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101章 成婚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帝后在御书房大吵了一架,晚上皇后被驾着回来不许随意出门。

    此事很快便传开了。

    后宫中不少人都心里暗自吃惊,待知晓谢可言成了贤妃,即将入宫与她们争宠,这才心中狠狠一沉。

    “这谢家真是好算计,小时候送进宫与娘娘情深义重,长大了干脆与娘娘争宠,你说萧氏怎么那么厉害呢?”辛贵人

    捂着嘴轻笑道,微隆的肚子让她显得有几分孕像。

    周围嫔妃无不羡慕的看了她一眼。

    如今陛下子嗣单薄,小皇子还被方家姑娘拐出了宫,据闻,还是自己配合着躲避了宫人跑出去的。

    约莫是被方姑娘洗脑了。

    如今怀孕,可不是让陛下欣喜么。

    “她若是不厉害也不能活生生气死正室,逼走嫡子,好生抚养谢可言长大了。现在连皇后都让她算计了一头。”吴美人糯糯道,看着各位姐姐很是怯弱。

    几个嫔妃各自笑了一声,每次去皇后宫中请安,那谢可言几乎都在那里。

    连带着她们也没少捧谢可言臭脚,如今……

    倒是整了个敌人来争宠?

    “妹妹们还是少说话为妙,听说谢姑娘可是陛下亲封的贤妃,与本宫平起平坐。这后宫中,唯独皇后娘娘高她一头,瞧贤妃妹妹不顾皇后情谊进宫侍寝,便能瞧出贤妃妹妹品性了。大家可少说些。”德妃这段时日简直操碎了心,头上都快冒出了白发。

    无他,走失的小皇子便是她亲皇儿。

    自幼体弱多病,好不容易抚养到五六岁,结果还跑了……

    没错,是跑了。

    别人不知道,她这做娘的可知道。五岁的皇儿字还认得不多,连画带字还给她留了封离宫出走的信。当然,她不敢交出来。

    ‘父皇只喜欢太子哥哥,方姐姐说父皇是在茅厕捡到我的,我要去茅厕找我亲爹了。娘勿念,儿臣找到爹爹回来便跟娘娘团聚’。

    翻译出来大概就是这意思,那茅厕还画了个大大的冒着热气的便便图案。

    当真是绝了。

    前两日去求了国师,国师只说这此乃他命中机缘。若是机缘到了,只怕能长命百岁。

    德妃这才安了心,这些年为这儿子不知吃了多少苦,每日诵经念佛才保来儿子一条命。如今有子傍身,万事足。

    干脆也不争宠了,只一心找着儿子,一心多做好事为儿子祈福。

    此时她一番提醒,大家都顿了顿。

    “贤妃妹妹是个好的,大概这便是缘分吧。”是啊,整日在皇后宫中呆着,若是存了这心思,只怕进宫容易得很。

    “听说还进了个甄姑娘,被封了昭仪。那姑娘,陛下对她很是看重啊。看着也有些意思。”几个贵人面上带笑,心中却恨极了。

    心中只打算等甄珠进宫了要好好教教她怎么做人。

    自从圣旨下去后,宫里宫外一片哗然。..

    “这几日将军在帮着找小皇子,这是差奴婢送来的糕点。”还有半个月便要成婚了,将军也顺势在外面找些东西给媳妇玩儿。

    周言词这些日子脸都被养的圆了一些,上个月谢景修还送来一头烤乳猪,全周府吃了整整两日才吃完。

    “妹妹,咱还是少吃点。三哥……三哥怕妹夫背不动你。”周老三大口大口吃,看着妹妹甚是忧心。

    周言词脸一黑。

    “呃,没事没事,你吃你吃。妹妹吃胖了也好看,我妹妹全天下第一好看。没事,背不动咱们还可以抬嘛,到时候哥哥抬你上花轿,呃,妹妹你怎么要哭了?妹妹你怎么不吃了?妹妹……”周老三傻傻的看着夺门而出的妹妹。

    小喜捂着嘴笑的合不拢嘴。赶紧追了上去。

    待追出去才发现姑娘和紫苏二人在外狂笑。

    “你说我这哥哥还能娶上媳妇儿不?”这么傻会不会把未来嫂子气跑?

    紫苏笑而不语,像周三哥这种人,对自己人掏心置腹的好。嫁给他的姑娘定是很幸福。

    “哎哎哎小心小心,世子爷世子爷您慢些……”几人正在街上闲逛,便见几个家丁急匆匆的追着个小孩子跑来。

    那小孩儿看着跟粉面团子似的,就是很瘦弱,面色也白的不太自然。

    街上百姓见得那孩子,似乎都习以为然。

    “姑娘小心些,这是定王府小世子。他爹是定王,几代单传就这么一根独苗。那孩子出生时难产,几个稳婆都没接生下来。后来出来时浑身青紫,救过来脑子便伤了。他母亲当时便没了。”紫苏轻声道。

    “本来定王娶了新的媳妇还能再生一个,哪知那继母不是好东西对孩子不闻不问。后来也不知是不是报应,定王坠马伤了身子,子嗣只怕再无可能。便只有这唯一的独苗了。这孩子正常时如普通孩子一般,犯病时便浑身抽搐还会到处乱跑。时常弄得一身伤回去,也是可怜。”紫苏心带怜悯,若不是定王不再有子嗣,只怕这孩子日子不好过。

    “不过这孩子运气也是极好,七岁那年从阁楼上摔下来,昏迷了三天三夜。继母就给他请了个江湖郎中,断定再无救的可能便放弃了。都要下棺结果又醒了。之后继母运气便极差了,隔年他爹就坠马了。”紫苏很是感慨。

    周言词远远看了眼那孩子,大概十二三岁的年纪,在街上横冲直撞。头上还顶着菜叶,嘴角流着晶莹的口水,嘴里嘿嘿嘿嘿的傻笑。

    但凡他撞倒的摊子,身后都有家丁上前给银两。大家见怪不怪恐怕是常事。

    “真是有趣呢。”周言词突然笑了一声。

    这大越真是遭罪,也不知犯了什么邪,惹来这么一群难搞的家伙。

    傻笑的少年突然抬头朝她看了一眼,咧着嘴傻笑便一蹦一跳的跑了。

    “这孩子真可怜。”小喜也同情得很。

    “他才不可怜,最幸运的就是他了。”周言词摇了摇头,头顶上那勃勃生机都快实质化了。只怕也是个有大造化的。

    几人逛了一圈便早早回去了,马上要成婚,周言词也有些要紧事做。

    既然谢可言并未做太子正妃。只是进宫为妃,说起来好听,但也不过是妾。自然不必大办,周言词的亲事自然也不必避着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