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96章 谢可言归属(二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词看着皇后,只觉对这个女人厌恶到了极点。

    她知后宫中人自私狭隘,却不想生为一国之母的她,脱下那层国后的外衣竟是这般不堪入目。

    周言词想了想,极其认真道:“大概是言言不该救方姑娘吧,她让娘娘担心,她罪该万死。不如,娘娘,咱们把她埋了如何?反正她再死一回别人也不会怀疑。到时候给太子换个正妃便可以了。”周言词极其认真。

    皇后眼皮子一跳。只觉心中想法被周言词一眼望尽,顿时有些恼羞成怒。

    “大胆!小小年纪便这般心生歹毒。谢将军娶了你也不知到底是福是祸!”皇后气得把杯子朝周言词扔来,滚烫的开水直接朝着脸上泼来。

    周言词微微侧身,那开水便倒在了身后挂的一副女婴画像上。

    女婴大概几个月,或坐或趴,言笑晏晏跟观音座下童女似的。那画像正对着皇后床榻,皇后只要一睁眼就能看见。

    那画像画质已经泛黄,看样子至少有十几年了。若不是保存极好,只怕早就烂了。

    但即便如此,此时那开水泼上去,女婴画像也瞬间融化开来。

    淡淡的墨色在纸上渲染开来,转眼间功夫便糊了。

    所有宫女脸色一变,浑身一个哆嗦,齐刷刷跪了一地。

    “我的画!”皇后一声凄厉,蹭的站起身从软榻上手脚并用的爬下来。

    抱着糊了的画纸心痛的直滴血,当即转头恶狠狠的看着周言词,那眼神仿佛带了毒,恨不得生吞了她。

    “画,画,我的画。”气得连本宫都忘了,只双手颤抖着抱着画像不撒手。只是眼见着那女婴面容越来越模糊,最终一点也看不出原本的痕迹。

    “娘娘,快起身您身子还不曾好。”宫女大着胆子扶起她,娘娘这段时日也不知怎么了,月事不止但却又毫无病症。

    除了不能侍寝,竟是毫无不适。..

    “画像没了咱让画师再给谢姑娘画一张便是,如今谢姑娘整日呆在宫中,娘娘该高兴才是。”嬷嬷上前劝解道。看着皇后的模样有些心疼。

    唉……

    债啊,都是债啊。

    皇后肩膀都在哆嗦,她该怎么说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谢可言就在身边,但是她每每见到这女婴画像时便忍不住心中愉悦,那种油然而生的母爱不加掩饰。

    明明孩子长大了就在她身边,但是她就是没有见到画像时母女相连的感觉。

    此时画像没了,她甚至有一种失去女儿的恐惧感。

    “不一样,不一样。这不一样。”皇后喃喃道,心中只恨周言词到了极点。

    她为什么要躲,为什么要躲!

    “娘娘可是身子有什么不适?怎么手抖成这样,得空只怕要找太医看看。抖的竟是连画都泼湿了。娘娘不要自责,听嬷嬷说这是谢姑娘画像,不如找萧夫人再要一张便是。画像肯定多得是。”周言词在身后淡淡道。

    自己泼的,别想赖我!

    周言词一看她那神色就知道这蠢女人又想是非不分的怪罪她,啧啧,生为她的孩子,不知道该多倒霉。

    皇后涂得美艳的指甲应声而断,只怕是恨她到了极点。

    “你……你好的很呐,周言词,你好得很呐。”皇后咬着牙,眼中带毒。

    “快去请了谢姑娘来宫中坐坐,便说娘娘想她了。”嬷嬷转头吩咐宫女,快去云英殿请谢姑娘过来。

    这几日谢姑娘来宫中极少,也不知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但皇后几次对陛下表明想要谢姑娘成为自家人,陛下不可能为难她。嬷嬷有些不解。

    似乎谢姑娘一下子疏远娘娘了。

    “谢娘娘抬爱,言言过的极好。”周言词淡淡道。

    皇后心中痛极,这副画像是萧夫人以前给她的。那时孩子大概十一二个月,刚给了这一次,孩子便重病一场。整整一年都未曾出过门。

    后来据说便身子骨弱了许多,让皇后心疼的很。

    这会没了画像,她竟生出了一种孩子没了的感觉。心中剧痛不已。仿佛孩子离她越来越远。

    所以摸摸差人去找谢可言时,她才并未阻止。

    宫殿里安静的有些渗人。

    皇后不发话,她们也不能离开。

    宫中都快要宵禁,皇后依然不发话。

    过了一会,宫女迟疑着走进来。身后空无一人,嬷嬷心中微微一沉。

    “陛下与谢将军在宫中下棋,唤了谢姑娘在一旁作陪。奴婢去了陛下宫中,陛下只说了一句,娘娘早上的请求陛下允了。”宫女刚说出这一句,皇后便猛地抬头,眼中光彩乍现。

    “你说什么?陛下允了?陛下真的允了?”皇后声音拔高,心下松了口气。

    早上她几次提及太子命苦,生来便被绑架,好不容易点个正妃又这般不祥。从坟墓里爬出来,将来如何做一国之母?还好可儿心疼她,经常进宫陪她。若是能成为一家人,她便满足了。

    当时皇帝深深的看着她,看了半响却没回话。

    她以为陛下不会同意了,哪知竟还有转圜余地。

    皇儿正妃是可儿了,是她苦命的女儿了!

    她的孩子终于要回身边了,皇位还是自家的,她不是皇室的罪人。皇位血脉没有浑浊,将来皇位还是可儿孩子的,她没错!

    皇后眼睛有些红。

    “陛下还说,明日便会下旨。既然娘娘执意要求,便应了娘娘所求。将来与谢姑娘要相亲相爱,不可生间隙。”宫女也带了几分笑。

    这宫里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娘娘就等着谢姑娘做儿媳妇,等着做谢姑娘的母亲呢。

    皇后笑了,心想皇帝真是杞人忧天。

    她只怕和可儿会是天底下最有爱的婆媳,怎会生间隙?

    “罢了罢了,你们出去吧。音儿你明理本宫也知晓,将来有什么事来找本宫即可。明日退婚圣旨将会一起下达。你和皇儿便各自安好吧。”皇后心情很好,忽略了那淡淡的不安。

    方玉音嘴角一勾,淡淡应下了。

    一条人命,你当就这般轻而易举抹去么?方玉音眼中带了几分血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