在就使劲儿往脸上贴金吧。等我嫂子一层一层给你扒拉下来。

    谢景修都快给她气乐了。

    “你还真把言言当神了啊?怎么,信她都不信你哥哥?我可是大将军,陛下都信我!”谢景修都让她给整乐了。

    谢莹蕙瞄了他一眼。

    “哥,你先进了金銮殿大门咱们再说吧。”陛下怕你都快怕死了。

    谢景修喉咙一堵,竟是没法反驳。

    谢府。

    “当年大姑娘进门我就觉得大姑娘与众不同的,那模样跟观音座下童女一般,眉目精致的跟画一样。”吴姨娘一脸谄媚。

    谢莹蕙从正厅路过:“座下童女?你说的是屁股下坐扁了的童女吧。长她那妖媚子样儿?”说完便一阵风似的跑了。

    徒留下一屋子姨娘尴尬不已,谢可言气得牙齿紧咬。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