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98章 一个比一个能作(一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二天一早,宫中大选的姑娘全都放出去了。

    各家各户都派了人守在宫门口,谢家没派,因为按照往常惯例,皇后会派人送谢可言回来。

    皇后,是真疼谢可言。

    在任何时候几乎都是疼她宠她。连太子有时都吃味。

    想来是因着他是嫡长子又是太子的缘故,小时候皇后极少抱他。便是小时候摔倒了皇后也只淡淡的看着他,站起来。

    有一次他偷骑陛下的红棕烈马,摔断了腿引起高热。

    模模糊糊中他哭着找母后,要母后抱。

    那时他五岁,皇后也只站在榻前让他好生休养。父皇算教导他极其严格的,有时候见了母亲也只觉母亲爱之深责之切,深怕他长歪了无法承继大典。

    每次父皇赞扬母后从不娇宠皇儿时,母后便淡淡一笑。

    太子压下心中烦闷,见如往常一般,母后派人从宫中送了她出来,心中说不清什么感觉。

    宫中。

    “这次谢家肯定要出太子妃了。昨儿听说方家自觉没了体面,请娘娘主持退了太子和方姑娘的婚事。”宫女压低了嗓音偷偷议论。

    “那是肯定的了。这几日太子频繁出入御书房,估计便是陛下打算赐婚了。你看看,谢姑娘这段时日光是御书房就去了好几次吧?”两个小宫女边走边说,殊不知皇后站在身后早已良久。

    “大胆,胡言乱语还想不想要舌头了?谢姑娘的事也是你们能议论的!”嬷嬷怒斥一声,那两个宫女脸色一白,见皇后面色铁青的站在身后,哆嗦着便跪下求饶。

    “拔了她们的舌。”皇后青着脸便走了。

    心中却有些狐疑,皇儿胆子这么大了?竟是在御书房与可儿厮混?

    皇后心中有些不安。但秀女全都放出宫了,结果也马上下去了,她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便也没再想。

    这边周言词出了宫,便一路直奔周府。

    “马上下雨了,把衣裳收了。”进门前随意对着丫鬟说了一句。

    丫鬟一怔?这晴空万里的下什么雨?当即应了一声也没理会。

    哪知才转了个身便轰隆一声雷,倾盆大雨而至……

    才洗的衣裳淋湿透了……

    周言词可没空理会,只急匆匆进了门。

    “三哥,当年杨氏怀我时可有什么异象?有没有什么不同的?”周言词喝了口茶,心中有个猜想实在不愿承认。

    “能有什么异象?要是异象早就村里赶出去了。就是干旱了三年,你出生那日下雨了。若不是那场雨,你也……”周老三顿住了,眼珠子乱转,当即便颤颤笑了一声不再说。

    他这般一说,周言词心中就有些明了。

    心中一沉,很是烦闷。

    “姑娘,姑娘,可不得了了。”小喜风风火火跑进来,连紫苏也满脸细汗,少见的没有呵斥小喜。

    “姑娘,你出来时没同方姑娘一起吧?不得了了,那姑娘胆子可大了。现在方老爷都告老还乡了,若不是走得早,只怕还得砍脑袋呢。”小喜捂着心口,眼睛却冒着星星眼儿。

    “姑娘,方小姐出宫时拐了小皇子跑了。听人说现在满城都在搜,方大人以年纪大了教女无方为由已经引咎辞官,若不是朝中官员相护,只怕都出不了金銮殿大门。”紫苏面色有些黑,方姑娘可是自家小姐救的,可千万别连累到这儿来。..

    周言词瞪大了眼睛,一脸吃惊。

    “估计是混在秀女里边跑的。现在都盛传,方姑娘被太子退了婚心有不甘,拐了小皇子要补偿一个。”可小皇子,才六岁呐?

    “她可不是这样的人。”周言词嘴巴动了动,面色异样道。

    那个家伙,这次,只怕真的要干大事了。

    若是抓不住,大越只怕要倒大霉了。

    “现在京里都在彻查,姑娘是跟她一块进宫的,估计有人要来问话了。”紫苏给她做了个思想准备,不过周言词并未在意。

    她俩本就毫无干联。若说唯一的联系,只怕便是她挖坟救她出来有恩了。

    只怕丢了皇子那位要迁怒于她。

    “现在方家举家搬迁,全都跑了。”紫苏叹了口气,还真是世事无常啊。这方家说垮就垮,那方家小姐格外能作啊。

    周言词摇了摇头,这些家伙各个都是搞事好能手,若是让她们发现自己,只怕能作得惊天动地。

    “对了,这次放出来的秀女里边可有个甄珠的?”周言词想起这位了,皇帝应该不至于这么倒霉吧?

    “有有有,还是这次选秀大热门呢。听说陛下连连召见她好几次,宫中还盛传陛下早就宠幸了她。那甄姑娘进宫,是铁杆钉钉上的事了。”紫苏压低嗓音凑在她耳边道。

    周言词呵呵,宠幸?那你是没见过她真面目。

    她估计能在床上让你做两套三年高考五年模拟。

    谁让人家高智商呢?就见不得智障。

    “不过那家姑娘,听说有个继母,小时候受了许多蹉跎。这次进宫也是为了替妹妹的名额。”紫苏没说完的是,那丫头回去便把顶替的妹妹打了个脸肿。

    甄老爷还屁都不敢放。

    “这届大选还真是藏龙卧虎啊。一个比一个厉害,要是都进宫了,那不知道得多热闹。陛下不知道得多欢喜。”小喜单纯的很,只以为陛下享尽了齐人之福。

    “欢喜是欢喜,看着都不是安生的主。”紫苏认真道。

    外边雷声轰隆隆的响,这边谢可言从宫中出来,便让人搀扶着回了房。

    谢家萧夫人正领着一众姨娘在屋里候着。

    谢可言也没理会,直直便回了屋子。没多久便让人抬了水进屋梳洗身子。

    “咱们家大姑娘瞧着便是有大能耐的,瞧瞧,这弱柳扶风的样子跟宫中贵人一个样。”吴姨娘见谢侯爷进来,当即便捂着嗓子娇笑道。

    袁姨娘笑笑没说话,最近她银铃般的笑声成了铜钟般的粗糙,她只想静静养嗓子。

    城姨娘有身子了,侯爷定是要重新宠爱她的。

    袁姨娘一脸自信。

    果不其然,谢侯爷没多久便说晚上来她房里吃晚饭。这让袁姨娘喜滋滋的,享受着众人的羡慕嫉妒恨。

    哼,侯爷就是爱极了我这魅惑的叫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